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仙侠武侠小说 >仙界律师 >第170章 你想太多了

第170章 你想太多了 (1/2)

小说名称《仙界律师》 作者:良心  更新时间:2018-02-04 15:14  字数:2609

当今天下,诸子百家并起,实力不容小觑。

尤其让人注意的是很多在诸子百家中名声赫赫的人物,在六国的朝堂之内也都拥有巨大的能量。

嬴政想要一统天下,就绕不过诸子百家。

但嬴政的处境其实并不差。

天下从来都不缺聪明人,秦国奋六世之余烈,实力和其他六国早已不在一个层次。

虽然嬴政年轻,但只要他的能力足够,一统天下并不是妄想。

明眼之人都能看清这一点,所以有很多人上赶着抱嬴政的大~腿。

阴阳家就是其中一个。

甚至,阴阳家还不是这些投诚的势力当中最强的,也并不是最让嬴政看重的。

所以齐林才表现的如此无所顾忌。

虽然阴阳术的玄奇堪称当世无双,但在野还有道家可堪比拟,在朝阴阳家的影响力更小。

有没有阴阳家帮助,齐林并不是很在乎。

但阴阳家却很在乎。

东君在阴阳家的地位不低,准确的说,她是阴阳家的第二人,号称阴阳术第一奇女,放眼整个江湖,东君的实力都是最顶尖的那一撮,比她实力更强的,不会超过十个。

这样的人,当然会有自己的骄傲。

但这种骄傲在嬴政面前,不堪一击。

从嬴政的记忆里齐林可以知道,阴阳家最后还是选择了和嬴政合作。

准确的说,是成为嬴政手中的一把刀。

但东君却选择了叛逃阴阳家,毅然决然的和嬴政的手下败将——燕太子丹结为了夫妻,还给燕丹生了一个女儿。

甚至,还帮助燕丹,杀掉了当时帮助秦国征战天下的墨家巨子。

这是嬴政最不能原谅的事情。

在嬴政的眼中,放眼天下,阴阳家可以没有,墨家却绝对不能没有。

墨家弟子崇尚兼爱非攻,厌恶战争,但只要六国仍在,战争就永远不会消失。

所以墨家内部一直都有一个观点——只要天下一统,战争自然而然的就会消失。

而最有希望一统天下的国家,就是秦国。

嬴政是很多墨家弟子认为的真命天子,包括墨家巨子在内,很多人都为嬴政效力。

但东君却杀了墨家巨子,而燕丹借机渗透墨家,让墨家从此和大秦反目成仇。

这是嬴政的一块心病。

墨家的技术,当世无双,嬴政是绝对不想放弃的。

从嬴政的记忆里,齐林也理解了嬴政为什么这么看重墨家。

很简单,这个世界的墨家不是一般的牛逼,基本就等同于后世的科学家,而且还是专门研究军事的科学家。

他们的技术实力基本已经可以和19世纪的欧美国家比肩,研制出的杀伤性武器甚至拿到21世纪都会让人惊叹。

这种人才当然要看重。

非要拿墨家和阴阳家对比的话,就是三钱那种人才和阴阳家一门武夫,你选哪个?

嬴政又不傻。

所以齐林现在真的没有和阴阳家合作的需求。

东君很恼火。

“大王请自重,阴阳家是来寻求和大王合作的,并不是来当大王的奴才。”

齐林轻笑,然后很认真的说:“孤不需要合作者,孤只需要奴才。”

东君:“……”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资格和孤合作,你不行,阴阳家的首领东皇太一也不行。东君,若你下不了决心的话,孤建议你可以回去问一问东皇阁下。”

“大王何以如此咄咄逼人?就算现在墨家已经派人接触大王,可阴阳术的玄奥,也绝非墨家所能比肩。”东君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甚至已经猜到了嬴政的心思。

但她小看的,是嬴政的战略眼光。

“东君,你很聪明,但终究只是江湖人。阴阳家的武力或许是诸子百家之冠,但对于一个君王来说,儒墨两大显学,才是最值得看重的。”

“武夫终究只是武夫,放眼天下,成事的永远都不会是武夫,所以东皇阁下需要借助秦国扩充阴阳家的影响力。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孤的态度是最为重要的。东君,你说东皇阁下会建议你如何做?”

东君红唇紧闭,不发一言。

对东皇太一的本性,她自然比嬴政了解的更加清楚。

但她现在感觉东皇太一的打算很可笑。

嬴政这样霸气无双的帝王,又岂是所谓的江湖术士所能掌控?

就算自己真的做了嬴政的女人,日后嬴政对阴阳家动手,难道还会顾忌她不成?

“大王,您忘记了一点。”

“哦?”

“十步之内,人尽敌国。大王,您距离我太近了。”

东君抬头,身后燃起熊熊的烈焰。

阴阳家有日月星三大护法,擅长的法术各不相同。

而东君传承的,正是日之道。

最是决绝暴烈。

但如此强绝的气势,并没有对齐林造成任何影响。

“东君,你是个聪明人,不用试探孤。你心知肚明,孤敢这样对你说话,就说明孤已经吃定了你。”

东君不甘心,“我能看得出来大王并不喜欢东君,东君对大王也只有敬佩之情,又何必非要强行让东君入宫?”

“因为你在外面会很麻烦,锁在宫里,我会少很多事,天下也会少很多事。”

其实不管东君作的再厉害,她对嬴政来说都没有丝毫影响。

嬴政的霸业,不是一个燕丹能够阻挡的,遑论一个阴阳家的东君。

嬴政真正的目的其实很单纯:

一直有人抹黑老子荒~淫好色,最喜欢抢别人的老婆,而是好像随便来一个女人就能让朕神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