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嫡锁君心 >第747章 抱怨

第747章 抱怨 (1/2)

小说名称《嫡锁君心》 作者:苏秦墨  更新时间:2019-03-25 09:20  字数:3652

陈仪很好懂,喜怒哀乐写在脸上不说,气儿一过就跟没那回事一样。

“仪姐姐也到年纪了,也难怪陈夫人会着急。”

楚绪转动着轮椅到陈仪身边,陈仪哼哼了两声。

“那也不能逼着我嫁呀,而且我连人都没见到就想让我嫁过去,我虽崇拜萧将军可那只是崇拜,再说萧夫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主儿,有这样的娘能出什么好儿子呢?”

陈仪直截了当道,外面把萧永诀夸的天上有地下无地,可她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之前外面那些人说萧长歌刁蛮任性这不行那不行地,可她自己相处过后却发现萧长歌是个可以当朋友之人,比那些人真实多了。

所以道听途说是最不可信的!

“仪姐姐这话说的有些果断了,不过听起来很舒适。”

楚绪噗嗤一笑,有陈仪在他的心情会变好,比如现在。

“哼,那也证明你赞同我说的,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娘放弃这打算呢?今天躲过一次明儿也不一定能躲过啊。”

陈仪手捏着下巴蹙眉认真思考,楚绪眼眯成条线:“本殿下有一个办法可怕仪姐姐骂人。”

“咦来六皇子你说说,你要说的好我怎会骂你呢。”

陈仪迫不及待问,她性子直也不知该如何应对这种事才好,要是她自己能解决今日就不会来麻烦楚绪了。

“嫁给本我。”

楚绪认真道,陈仪差点从椅上摔倒崴到脚。

还以为自己幻听了,挑眉,一脸惊讶:“什么?你说什么?”

“就知道仪姐姐会这反应,若是仪姐姐将来真寻不到意中人,那仪姐姐就来我这皇子府吧,我养仪姐姐也未曾不可。”

楚绪摇头失笑,陈仪听得这么说才放心下来。

“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你对我有意思呢。”

陈仪松了口气道,楚绪手紧握脸上却波澜不惊。

“哦?我对仪姐姐若真有意思的话会令得仪姐姐很烦恼吗?”

楚绪反问,双眸看着陈仪等着陈仪的回答。

陈仪被这么盯着有些不习惯,眼神左右闪躲。

“也不是说烦恼,就是我只把六皇子你当做弟弟,弟弟怎能对姐姐有其他意思呢!”

一句话,让楚绪明了。

老裴低头看了眼楚绪的神情,替他担心。

这世上最怕最难之事便是有人无情有人有意。

“是啊,弟弟怎能对姐姐有意思呢?方才我也是开玩笑想让仪姐姐转移转移心情,看来效果达成了。”

“说到意中人,我可找了好几个月了都没找到那小骗子,就跟销声匿迹了一样。”

陈仪哎了声很是惆怅。

她不喜欢的纷纷找上门来,心心念念惦记着的人却没斑点消失。

楚绪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要是让陈仪知自己喜欢的其实是个女子也不知会如何。

“六皇子可托人寻过了?”

“都怪我娘,要不是我娘胡搅蛮缠小骗子也不会消失。”

陈仪咬牙,害的小骗子连赌坊也开不下去,人也不见了。

没了赌坊支撑他靠什么过日子呢?

陈仪自顾自念叨着没发现楚绪脸上的变化。

“仪姐姐交代的事我怎会不做呢?只是与你一样寻不到踪迹,就跟大海捞针一样。”

楚绪缓缓道,陈仪眉头紧皱。

“哎,也不知猴年马月能找到人。”

陈仪惆怅叹道。

“先不说这些糟心事了,说说你在池瑶山上可有遇见什么有趣的事没。”

陈仪笑着问,楚绪摇头:“每年都去,风景也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更别谈有趣之事了。”

院外,红袖看着收拾好的屋子,这比她在王爷府时住的房子都大。

在王爷府时是跟那些丫鬟挤在一起几人睡一间房,挤得很,而现在竟让她一人独一间大房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这是派给你的丫鬟,共两个,若日后忙不过来还需要的话大可跟青某或殿下提,府内有什么事可找总管,这是眉扬,这是蝉儿。

青垣介绍着,身后两丫鬟恭敬朝着红袖行礼,异口同声道:“见过主子。”

两人眼闪烁着,双眼都圆溜溜地看起来机灵,头上绑着两个包子用红绳绑紧,身穿一袭红衣。

衣服都是用棉制的,看起来厚又暖,看的红袖羡慕,她以前都是靠抖过冬天的,那些什么棉衣永远落不到她们手上,被管家们私吞了。

红袖朝两人点头,第一次被人称作主子她还真不适应。

记得上一次被人这般畏惧时是她为了护姜素素假冒自己是萧长歌,那时五皇子府内的妾氏对她也很恭敬,只是

只是姜素素欺骗、利用了她。

她就是故意想让那些妾氏说那些所以才让她去五皇子府。

以前不知还以为姜素素是真的为她好,经历了不少事后才看清楚一个人的真面目如何。

“红袖姑娘是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莫是在想萧长歌?”

青垣见红袖连眼都不眨一下便知她在想事,被青垣这么一说红袖才回过神来朝青垣轻笑。

“没有,只是在想身为丫鬟的我还要让丫鬟服侍,是不是不配呢?”

红袖摇头,青垣轻笑:“红袖姑娘以前是萧长歌的丫鬟现在可不是,红袖姑娘如今是殿下的客人,既是客人那自要以礼相待,红袖姑娘别想太多。”

青垣解释,红袖点头:“那红袖便不跟青垣公子跟殿下客气了。”

“主子,奴婢能伺候主子是奴婢的荣幸,就像青垣公子说的,以前您是丫鬟可现在您是主子,以后可莫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