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软硬兼施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软硬兼施 (1/2)

小说名称《绝色毒医王妃》 作者:蓝华月  更新时间:今天12:34更新  字数:3747

,!

眼前的郑鲁希,真真是一副纨绔的模样。

且不说他刚才还在跟女人调笑,那一身松松垮垮,几乎把半个胸膛都露出来的浪荡模样,简直没眼看。

可惜还是个白条鸡,没有半点的看头。

真应该让这货看一看自家男人的八块腹肌,摸一摸都让她觉得烫手。

龙天昱只看了一眼,视线就自动挪到了她的身上。

好在林梦雅只是低垂着双目,一副全然不感兴趣的模样,这才让龙天昱,稍稍收敛了一些,想要一巴掌拍死郑鲁希的心思。

郑鲁希却不知,自己可是在鬼门关里头打混过一圈的人。

毫无自觉的坐在旁边的暖炕上,没骨头似的瘫在那里,瞧着眼前的两个人。

“这位,想必就是救了蓉蓉的神医吧?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龙天昱却没说话。

事实上,对于任何敢在他夫人面前裸露身体的成年男人,他都视为对方是在求速死。

这样的人,杀了都嫌能脏了他的手,更别提与之交谈了。

看着对方一言不发的模样,郑鲁希的面色,也渐渐沉了下来。

“看来,神医是瞧不上我了?”

“哪里的话,我家先生早年伤了喉咙,所以说话有些费力而已,也是怕惊扰了您。”

林梦雅低着头也知道场面如何,不得已,只能开口应付。

而郑鲁希根本不在乎她,纵然是知道对方不好开口讲话,可他心中,也对着神医,起了不悦之心。

敢怠慢他的人,整个郑家也没几个。

不过心思转了转,他还是没立刻发作。

“哦,原来如此。艳儿,给杨神医泡一杯茶。放一点润喉的药材,别让神医觉得我不敬重他。”

艳儿柔声应了,没一会儿就端了一杯茶上来。

即便是在郑鲁希的面前,她的态度还是那么大胆而轻佻。

茶杯拿来了不放在一旁的小桌上,而是直接要送到对方的手里头。

“神医,请喝茶。”

那媚得几乎能滴出水的声音,让林梦雅瞬间很想用银针,把她嘴巴给封上。

就不能好好说话么?抖得跟绵羊似的,也不怕把人吓着。

眼瞧着神医不收,那艳儿竟然想要伸手去拽对方的手。

此时,却有一道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有劳姑娘了,交给我就好。”

林梦雅低着头,趁机接过了她手上的茶杯。

开玩笑,她都看到在家男人脖子上的青筋了。

只要艳儿再得寸进尺一下下,怕就得落得一个血浆当场的结果。

转过身,稍稍用眼神安抚了一下他,还不动声色的,用衣服袖子把茶杯擦了擦。

此时,龙天昱的表情才稍稍有所缓和。

对此,那位郑家大爷却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反而还笑眯眯的看着艳儿责怪道:“瞧你,毛手毛脚的,惹了人家神医不快了吧?”

艳儿闻言,却立刻跪在地上,神色可怜的哭诉。

“都是艳儿的不是,请大爷责罚艳儿。”

郑鲁希的目光,在神医的身上转了转,像是玩笑似的说道:“人是你惹的,后果自然由你自己来承担。要不,我就直接把你送给神医好了。”

艳儿一愣,随后大喜。

跪在地上连眼泪都没来得及擦,说道:“那艳儿一定将功折罪,好好的伺候先生。”

这会,都喊上先生了。

林梦雅这回没说话,也是没等她反应,就听得自家男人操着粗哑的嗓音说道:“不必,我家有妻,容不下其他人。”

虽然话说得简短,但林梦雅却知道,这人说的是,他的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倒是那艳儿误会了,转身哭哭啼啼的恳求。

“艳儿哪里敢跟夫人争夺恩宠,不过是为奴为婢,好好伺候先生而已。再说,女子哪能如此悍妒,先生就不怕别人笑话么?”

林梦雅心中冷笑,可龙天昱由始自终,都没瞧艳儿一眼。

只是大手一挥,瞬间就把那茶碗的盖子,摔在了地上,碎裂成了几块。

“你若自毁容貌,我夫人就许你入府当个家奴。”

骤然一听,艳儿吓得假哭都忘了。

她能爬到今日的位置,还不是靠着这张脸的功劳。

现在,竟然为了个神医就要毁去,她如何能干?

何况,要是毁了容貌,神医还能看她一眼么?

立刻,假哭变成了真哭,也不必从前哭得好看动听了。

郑鲁希看着眼前的一幕,眸底翻涌着几分寒意。

刚才即便是他信口开的一个玩笑,可尚阳城内,敢拂他面子的,又有几人?

不过他倒是没立刻发作,他也看得出来,眼前的神医对艳儿压根一点意思都没有。

既然不能顺水推舟,那强人所难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好了,不要哭了。瞧你的样子,也难怪神医看不上你了,下去吧。”

郑鲁希倒是没说什么,但艳儿却一点都不敢违背,起身就退了下去。

林梦雅心中猜测着郑鲁希把他们请来的目的,而对方也像是随便找他们闲聊似的,东拉西扯了好一阵子。

“说起来,我那蓉蓉堂妹,也是个可怜人。生下来就体弱不说,小小年纪,我那伯母就去世了。这些年来,要不是伯父心疼,只怕日子更加煎熬了。”

除非必要,龙天昱是绝对不会开口。

而应付他的重任,大多都落在了她的头上。

听到郑鲁希第一次主动提及郑蓉蓉的病情,她立刻在心中有了个警醒。

“小姐只是体弱,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