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君临星空 >第二百八十七章 治疗(上)

第二百八十七章 治疗(上) (1/2)

小说名称《君临星空》 作者:风消逝  更新时间:2018-02-19 00:17  字数:3343

对于十二潜龙的详细信息、以及面貌特征,凡是高位武将境的习武天才,基本都有留心收集资料,以免不识庐山真面目。

十二潜龙之内,只有两位盖世。

潜龙第七,正是圣泉宗门徒、武将境巅峰的盖世江风玄。而潜龙第九,则是来自江南学府的华国武术生第一人、盖世韩东。

这是他们早已知晓的信息。

此时此地,六名高位武将境相互对视了两眼,悄悄瞄着一袭黑衣的韩东,眼底划过疑惑之色。

“奇怪。”

“瞧他身上的内敛气机,无非是中位武将境而已,岂能位列潜龙第九?”

须知。

十二潜龙,尽数碰触到了武宗境的武力层次……除了盖世,其他潜龙要么是名不虚传的武宗境,要么是即将晋级的半步武宗境。

参照武术世界的盖世称谓。

高位武将境的盖世,碾压半步武宗。

而武将境巅峰的盖世,才能媲美下位武宗……眼前的盖世韩东似乎只是中位武将境。

“那么。”

“他究竟何德何能,竟然能够排在第九位?”评头论足的六位武将境习武天才,目光闪过微不可查的质疑之色,却并未当面挑衅。

挑衅潜龙,愚蠢至极!

此届天骄战尚未开启,为了一点点质疑心思,便暴露他们六人的恐怖武力,实乃不智之举。

那名女性武将轻柔的挽起垂落耳边的乌黑短发,低声道:“或许韩东乃是最弱的十二潜龙,隔着四十米,我们悄声谈论,他仍然神色如常的观察周围。”

“恐怕他根本没听到。”

“单论身体素质,或许他还比不上我们这些武将境巅峰。”

旁边五人,皆是武将境巅峰,闻言不由露出赞同之色,对潜龙第九盖世韩东的警惕程度,略微降低了一些。

其实他们查到的信息不太详实。

比如拖住宗级妖魔的壮举,亦或登临赤湖岚宗的山门,败尽一应核心门徒,前者或许查得到,但后者却查无可查,少有人知。

过了一会儿。

女性武将浅笑一声:“虽然总觉得这位潜龙第九有些名不副实,但长相不错,可谓是仪表堂堂。”

其余五人,继续观察周边,只当这是女性武将的调侃之语。

然而。

站在四十米开外的韩东,却自然而然的转过脑袋,清澈如泉的悠然目光,仿似蕴藏定海巨柱般的威严,穿透四十米的空气,落在女性武将的内心深处。

他微微一笑,颔首致意。

哪怕韩东以谦虚作为座右铭,可当清晰听到女性武将的感慨,仿佛三伏天喝了一大口加冰加糖再加辣的雪碧,美妙滋味,不可形容。

“嘿。”

“你的审美观,真是不错。”韩东似有腼腆的开口道。

唰唰。

这句毫不客气的称赞声音,融入泛着凉意的空气,融进初春习习的微风,传至女性武将境的耳边,令她浑身僵滞,如若一遵栩栩如生的雕塑。

刹那间。

她的淡妆花容凝固了,目光透露出了惊恐震怖之意:“这,这是隔空传音?”

仅有武宗境,亦或者极少数对内力操纵娴熟、堪称了如指掌的武将人士,方能进行传音。

隔空传音,便是武力层次的侧面证明之一。

这绝对不是震荡空气发出声音的粗浅方式,而是单独创造一条声波曲线,避开其余人的耳力听觉。

蓦然间。

旁边有人感慨:“此代的三位盖世也有强弱高低之分。无论是名气还是出身,亦或是境界武力,皆以江风玄为首,韩东次之,刘图昀则是最末尾的盖世。”

“言之有理。”其余人微微颔首。

他们对盖世排序,不太在意。因为当代天骄席位,必然属于武宗境的恐怖天才。

此乃时代所趋的情况,盖世之人的练武进度,本就缓慢,因为盖世的著称之处,是同境无敌,并非练武进度。

二十五岁前达到武宗境?不可能!

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盖世武宗境,也有二十七岁的年龄。

旁侧。

那女性武将境揉了两下如花容颜,张了张嘴,终究没开口,缄默无言的看向韩东背影。

……

太阳当空照,微风吹山林。

周围全是来来往往的习武天才,或是在宗门长老的带领下,或是独自抵达于此,他们汇聚在一个占地广阔的纯白帐篷前方,排成了三列队伍。

帐篷上面,贴着标签:报名处。

这枚通体乳白的塑料标签,长宽约有七八米,上面书写着歪歪扭扭的字迹,仿佛鬼画符一般的奇丑无比。

不过。

再难看的字迹,也遮盖不了此地乃是最为拥挤喧嚣之处,海量的习武天才在此排队。

韩东站在远处,若有所思。

凌霄气势全数内敛的他,脸色淡然的伫立空地,偶尔有习武天才与之擦肩而过,此时韩东,如同一个平凡普通人,根本引不起其他习武天才的注意。

除非特意查过十二潜龙的详细信息,才能认出韩东。

“奇怪。”

“此届盖世天骄战,以杀敌作为衡量方式,还需要繁琐的报名登记?而且这些帐篷有什么用意?”韩东环视四方,面色有一点难以言喻的古怪。

这就是盖世天骄战?

可眼前场面却是乱糟糟的,给他一股混乱无序的感觉。

正当此时。

万分热闹的左侧区域,嘈杂声音明显减弱了数分,紧跟着便是一阵低声议论,渲染出了一股古怪静谧的氛围。

宛若莫可揣测的威严,巡视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