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九十七章 岁月静好

第二百九十七章 岁月静好 (1/2)

小说名称《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7-10-31 23:15  字数:3375

回到镇子上,靠近客栈时,毛毛停下来,它听见了不得了的声音。

“怎么不走了?”闲聊的甄子拍一下驴屁股,毛毛无动于衷。

余生探出头见街道上悄无声息,脸色凝重起来,他回头伸手捂住清姨耳朵,催促毛毛前行。

毛毛迈出步子,眸子中赴死如归的神情,草儿和伥鬼也严阵以待。

甄子不由的诧异,“怎么了,不是快到客栈了?”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余生说,这时毛毛已狂奔起来,急于到客栈后离开。

甄子还在疑惑,在毛毛靠近客栈后,一串嘶哑歌声钻入耳内,让她脸色一变。

这感觉宛若上千只蚂蚁在心里和脑子里噬咬,让甄子发狂,恨不得抓一东西来撕碎。

她赶忙捂住耳朵,“这是什么妖怪在作祟?”

“这,是,人。”余生一字一顿,其余的精力全用来抵挡挠心般的歌声了。

甄子没听到,她见余生捂着小姨妈耳朵,佩服道:“真爱呀。”

余生没听清,因为毛毛已经停在客栈前,余生忙下车。

进到客栈后,声音依旧刺耳,但不知为何,心静了许多,不那么令人烦躁挠心了。

后面堵着耳朵的富难俩人,帮毛毛卸车,让毛毛赶紧逃走。

余生探头见禅儿和行歌坐在桥头晒太阳,旁边还放着一张小桌,上面摆着茶水。

“哎,锅在这儿。”从后厨出来的怪哉喜道,“你带着它去哪儿了,差点耽误做饭。”

“降妖除魔了。”余生回头问她,“怎么不拦着点儿,还让他们两个变本加厉了?”

行歌之音,宛若指甲挠黑板,让人受不了。

“什么”,怪哉把堵耳朵的棉花取下来,“油炸虫子了,小鱼儿,你路子也太野了。”

她露出嫌弃的神情,严格来说,她也曾是虫子。

“油炸什么虫子,油炸蛇我都不吃,油炸虎头倒是有一颗。”余生说。

“蛇有灵,不只油炸,吃蛇总是不好的。”一苍老的声音说。

余生循声回头,见大堂坐着一位佝偻的老头,半边儿额头爬满了蛇鳞般的东西。

见余生看他,老头道:“祖上好吃蛇,因此被诅咒,世代传下了这病。”

余生向他点了点头,回头复述方才的话,怪哉道:“哦,里正让他们在桥头唱的,可以防妖兽。”

怪哉告诉余生,昨天下午从竹林钻出一只磨盘大小的山蜘蛛。

当时在田里耕作的乡亲们抬脚就跑,但两条腿怎比得上八条腿的山蜘蛛。

眼看有乡亲要命丧蛛网,桥头的歌声传到了山蜘蛛耳内,让它转身逃向了北面。

余生又向外看一眼,料不到行歌的歌声还有这等威力。

“对了,柳柳呢?”怪哉问草儿,草儿把目光放在余生身上。

“去后院。”余生领她们到后面,厨房改造完,石大爷领人搭畜栏去了,后院非常安静。

余生站在院中央,双手合十,夹着封印卡,“以妖气之名,唤汝归来。”

在草儿和怪哉惊讶之中,余生双手之间的卡片刹那间泛起柔和的白光,在余生身后浮现一道光影。

光影之中蜃楼般出现一棵随风摇曳的柳树,继而在柳树下出现一道身影。

身影渐渐由虚成实,柳柳出现在余生的身后。

“哇”,草儿围着柳柳转一圈,见她不仅完好无损,而且精神更饱满了。

柳柳转一圈,在觉察自己与本尊之间的联系后,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唯一让她为难的是不知如何面对余生,幸好前面已经有了表率。

“嘎”,伥鬼在旁边叫一声。

甄子翻译说:“她让你别在意小鱼儿,你为他卖命,他让你吃好喝好是应该的。”

余生踢伥鬼一脚,“你快混成的大爷了你,把锅放灶上,提着作甚?”

提醒柳柳多晒太阳,余生把那一筐蘑菇放到后厨,见后厨宽敞许多,劳作时的垃圾也被石大爷他们清走了。

天色尚早,于是余生让所有人远离后厨,自己关上房门忙碌起来。

系统里有相应厨具,本是系统升级时自行布置的,但因后厨太小耽误了。

不过现在取出来也不用余生消耗功德值。

余生在中间摆上一张长桌,将后厨一分为二,靠墙一侧为他战斗的地方。

桌下是收纳的柜子,桌上摆放食材和做好的饭菜,方便叶子高他们端出去。

在桌子外一侧也摆着舒适的椅子,清姨无聊在后厨观看时,可以坐上面饮酒。

靠墙一侧布置灶台及一切厨具,同时在远离大堂处设有洗菜和切菜区。

墙上也有搁板,以放置余生藏用之物和各种调味。

在桌子上,余生还做了一烛台模样的东西,把夜明珠放在上面,权作烛光了。

只是还暗一些,不过不怕,到时候找小姨妈要去。

后厨新开两扇大窗户,加上原有的两扇和夜明珠,一下子明亮许多,让人心情也跟着舒适起来。

一切布置完毕,余生拍拍双手,望着井井有序,古典而不失时尚的后厨很满意。

“现在只等自己一展身手了。”

余生说一句后推门出去,见大堂内空无一人,行歌歌声也停了。

斜阳从牌坊方向铺洒在街道上,让被鞋底磨光的石路闪光,留下一路温暖的色彩。

余生在阁楼上找到了清姨,拉着她要下楼。

“记着带上夜明珠。”余生不忘说。

“干嘛?”清姨戒备的看着他,总有一个刁民想抢本城主的钱。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