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见钟情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见钟情 (1/1)

小说名称《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7-10-31 23:14  字数:2779

缓缓下车,扫狌狌一眼后,巫祝领下人向客栈走来。

余生故作镇定,“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巫祝道:“住店。”

客栈招待八方客,拒绝反而惹人怀疑。

余生不能此地无银三百两,只能闪身请她们进去。

侍女扶着妇人,目光往门前一看,身子一惊,抬起上台阶的脚不由的一磕。

幸好巫祝及时拉她一把,侍女才没脸朝地磕到台阶上。

“哎呦,俺的娘,这是个啥东西呦。”侍女惊魂不定。

女巫祝初看之下,也是被吓一条。

但终归是驱鬼的,胆子略大,她定睛一看,“一只猫,大惊小怪。”她责怪侍女。

“这是条狗。”余生说。

这巫祝什么眼神,侮辱长相就可以了,再侮辱品种就缺德了。

狗子配合的“汪汪”叫一声。

巫祝有些尴尬,不再说话。

侍女拍拍胸口,“见过狗,但没见过这么丑的。”

狗子白侍女一样,大摇大摆的走开,一副“瞧你那没见识样”的神情。

客栈内,俩老头杀的难解难分。

富难在旁边抓耳挠腮,但一指点,一拐杖就打过来。

清姨在叮叮当当拨算盘,她手里还提着一小坛棪木酒,不时潇洒的饮上一口。

对于小姨妈来说,饮着酒算算钱,为一生最快乐之事。

巫祝踏进客栈,扫富难三人一眼后,把目光落在柜台后的清姨身上。

清姨抬头饮酒,正好与她四目相对。

时空凝滞,万物静籁。

余生见巫祝端量小姨妈的目光,脑海不由响起了“自从在客栈遇见你”的歌声。

清姨今天束发加冠,穿中性长衣,似临风玉树的年轻公子。

她又有平天下之志,且不说巫祝眼神不好,即便她身旁侍女也不能辨她是雌雄。

“这位公子就是掌柜?”巫祝的脸如冰雪消融,笑靥如花。

“我才是掌柜。”余生说。

巫祝不悦的扫余生一眼,犹如寒霜甫至。

这变脸,川剧变脸大师也自叹弗如。

“落这儿!”富难忽然一声吼,把气氛打破了。

许是有一步精妙至极的棋,若不走对不起自己的智慧。

富难迅速捡起一枚黑子,在拐杖袭来之前,“叭”落在棋枰上。

他敏捷躲过拐杖,对灰发老头道:“走这一步,你赢定了,相信我。”

“黑子是我的。”白发老叟说。

“白子才是我的。”灰发老头说。

“汝滚。”俩老头同时驱赶他。

“吵死了。”巫祝皱眉,“领我们去房间。”

女巫祝向清姨莞尔一笑,随着余生上了楼。

“小掌柜,待会儿让那公子把酒菜端上来。”巫祝说。

余生道:“那是我长辈,只在客栈暂住。”

“那我就下来用饭。”在拐弯前,巫祝又向清姨款款一笑。

清姨一哆嗦,“有病吧。”

余生把她们送进三层上房,巫祝端量一番,尤其喜欢那张床。

“不错。”她转一圈后坐下,“你先退下吧,有事儿再叫你。”

余生关上门走后,侍女为巫祝倒上一杯茶,“夫人,那可是狌狌,当真不把它抓起来?”

“抓你个大头鬼。”巫祝说,“别忘了我们为什么来这儿。”

她走到窗户旁,打量着镇子外面的大道和牌坊。

“兹事重大,马虎不得,不能因一头狌狌而坏了大事。”巫祝说。

“是。”侍女有些不情愿的答应。

狌狌食之善走,对她的诱惑很大。

“一头狌狌而已,它跑不掉的。”巫祝又道,“倒是这剑囊我们得试它一试。”

“还有那公子。”侍女嘻嘻笑起来,“夫人不试他一试?”

巫祝立刻笑起来,“长的可真俊,只抱着便是享受。”

余生回到自己的房间,见女鬼和伥鬼已经不在比划了。

她们坐在凳子上,女鬼在伥鬼手心写一字,伥鬼“嘎”一声。

“你进来做什么?”女鬼说。

“上面住进一巫祝,你们别乱跑。”余生说。

“巫祝!”女鬼一惊,她对巫祝折磨鬼的手段记忆犹新。

“不出去,不出去。”女鬼忙不迭点头,“打死我也不出去。”

你已经死透了好不好?余生心说。

他放心回到大堂,见清姨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余生问。

清姨摇摇头,“你还真敢把她们放进来。”

余生心虚,“为,为什么不敢?”

“你说呢?”

“放心,我已经交代伥鬼她们了。”余生说。“再说她们还敢强自驱鬼不成?小老头就是她们的下场。”

只要不是为胖巫祝来的,余生才不怕她们。

这般想来,余生忽然觉着这巫祝也没啥可担忧的。

富难在客栈呆了很多天了,不一点线索也没找到?

当然,这也与富难智商有关系。

但不怕。

君不见,不需小姨妈亲自出手,就已经把巫祝给迷晕了。

倒是这头狌狌得快点送走。

不待余生出主意,小和尚已经替他想好了。

“你要让狌狌跟你一起回寺庙?”余生说。

“嗯,书中记载,狌狌常到寺庙偷吃,可见它喜欢住在山上。”小和尚说。

这理由让余生无法反驳。

“刚才那人看狌狌的眼神贪婪的很,”小和尚说,“还是让它回山里比较好。”

余生求之不得,“它跟你走?”

“当然。”小和尚说,“我们约定好了,它可以经常下山来镇子上玩。”

“正好也有用到它的地方。”小和尚笑起来。

“什么意思?”

“生哥,山上泉水断了,我下山来背水的。”小和尚说,“狌狌力气大,正好帮忙。”

“老和尚也是,这么远的山路让你一小和尚来背水。”余生说。

“哎,没办法。”小和尚低头说,“谁让我小呢,小的就得听大的。”

余生取水桶到后院为小和尚提水,水桶刚落半截,听井里“噗通”一声。

这井里到底有什么?

余生趴在井沿,“谁在下面,速速报上名来。”

小和尚也趴在井沿,“有人在下面?”

“不知道,指不定有妖怪,你离远点,别跌进去。”余生唬他。

“妖怪?”小和尚一顿,把脖子上挂着的佛珠取下来,“把这个放桶里试试。”

“这是什么?”

“佛珠。”

“我知道,有什么用?”

“师父说这佛珠有佛性,一般妖怪都能吓住。”小和尚说。

他们把佛珠扔桶垂下井里,不见异样。

小和尚把佛珠重新戴上,“也可能是井里的鱼养大了。”

这余生知道,井里一般都会养鱼,取良好寓意的同时也检验井水是否有毒。

但这井里应该不是鱼,因为从来没有哪口井养深井鱼。

除非投鱼的人深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