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快穿之不当炮灰 >第二六八章 现实2

第二六八章 现实2 (1/1)

小说名称《快穿之不当炮灰》 作者:林喵喵  更新时间:2018-10-29 11:05  字数:2339

也是安蕊活该,为了方便行事,就坐在安然旁边,两人中间坐着她的熊孩子。

这下好了,安蕊完全没想到火锅会泼到自己这边,她正准备看安然烫伤的好戏呢,哪知道自己成了被看好戏的那个人——这火锅烧了有一会儿了,已经开始沸腾了,所以这一锅泼下来,安蕊猝不及防,全撒在胸口和腿上,当下便烫的惨叫起来。

虽然这会儿是冬天,但因屋里有空调,所以安蕊穿的是冬裙和打底裤,火锅汤水泼上去,迅速就与皮肤亲密接触,烫的能不疼么?

当下安奶奶看宝贝大孙女烫伤了,不由慌了,道:“赶紧去卫生间,先用冷水淋着。”

然后又朝站在一边吓傻了的安母吼道:“蕊蕊被烫伤了,你还不赶紧打120?!”

“哦,哦,好。”回过神来的安母赶紧手忙脚乱地打120,一边的安父不由皱眉,看了眼同样吓傻了的昊昊,知道孩子估计也吓坏了,也不好责怪他了,于是虽皱眉,但也不好说什么。

倒是昊昊在吓坏了半晌后,不由因吓坏了而哭了起来,道:“不是我弄的,我没想往妈妈那边弄,我要往二姨那边弄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东西推我的手,我都控制不住,火锅就泼到妈妈那边去了。”

安蕊先前倒不知道这其中有安然做的手脚,只以为是儿子到底年纪小,不小心弄的,但这事是她让儿子弄的,又不是儿子真的调皮,乱搬火锅,所以也不好骂儿子。

这时听儿子这样说,不由一愣。

她不相信儿子会撒谎,毕竟无论他做了什么错事,她从来没骂过他,所以儿子根本不用撒谎来掩饰自己的错误,那也就是说,真的有东西推他的手,导致火锅泼到了自己这边?

想起安母一直说安然有些邪门,问她可认识什么大师,要找大师收拾安然,安蕊不由看向安然,想着,明明火锅该泼到她身上的,结果不但没泼到,还泼到了自己身上,要是这事真是有人故意为之,那安然的可疑性最大。

而安母这时听了安蕊儿子的话,比安蕊还相信这事是安然做的手脚,毕竟她可是亲自吃过她莫名其妙亏的人,当下不由看向安然,本来想说什么的,但看着安然那不带一丝感情、像看死人的眼神,不由哆嗦了下,不敢说什么了——她现在有点怕安然了,在没找到大师收了她之前,别说说她什么了,还担心对方会主动找她的麻烦,所以这会儿纵然觉得这事可能是安然干的,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什么也没说了。

而她不说,其他人更没心思说,因为安蕊疼的厉害,安奶奶和安蕊这两个最爱找安然事的人也没心思说,至于安心,她不会搀和这种事,安父呢,还没想到有安然什么事,所以自然也没说,于是一家人等120来了,便将安蕊送上了救护车。

安蕊这次自作自受搞的后果挺厉害的,那锅汤烫的她胸口和大腿相当严重,在医院足足住了一个多月才出院,后期还需要休养和植皮。

本来安然还给安蕊下了梦魇术的,现在看她受到的折磨比梦魇要厉害多了,就撤了她的梦魇,毕竟她都成这样了,要再天天做噩梦,睡不着,只怕会死人的,安然暂时还没对她动杀心,所以只这种程度就算了。

不过安蕊算了,对安奶奶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一想到安奶奶一个几十岁的成年人,对当年尚是几岁小孩子的自己那样苛待欺负,恶毒到没边了,安然不收拾她才怪了。

于是这一个多月,安蕊固然因烫伤痛苦,安奶奶却也因噩梦连连痛苦——天天在梦里被个魔鬼追,每天晚上都被噩梦惊醒,醒了除非不睡,只要入睡,就会再次做噩梦,接连一个多月做噩梦,没睡好觉,能不痛苦吗?

这是安然的以牙还牙,当年安奶奶合着安蕊欺负年幼的她,安母又不保护她,恐惧之下,晚上经常做被长着一副可怕面孔的恶魔追着跑的噩梦。

安然每每回忆幼年的经历,都想着自己没被安奶奶和安蕊欺负得性格或扭曲孤僻,或胆小懦弱,也算是老天保佑了,所以这会儿安然便让安奶奶,也尝一尝自己当日的经历。

要不是让她变成一个小孩,在梦里像自己那样被人欺负操作起来只怕没什么效果——毕竟安奶奶是大人,变成小孩被人欺负也不会怕的——要不然她都想让安奶奶尝一遍年幼的自己遭受过的一切了。

总而言之,因为安蕊被烫伤,安奶奶做噩梦,安家今年这个年自然没过好。

而安然则在完成了这趟回去的任务——收拾安蕊和安奶奶——看安蕊住进医院后,借口家里事多,她就不在家里添麻烦了,回了自己的住处。

她可不想将一分一秒的时间,浪费在让她根本不想呆的安家。

那边安蕊在疼痛稍减后,便仔细问起了昊昊那天的情况,听昊昊说真的有东西推他的手,便将安母找了来,问她:“你上次说安然被邪崇附了身,我被烫成了这样,你说,是不是她做的手脚?”

安母想起安然那冰冷、犹如看死人的眼神,不由打了个冷颤,本想说有可能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也不知道。”

其实说句实话,安蕊那样倒霉,安奶奶又天天做噩梦,睡不好,安母心里其实是非常幸灾乐祸的,想着你们也有今天,让你们一直欺负我啊,真是老天有眼啊!只是面上不敢表现出来,怕安父和安奶奶责怪罢了。

不怪安母这样幸灾乐祸,她虽然为了在安家过的好,一直对安奶奶和安蕊听话,但那只是被安奶奶和安蕊欺负的,她不敢不听话罢了,并不代表她喜欢被人欺负,所以这时看安蕊和安奶奶都过的不好,心里自然高兴。

所以这会儿想着这事要真是安然搞的,那她自然不能将她供出来,毕竟安然对自己不满的程度,可比对安蕊和安奶奶的不满程度差多了,自己当时找她的麻烦,她不高兴,都能那样整自己,就安蕊和安奶奶当年那样欺负安然,安然肯定会更不高兴,将来搞不好还会继续整安蕊和安奶奶的,那岂不是很好?

所以安母这会儿没附和安蕊的话,一是害怕安然,二也是不想安然出事,想让安然多折腾安蕊和安奶奶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