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快穿之不当炮灰 >第五十四章 手帕交14

第五十四章 手帕交14 (1/1)

小说名称《快穿之不当炮灰》 作者:林喵喵  更新时间:2017-12-28 14:06  字数:2215

说起来,知道安然有了身孕,年近而立还没孩子的沈沧,差点喜极而泣,所以对安然怀孕的情况,十分关注,一有点风吹草动,就担心的不得了,比安然这个怀孕的人还紧张。

安然看沈沧担心,忙先安慰他道:“孩子还好,挺老实的。”

看安然无事,沈沧这才放下心来,想着看来安然是真的想他才叫他来的了,想着安然牵挂他,不由心情大好,当下看了看桌上的菜,便笑道:“刚好我还没吃,咱们一起吃。”

安然忙阻止他,道:“先别忙着吃。”然后便道:“相公,有人朝我下毒,幸亏我发现了,这要是没发现,我出事了,你别说孩子了,估计连我这个老婆都要没了。相公,你快找人查查,到底是谁做的吧。”

安然知道沈沧手下有能人,所以这事她就没自己查了,免得她人手少,一时没查到凶手,反倒叫对方有机会抹掉了痕迹那就不好了,所以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干比较好。

沈沧一听说竟然有人朝安然下毒,在受吓之余,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有的老婆孩子差点要飞了,又不由大怒,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人找出来的。”

当下沈沧生怕凶手毁灭痕迹,马上便派手下斥候查这事。

这些人善于侦察,这点小事,自然马上顺藤摸瓜,查出了真相。

不多会手下得力干将就和沈沧禀告:“国公爷,有人发现王二家的去过厨房,属下想着,没人指使,王二家的一个下人,是不敢做这种事的,于是便拷问王二家的,王二家的供出是二太太指使她干的,拿出了证物毒药和赃物一根金簪,经查,那金簪的确为二太太所有,另外毒药,也查到了源头,那是包耗子药,卖耗子药的掌柜确认当日的确是二太太前来购买的。如今人证物证俱在,这事应该是二太太做的。”

这斥候做事很是缜密,将真相调查得清清楚楚,沈沧听了不由勃然大怒,想着好嘛,他供着二房一大家子,这家人竟然想害他老婆,这幸亏安然谨慎,发现了,要换了个不谨慎的,他这会儿妻儿就要全没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沈沧便跟安然通报了凶手是沈二夫人的事。

安然点点头,道:“其实之前我虽没证据,但也早就想到了是她,因为据我所知,当初就是她撺掇陆莲,让我跟你和离的。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想让我跟你和离,后来派人监视她,才发现了些蛛丝马迹:原来她想让你没有妻儿,到时无人继承你挣下的偌大家业,她就能坐享其成了,我本以为她没劝成功我跟你和离就死心了,没想到,为了这家业,竟想毒死我,也真是歹毒至极了。”

——沈二夫人到底是从乡下来的,虽管了国公府几年,但因国公府人口简单,京中那些高段的宅斗手段还没学会,而安然可是在第一个任务里历练了一番的,所以沈二夫人的小手段,因为不算很高杆,很快就被安然发现了,让安然捅到了沈沧跟前,让沈沧查到了沈二夫人。

沈沧是真没想过沈二夫人的野心竟然这么大,在他这儿白吃白喝就算了,竟然还贪图他提着脑袋挣下来的偌大家业,这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看来他是对二房一家太好了,才让他们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

于是当下沈沧便拿着手下调查出来的人证物证,找上了沈二夫人。

沈二夫人这时还正想着乔安然怎么吃了东西还没死呢,见沈沧脸色冰冷地过了来,不由有些心虚,想着不会是发现了吧,然后又否认,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他应该发现不了,于是当下便带着僵硬的笑容,道:“大侄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沈沧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手一招,将她派去下毒的人,以及卖老鼠药的掌柜带了上来,沈二夫人看到这两人,不由心下一颤,不过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道:“大侄子带他们来做什么?”

沈沧冷笑道:“做什么你心里还不清楚吗?我养着你们一家,你竟然下毒加害我的妻儿,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我这是养了个恶狼出来了啊!”

“不知道大侄子说的什么……我没做什么啊!”

“还想抵赖,人证物证在此,你要不想承认,我不介意去衙门说说这事!”

沈二夫人本来还想抵赖的,但这会儿看实在抵赖不过去了,知道这事曝光了,不会有自己好果子吃了,于是当下便破罐子破摔起来,骂道:“谁让你有那么多钱,还将我存下来的那点钱抢回去,这会儿倒好意思说我是恶狼,也不看看你自己怎么对我的!”

其实这都是借口,她早盯上了沈沧的家业,就是沈沧没将她挪用的钱要回去,她也会想办法让沈沧成为孤家寡人的,这会儿这样说,不过是想让别人觉得,是因为沈沧对他们家不好她才报复的,是沈沧的错罢了。

沈沧看沈二夫人竟然这样颠倒是非,气的他想一脚踹死这个毒妇,但他不好打长辈,也不好送长辈去坐牢,免得本来是他有理的事,外面一些搬弄是非的人,还会扣一些不敬长辈的帽子在他头上,只是一想到老婆孩子差点出事,他差点就成了孤家寡人,让沈沧轻易放过他们,却也是不行的,当下沈沧便寒着脸,吩咐管家道:“马上将他们一家全赶回老家,我再不想看到他们!”

想了想,又道:“等等,将他们一家的细软都扣下,我记得他们当年来的时候,就是光手来的,光手来的,也光手走,在我这儿吃了喝了这么多年,我就当喂了狗。”

管家早在听说沈二夫人下毒害夫人就气的不得了,毕竟国公爷这些年多不容易,他可是看着过来的,这好不容易有个不怕他的姑娘,还怀了孩子,竟然有这等毒妇,想加害他们,这让他能不气吗?所以这会儿听了沈沧的话,自是赶紧吩咐人,将二房几个人全拉出来,准备弄回老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