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有妖气客栈 >第五百六十七章 日逐夸父

第五百六十七章 日逐夸父 (1/1)

小说名称《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8-05-19 18:08  字数:2620

行走大荒万年之久,清姨早已经养成了精确无比的生物钟,对睡觉时间更是有自己的准确认知。

平常睡到这种程度时,天才刚刚亮,而现在太阳已经到晌午了,这绝对是不同寻常的。

日出时间不对,不亚于天翻地覆,清姨的紧张可想而知,更何况太阳与东荒王有关,由不得她不牵挂。

上次日头出现异常时,还是东荒王对付夸父的时候。

一头金乌追着巨人族中的王族夸父一族族长领跑,最后让族长渴死在了北方大泽的旁边,手杖化作了桃林。

巨人一族后来将这个故事改成了夸父逐日,糊弄见识浅薄的巨人和平民百姓。

稍有头脑的人一想就知道,夸父得有多傻才去追太阳,而且再给夸父一条大长腿,他也追不上太阳。

清姨不知道东荒王现在又出了什么变故,但她知道,东荒王绝对有麻烦了。

城主望着日头,陷入沉思。

疑惑太阳早起的黑妞趁机放下花瓶,心中忖度:“太阳早起,什么意思?赖床新借口?这倒是不错。”

东荒王若有难,那余生…沉思到这儿,清姨蓦然回首,望着黑妞,“小鱼儿呢?”

“啊。”把花瓶悄悄藏在身后的黑妞急忙道:“早走了,听他们说走了有一个时辰了。”

“坏了。”清姨转身走向床榻,收拾一套衣服。

在百忙之中她不忘抽空回头,“把花瓶顶上,不然小心扣你工钱。”

只要不扣工钱,什么都好说,黑妞急忙顶上花瓶,同时松开双手,努力把持着平衡。

她见城主整装待发,问道:“城主,你要去追大人?”

“嗯,东荒王若有麻烦,可就顾不上他了。”城主说罢,捡起放在桌边的油纸伞。

“我走了,你告诉他们一声。”说罢,城主的身子已经消失在门口。

黑妞松一口气,刚要伸出手把花瓶取下来,门外传来照姑娘捉弄她的声音,“继续顶着花瓶。”

黑妞的脸一僵硬,继而认命般的让花瓶继续呆在她头上。

对黑妞而言,顶一个花瓶其实不是什么难事,若付她一文钱的话,她能顶上一天。

她顶着花瓶晃晃悠悠的下了楼,见众人窃笑的看着她,不悦道:“看什么看,她要不是大人小姨妈…”

白高兴维护自己的城主,“城主可是宰杀过一条黑龙的,就在这个镇子上。”

“哈,莫管是不是大人小姨妈,我都会对城主非常敬重的。”黑妞话变的非常快,顺手还把花瓶扶稳了。

坐着饮茶的余时雨探头见清姨没有跟下来,问道:“你们城主呢?”

“哦,她去找大人了。”黑妞顶着花盆在大堂轻松自如的行走。

“城主说日头今天有异常,可能是王上有麻烦,所以去追赶大人了。”或许觉着没头没尾,她又补充道。

“日头有异常?”众人全盯着黑妞,等着她为他们揭晓猜测一上午的答案。

嫌弃黑妞顶着一个花瓶碍事,石惊天道:“你们城主已经走了,你把那花瓶放下好好说话。”

黑妞白他一眼,“你让我放,我就放,你谁呀?”

“嘿,我…”石惊天听见有人在催促黑妞,最后还是把后半句咽下去,他与一条龙计较什么。

黑妞这才道:“城主说太阳今天起早了,所以才显的咱们起迟了,其实是咱们起早了。”

“呃”,众人愣住了,这个结果打死他们也猜不出来。

只有富难还在摸后脑勺,“哎,你等等,让我捋一捋。”接着就嘀咕着什么“起迟了,起早了”的话。

白高兴示意众人别管他,“他没来得及剃头,散热不太好,脑子转不过来。”

众人收回目光,八斗父亲铁匠高四道:“这么说,咱们打瞌睡是起早了,不是因为懒?“

众人认同的点了点头,在大荒,用来计时的工具全是借助日头来确定时间的。

现在太阳早起了,他们也就没办法分辨。

高四一拍桌子站起来,“那还等什么,回去补觉啊,这顿早饭就当是宵夜了。”

说罢他一抹嘴,匆匆忙忙的向客栈外面跑去,嚷着要回去补觉,昨天他打铁一直到很晚,现在很累。

“钱,饭钱。”白高兴在后面喊。

“记在八斗的名儿上。”高四说。

“要不要脸。”里正和石大爷一起谴责他,八斗在客栈吃喝从来是不掏钱的。

“哈哈“,高四不好意思的一笑,从怀里掏出几文钱丢给白高兴,“这不是给八斗攒老婆本嘛。”

憨傻的八斗找媳妇是个难题,高四时不时的挂在口头上。

“这还不简单。”黑妞顶着花瓶说,“你去外面贴个告示,就写嫁给八斗在有妖气客栈吃住终生免费。”

现在“有妖气客栈”的名头大的很。

随便从客栈端出去的一坛好酒,一瓷器,甚至余生做的一道菜都能羡煞旁人。

作为小姨妈之外第二个可以在客栈随便吃喝的人,不知道多少人想跟着八斗享受这福利呢。

再者说,余生可是东荒王的儿子。

作为再视财如命的余生面前有这般待遇的人,八斗前途不可限量。

这样想着,黑妞故意叹口气:“我是名龙有主了,要不然肯定动心,要不你去找草儿?”

被草儿陷害的黑妞趁她不在报复起来,“她还名草无主呢。”

“有小和尚呢。”白高兴提醒她。

高四也笑着摇了摇头,他这傻儿子可不能被人利用了,要找就找个门当户对又相互喜欢的。

高四回去睡觉了,留下担忧的里正,“这人心真大,太阳都这模样了,居然还睡的着。”

“不然还能这么办?除了看着,有灾难硬受着,咱们对三足金乌还能怎么样?”石大爷也站起来。

“还不如趁现在抓紧时间睡顿好的,吃顿好的。”说罢,石大爷也倒背着手回去睡觉了。

别的乡亲和客栈客人也陆陆续续站起来,听天由命的回去歇息了。

“罢了,罢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吧。”最后里正也站起来。

身处大荒,在神鬼妖兽中间求生存,在天灾人祸不断中挣扎的百姓们早已经养成了这种乐观。

余时雨这时站起来抱着白猫向外走去,“我出去一趟,房里的小姑娘不要打扰她,让她睡吧。”

方才还坐满的大堂现在走了个干干净净,一时间只剩下富难,黑妞和白高兴了。

“对了,那草妖呢?”黑妞站起来,挽起袖子准备去找她算账。

“领着小和尚采药去了。”白高兴收拾起客人留下的杯盘狼藉。

黑妞立马就歇了收拾草儿的心思,她本准备教训草儿一顿后去睡觉的,现在去外面找她有点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