|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有妖气客栈 >第七十八章 三钱武师余生

第七十八章 三钱武师余生 (1/1)

小说名称《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7-10-31 23:14  字数:2471

白高兴把金刚按住,叶子高用抹布把金刚嘴堵上。

待他彻底安静下来后,白高兴才问道:“现在怎么办,放了还是一直关着?”

“不是谁说要拔他下面的毛?”余生这人蔫坏,一本正经的提醒两人。

本已不挣扎的金刚又动起来。

“呜呜。”他闷吼着,深怕这仨畜生把下面毛拔了,到时就不是男子汉的问题了。

白高兴忙道:“吐的不是我,别找我。”

余生目光落在叶子高身上,“你若是敢拔,我就敬你是条汉子。”

拔下面毛?画面太美,叶子高只想了一下就哆嗦,当然不肯。

他趁机错开话题,“我本来就是条汉子,你以为我是什么。”

“小白脸。”余生理所当然说。

“什么是小白脸?”叶子高问。

余生向他解释,叶子高听后认真道:“我才发现,我的梦想一直是当个小白脸。”

他转身看着白高兴,“这个艰巨任务还是交给小白吧。”

白高兴一蹦三长高,“凭什么?”

“好了,好了。”余生挥挥手,“你看两个,居然对男人下面的毛念念不忘,丢人。”

争论的两人一停,见余生面无异色,说的是理直气壮,不由得佩服他倒打一耙的本事。

白高兴将串着三枚铜钱的红绳递给余生,“这小子是三钱武师,若直接放了,我们俩可打不过。”

叶子高附和,“不错,我们俩不是他对手。”

余生堂而皇之把三钱戴在脖子上,“一边去,他说的我们俩。”

白高兴点头同意。

叶子高不服气,“搞没搞错,我可是能从黄仙儿窝里逃出来的男人。”

“鬼知你怎么逃出来的。”余生把三枚铜钱摆在显眼位置,“衣衫不整,指不定是**才脱身的。”

白高兴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好掩饰下去,“胡说八道,我可是能召唤龙的男人。”

“对,你还五钱天师呢。”白高兴对叶子高借天师招摇撞骗之事耿耿于怀。

本以为要杀要打很快有结果,谁知他们又把话题错到了千里之外,金刚暗恨自己为甚要接这单生意。

“行了,叶子高假冒天师之事以后谴责。”

又是余生及时刹住车,只因他刚挂上三钱,“先说这人怎办。”

“三钱天师怕甚。”叶子高不屑,他扭头问余生,“你不说清姐很厉害?”

“记住,是清姨,再说错扣工钱。”余生咬牙切齿警告后,转身出了柴房。

大堂内,说书依旧,清姨在看书,柳柳和草儿在叽叽喳喳讨论柳树延续的问题。

“这是个大命题。”余生坐下说,只是俩人一见他就不说话了,柳柳甚至有些羞涩。

清姨瞥他一眼,“你何时成三钱武师了?”

“惊喜吧,我一直深藏不露。”余生说的认真,一丝不苟。

“扬州城假冒武师是要住牢的。”清姨淡淡说。

余生忙把三钱藏在衣服后面,“那个,清,清姨,后面那金刚怎么处置?”

“你是掌柜,听你的。”清姨翻过一页书,明显不放在心上。

“毛拔了,又不能下锅,只能放了,不然绑着还得赔钱管饭。”余生为难。

清姨一听赔钱,马上道:“绑驴背上,扔城主门口。”

有毛毛身份在,扔城主府门口是一种警告,料他不敢再来。

“哎,好主意,最好是赤身裸体。”余生眼睛一亮。

“你敢。”清姨竖眉,让余生忙否定这个馊主意。

“又不往你家门口扔,急什么。”余生嘀咕着转回后院。

“毛毛,前面来个大魔头,你再想畅饮无阻……”

请毛驴不是件容易事,余生正和毛驴商量,耳朵被提起来。

“魔头,”小姨妈一脸寒霜看余生,“是在说我?”

“肯定不是,我是说草儿,那个大魔头……”余生急中生智。

清姨白他一眼,吩咐毛驴:“把人扔城主府门前,回来奖你一坛酒。”

方才慵懒的毛驴马上抖擞精神,“昂”一嗓子站在柴房门前,只等着绑人上去了。

“一坛酒就打发了?”余生惊讶,只是无人解答。

他们把金刚绑上去,“便宜你小子了。”余生把金刚身上钱掏光,“这些权当作回城车资了。”

他一拍驴屁股,“早点回来。”毛毛瞬间化作一道残影消失不见。

余生掂量手里钱,不待细数就被小姨妈抢走了。

“这就叫报应不爽。”叶子高幸灾乐祸。

忙完这些已经是晌午了,说书听了,乡亲们纷纷起身准备回家烧饭。

“我孙子呢?”回过神来的马婶儿左右不见小孙子,焦急道。

镇上乡亲脚步停下来。“小孙子不见了?”里正吩咐众人,“大家快帮着找找,问问谁看见了。”

走进来的余生也急忙翻找,他把客栈上下翻遍了,甚至钻进许久不住人的房间寻找,依然不见小孙子。

他关闭一间房门时,瞥见一道红影在梁上飘过,停下来看却不见东西。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顾不上细查的下了楼。

“客栈没有。”余生下来说。

“后院和湖边也没有。”白高兴和叶子高从后院钻出来。

其他乡亲也从外面跑进来,“家里和后面树林也没有。”

马婶儿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整个人呆住了。

清姨这时道:“或许是出镇子了,到大路上找找。”

站门口的几个毛孩子立刻如一阵风跑去了。不等一刻钟,有孩子跑回来,“路旁田里找到了。”

众人松一口气,马婶儿眼泪这才流出来,后怕的跑出去接人了。

余生站在门口看热闹,听小孙子哭声震天。

“一点儿同情心也没有。”草儿指责余生。

“不打不长记性,让这小子上次刚鄙视他叔。”余生说着要转回后厨备饭,又听见了马蹄声。

他回头一看,周九章一人骑着一匹健马从街东头而来,停在客栈前面。

“余掌柜,谁得罪你了?”周九章不等下马就问。

“得罪我的人多了。”余生说,“为什么问这个?”

周九章下马道:“我刚才见毛毛拖着一人向扬州城去了.”

“拖着?”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