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名士倾国 >第140章 五味杂陈

第140章 五味杂陈 (1/1)

小说名称《名士倾国》 作者:淡雅的墨水  更新时间:2018-03-13 13:59  字数:2300

成汉余孽叛乱,来得可真是时候。

这几乎,让恒温应对不过来了!

特别是现在他和氐秦正在大战,这个时候荆襄空虚,如果成汉余孽的兵马不能及时消灭,那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郗超立马对桓温劝道:“将军,当回师火速支援西川,否则祸乱将至,天下将大乱矣!”

桓温点点头,可是问题来了,这个时候回师,且不说大举伐秦徒劳无功会让他折损威望,就说氐秦那边,会轻易放他们回去吗?

于是桓温有些担心地说道:“恐怕大军未必能回!”

郗超对桓温说道:“将军,氐秦新王方立,况且大乱未治,必然不敢与我决战,若我大军撤退,他们定然也不敢前来阻击。况且现在汉中、魏兴两地兵马已经驰援上洛,待他们解救上洛被围困的三万轻骑,则可命他们断后。”

桓温想了想,觉得也只有这样,才稳妥一些,虽然这样做会丢掉汉中、魏兴两地,但起来能够保证西府军不至有失,保存他自己的力量。

这就是枭雄的风范,在桓温看来,国土并不是寸土必争的,汉中和魏兴这两个地方该放弃的时候就要放弃,因为只有他麾下的西府军,才是握在他自己手里的实实在在的力量!

所以,桓温便依照郗超所言,下令撤兵,并且令汉中、魏兴已经上洛的兵马汇合以后,退至上庸、南乡一带镇守,以防止氐秦来犯。

然后桓温又命他的弟弟桓冲领兵入川平乱,至此,西府军不再进犯氐秦,而且还因为后院失火自顾不暇,将汉中、魏兴两地拱手让于氐秦。

刚刚登基的苻坚,便击败强大的晋军入侵,还夺取了汉中与魏兴,为氐秦开疆拓土增添屏障,一时间臣民皆服。

苻坚又因此更加器重王猛,在论功行赏之后,封王猛为丞相、魏兴侯、开府仪同三司。

王猛正式,掌握了氐秦的大权。

而这个时候,和王猛同出师门并且早于他出山的师弟冉操,还化名刘苏,在东山上隐居着。

当伐秦失败的消息传来,晋国朝野震惊,可是执政的会稽王司马昱却并没有责备桓温,反而代天子下诏安抚桓温及其麾下将士。

这样不寻常的举动,也颇为让人猜测。

有人认为,这是会稽王司马昱故布迷阵,来疑惑桓温的,因为晋室还有一路大军北上,在讨伐燕国。若是伐燕有成,等到大军班师,届时司马昱将会和桓温好好清算。

也有人认为,司马昱这是忌惮桓温这种权臣,因为司马昱在主政期间一向的表现都是这样软弱的,他不但多次驳回朝中对桓温的诋毁,出面维护桓温,甚至还打算把最疼爱的女儿嫁给桓温的儿子。

这些风言风语,也传到了桓温的耳中。

好不容易,等到了五月。

桓温在江陵已经的急不可耐,他找到郗超说道:“刘惔死了一年有余,葬于东山也满一年了。伐秦新败,西府军声望流失,而且天下又议论纷纷,况且氐秦又有王景略为相,此人玄机难测,那刘苏不出山,谁能与之抗衡?”

郗超对桓温说道:“将军,为今之计,在于平息巴蜀之乱,稳定人心,进而再收复汉中、魏兴两地,才能重震将军以及西府军的声威!”

“我所虑者,正是如此!”桓温长叹一声,然后对郗超说道:“多年共事,唯君与我知心啊!郗掾,我欲让你再去一趟东山……”

郗超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桓温见了,咬咬牙说道:“我亲自去!”

郗超问道:“将军如何去?”

桓温愣住了。

是呀,他怎么去?

想了想,桓温对郗超问道:“郗掾可有办法?”

郗超闻言,只是微笑。

桓温便知道,他肯定有办法,便央求道:“快快教我!”

不愧是西府的谋主,郗掾还真想到办法了,他对桓温说道:“将军可以奏请朝廷,让令弟桓豁任东阳郡守,然后又请在鄱阳操练水军……”

桓温大喜,笑道:“甚善,便依此计!”

于是桓温立马向朝廷上表,为其弟桓豁求东阳郡守之位,当时东阳郡守正因为要为其父守孝而辞官,这东阳郡守职位便空缺出来,桓豁出身名门,又在司马昱门下任从事中郎,司马昱自然答应。

桓豁刚刚前往上任,桓温的第二道表又来了,请求在彭蠡泽练兵,彭蠡泽便是鄱阳湖,率属鄱阳郡,东邻新安、东阳等郡,于是桓温还在表中奏道:舍弟与兄数年未见,情分难断,便于怡亲。

都这样说了,司马昱自然也准许。

只要不是在夏口练兵,朝中的人就不至于害怕桓温会突然率领水军顺流直下,威逼建康!

于是,桓温便率领大军前往鄱阳,于六月初来到鄱阳操练水军,可是这个时候桓温却自己率领数十人,前来东阳郡说是探望弟弟。

哪有兄长千里迢迢,去探望弟弟的道理?

桓温兄弟之间,感情没有这么深。

要不然,在历史上桓温病重,他的几个弟弟还密谋要杀掉他夺权了。

桓温来到东阳,自然是因为桓豁在这里当太守,所以他不用担心自身安危的缘故,最重要的是,东阳离会稽郡很近,坐牛车都只要几天便可到达。

但桓温是骑马的,他一路狂奔,直接来到东阳见了弟弟桓豁,便对他说道:“酒且住,肴且留,待兄归来再与你一同享用!”

桓豁莫名其妙,本来心里还很高兴的,哥哥又是为他求官又是亲自来探望他,可是怎么饭也不吃酒也不喝就说这样的话?

然后,桓温便轻装便行,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时候桓豁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兄长会突然关心起他来,还给他求官,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桓温他自己的一些行为,找了个借口,找了个跳板!

而他这个跳板的作用,就是让他能来到东阳,并且去办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桓豁在官邸里,怒甩衣袖,心中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