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红楼丫鬟日常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来信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来信 (1/1)

小说名称《红楼丫鬟日常》 作者:垂杨十里  更新时间:2018-03-25 02:45  字数:2270

姜妍脑海里过了一遍,还是想不起这傅试是个什么人物,他家姑娘又有什么不寻常。金陵十二钗不都是和贾家有关的么,没有这么个人啊。

晴雯也不卖关子,“听说她们家姑娘才貌俱全,更重要的是都二十三岁了,还没许人家。”

姜妍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不是哪个瞎说的吧?怎么可能!”这又不是现代,这时候普遍十七八岁成亲,二十三岁简直不敢想。就是丫鬟们二十岁也要配人了呢,这已经是迟的不能再迟了。

晴雯见她不信,急道:“怎么不可能!他们家常来我们府上拜访,这情况谁不知道。也就你一天到晚不见人影,什么也不晓得。”

姜妍不由得对这个奇女子产生了好奇,就是在现代女生还得遭受各种逼婚呢,这姑娘是怎么能坚持到现在的?

姜妍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还没许人?”

“这我哪知道,人家姑娘的事,这能乱传么?”

外面有婆子叫吃饭,晴雯便没兴趣再谈这个了,往外面端菜去了。姜妍虽有谈性也只好跟着去了。

到了去菜的地方,除了平时给她们送菜的人,居然还有一个王夫人屋里的婆子,几个大丫鬟们不知她是来做什么的,便问道:“嬷嬷这是有什么事?”

那婆子手里拎着个两层食盒,笑道:“没事,袭人怎么还不来?”

大家便知道了这菜是给袭人的,不过还是疑惑,好端端的太太赏袭人菜做什么?这可不是一般的待遇。

就像皇帝给大臣赏菜一样,这是表示看重、亲近的意思,袭人怎么就突然得太太看重了?

袭人已经被人通知了,忙忙的走过来,和那婆子笑道:“刚才莺儿在宝玉屋里打络子,我陪她来着,让嬷嬷久等了。”

那婆子连忙摆手,“哪儿的话,我也到没多久。”她把食盒递给袭人,“这是太太让我送来的,太太还嘱咐了让你不必去磕头。”

袭人忙感激不尽的接了过来。

一时袭人端着菜走了,剩下的人才开始议论纷纷。

“难道是太太看她伺候的周到?昨儿她还去了太太那里呢,想必就是那时候得了太太青眼。”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了。

碧痕看了眼姜妍,笑道:“当时那个婆子还叫你去的呢,现在后不后悔?”

姜妍立刻摇头,“就我笨嘴拙腮的,到太太面前估计话都说不了两句,哪里还能有赏呢。”

她是这么说,其他人却都在暗自想着,昨天去的要是自己说不定也能得些好处呢。

不管其他人心思如何,姜妍确实是对那两盘菜没兴趣,对王夫人的青眼就更加没兴趣了,这菜可不是好吃的,得靠着表忠心献殷勤才行的,她可吃不了这碗饭。

……

下午的时候,姜妍收到谢景行的来信。他们一直有书信往来,上次她见了庆安侯,便在信里写了这事。这次他的回信来了,却没有对此事发表什么看法,只是说了他祖母向来慈善,施粥施药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至于庆安侯邀请姜妍上门做客,他知道姜妍定是不会去的,也没有多说。至于姜妍感兴趣的凉州那边大旱的事情,他倒是写了满满一张纸。凉州那边是去年春天就已经有旱情了,可惜当地没有重视,以致秋季不少地方绝收。朝廷已经发下赈灾银两和粮种,情况已经缓解,想必那些流民也会被遣送返乡。

他在信里还提到了他在云州认识的一个寒门子弟,去年刚考中的进士,这次也被派去当地监督赈灾情况,若姜妍有什么不了解的,只管问他,他现在有熟人在里面。

姜妍看了信笑笑,谢景行在云州虽然苦了点,每天生活倒是多姿多彩的,哪里像她,生活平平无奇,最近最大的事就是贾宝玉被打了。

可惜今年没有假了,不然她肯定要再去云州一趟,就是什么也不干也比天天待在这一亩三分地的好。

姜妍正感觉无聊,碧痕兴冲冲的跑进来,“赵姨娘又闹了!三姑娘被她气的不得了,还不知怎么样呢!”

赵姨娘?姜妍想起上次她和马道婆咒贾宝玉和王熙凤的事,虽然她没被抓住把柄,不过怎么也得老实一阵子吧,难不成王夫人那次大幅换人的举措没吓到她?

赵姨娘也是实在没办法,上次贾环打翻油灯烫伤贾宝玉,她因为管教不当,被罚了两个月的银子,后来请马道婆帮忙又把多年体己都给了她,还写了个五百两的欠条,现在事没办成,五百两自然是没有的了,可是她的积蓄也是要不回来了,她手里实在是紧巴巴的。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外头下了定例,丫鬟们月银减半,她两个丫头,足足少了一吊钱!她就靠着克扣丫鬟们的银子过日子呢,眼下可怎么活啊!

赵姨娘自然是不敢去找王夫人王熙凤理论的,只能去找她的女儿探春了,好歹接济些,别让她娘饿死。

她若只是要些银子,探春虽然手头也不宽裕,咬咬牙也就给了,谁知赵姨娘拿了探春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一两银子,居然还嫌少,哭天喊地的说她没良心,自己亲娘都舍不得给银子,也不想想探春每月也就二两银子,还要买胭脂水粉,打点下人,能有余钱已经不错了。

探春一听她什么亲娘的都叫出来了,脸色都变了。庶子庶女从来都只有正房太太一个母亲,赵姨娘一个妾室,是万万不能自称是娘的,被人说出去她们两个都没得好。

可是赵姨娘才不管这些,只顾自己说的痛快,探春也不是个好脾气的,当场就和她吵了起来。

怡红院里的丫鬟是得贾母允许,保持原来的月银不变的,碧痕对赵姨娘的苦处也没法感同身受,见到她丢人,高兴还来不及呢,忙过来说给大家听。

赵姨娘的吵闹姜妍倒不在意,都要习惯了。倒是月银这事,这钱是每个月大丫鬟领过来发给大家,姜妍一直没关心别人得了多少,没想到其他房的人居然都减半了。贾府已经穷到这份上了?怕是建大观园把银子花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