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有妖气客栈 >第四百零七章 一剑之法

第四百零七章 一剑之法 (1/1)

小说名称《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7-12-26 05:53  字数:2565

大雨一直下,模糊了饕餮的眼,让它一时弄不清究竟哪个是余生真身。

它抖了抖身上雨水,让猩红的眼睛愈加明亮后,依旧辨不清哪个是真的。

这让饕餮不敢轻举妄动。

他趴伏着身子,戒备的望着五个余生,做好见招拆招和反击的准备。

踏着剑来到影城城主燕亭身边,酒剑仙问道:“这一招与你方才那招相同,你觉着哪个是真的?”

燕亭望着浮在空中的余生,“五个全是真的。”

“分身术?”酒剑仙惊讶,东荒王喜欢打打杀杀喜欢直来直去,难道她血脉传承里还有这等法术?

燕亭摇了摇头,指着余生身旁边雨水落下的痕迹,“看到了吗,雨水改变了落下的轨迹。”

“所以?”酒剑仙还是不懂。

“速度,让余生同时出现在五个地方。”燕亭说,只是速度,不带有丝毫障眼法。

“也是,以东荒王的性子,才懒的去领悟什么法术。”酒剑仙说。

四荒王之中,东荒王以蛮力称雄,这也是大荒上流传着东荒王不够聪明传言的原因所在。

别的王中,西王母统领天下妖兽,山神,与诸位天神,上古神交好,为王行事进退有度。

南荒王一心钻到了钱眼里,变着法敛财,聪明自然是必备的。

至于北荒王,在世人心目中,那更是一个阴沉而智力近妖的家伙。

酒剑仙说罢饮一杯酒,见五个余生全动了。

余生抬起手里的避水剑,剑牵引着雨水,在雨中一笔一划,带着水划出几道肉眼可见的痕迹。

“这是…”酒剑仙停下手里的酒葫芦,望着半截字,“剑?”

燕亭点点头,托着下巴欣赏着那五个由雨水写成,立在虚空的剑字。

不等余生收笔,燕亭就赞道:“好字!想不到余盟主练了一手好字,这绝不是传自东荒王。”

东荒王虽会写字,而且写的还很不错,但绝不是一位好老师。

燕亭觉着,但凡被她教过的,写出来的字一定带着恨,绝不像余生字这般儒雅,颇具大家风范。

“或许跟他父亲学的。”酒剑仙说,“我倒挺好奇余生父亲是谁。”

燕亭认同,不止他们,东荒王有儿子的消息传出去,估计所有人都会好奇余生父亲的身份。

镜子依旧浮在空中,离燕亭他们很远,不知怎么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清晰传到他们耳边一声“哼”。

站在燕亭身后的惊风云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抖,目光泛起惊悸的神色,悄悄瞥着远处的镜子。

同他一同看向镜子的还有妖城城主,在心有灵犀相看一眼后,妖城主走近惊风云。

“我觉着你的风云榜应当改一下。”妖城主说。

惊风云心领神会,“嗯,东荒格局太小了,改为大荒风云榜才大气,绝色榜首我都想好了,你觉着东荒王怎么样?”

“我觉着不错。”妖城主惊讶的看他一眼,这人不是抢功么?

俩人谈话时,饕餮正在迷惑,它望着浮空中由雨水组成的潦草字迹,不知余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饕餮没有轻举妄动。

它不识字,这小子若故弄玄虚来迷惑它,让它露出破绽,那可就遭了。

余生把剑字一挥而就,望着戒备的饕餮,微微一笑,左手把“剑”字前一推,“去!”

一声龙吟,五个剑字变成五把长而醒目,甚为骇人的大剑,同时刺向饕餮。

饕餮不敢大意,趴伏的身子朝天一吼,直接飙到高音,由左至右喷向飞来的剑。

音波来袭后,五把大剑上的水纹同时被震碎。

但剑不消失,犹如被剥去了蛋壳后的鸡蛋,剑在水退去后显露出剑的本来面目,五道剑在音波中不可阻挡的刺向饕餮。

“这,这是…”酒剑仙一愣。

他万万想不到,这水剑之内还裹着另一种剑,而且不是剑仙用仙力和剑气射出去的剑影。

无论剑气还是余生信手结成的水剑或水刀,全有形,被音波一击打后会被削弱和消散。

但这把剑不是,在音波中如丝毫无阻,快速刺向饕餮。

“这是余生写下的‘剑’字所幻化成的。”剑平生走上来说。

“剑”字,乃是造字圣人取世间剑之形神而造,束缚了剑的本源,把剑的真意束缚在字中。

换言之,余生由“字”化出剑,为天地间剑之真意,不是剑气,也不是别的物体,而是更高一层次的规则。

因此,音波奈何它不得。

浮在虚空中的镜子传来惊咦声,“这手玩的妙,这小子现在书法这么利害了?”

这声音很粗,为一男子的声音,余生若在旁边,或许可以识破他的身份。

“废话,你也不看看谁生的。”一声音轻柔的女子说,“好歹也是我肚子掉下来的肉。”

男子道:“话不能这么说,至少我出了一半的力。”

“有吗?我记着那晚我出的力最多,你…”女子疑惑。

只是话说半截就被男子打断了,“胡说些什么,至少这书法天赋传自我吧?”

“嘁”,女子不屑,“天生绝对字感,你有么?转世轮回多少次了,一次也没有,若不是你灰心,怎会有我儿子。”

男子不说话了,至少女子这方面说的一点儿也不错。

要想重现造字圣人的辉煌,只有绝对的天才方能达到顶峰,普通的天才远远不够。

剑不会因他们的争执而停歇,五把剑倏忽之间来到饕餮身前,饕餮只能向后退。

不过刚后退一步,“噗哧”一声,饕餮屁股传来一阵刺痛,痛的它仰天长啸,“昂!”

站在头顶看热闹的诸位城主被余波扫到,被震得的东倒西歪,好在这不是攻击,他们很快又站稳身子。

这时,他们见五道余生的身影消失了,他出现在饕餮身后,手里避水剑正刺进饕餮的屁股。

“不怪我,这是你自己撞上来的。”余生在饕餮身后很无辜的说。

饕餮的眼睛在肋下,臀后的视野不在它的目光内。

这导致余生出现在饕餮身后时,它的目光扫不到,听力也因五把剑的袭来而忽略了身后。

痛着的饕餮也没躲开五把剑,正当它以为命将休时,“噗噗”,长而醒目大剑只堪堪刺破它的皮毛。

“白夸这小子了,原来中看不中用。”镜子的男子恨铁不成钢。

“他才学多少天,至少比同样年纪的你强很多。”女子抬杠。

她继续道:“而且知道迷惑敌人,凭这聪明劲儿,一看就知道遗传我多点儿。”

“嗯,老娘甚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