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第1750章 初心不改

第1750章 初心不改 (1/1)

小说名称《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作者:冷青衫  更新时间:今天00:16更新  字数:2508

他说着,便转头对着坐在正上方,也喝酒吃肉的乌伦道:“大当家,现在这一场胜利已经取得了,皇帝他们也入彀了。是不是该照着之前的说法,把那个人放了?”

“唔?”

乌伦听到这句话,转过头来。

而胡塞黑也听到了这句话,浓黑的眉毛立刻拧了起来。

立刻说道:“老大,不可啊!”

龙霆云转头看着他。

胡塞黑道:“老大你不要忘了,那个人可是有背叛之心,他的那些手下,也都有反心,若不是我们关着他,也关着他的手下,现在这热月弯哼,只怕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

“军师要放他出来,是什么居心?”

龙霆云并不理睬他,而是对着乌伦道:“大当家,我们可是跟人有约定的。”

胡塞黑道:“你们跟人有约定,又不是我们跟人有约定。”

龙霆云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眼看着两人又要起争执,乌伦急忙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要吵了。军师,今晚是庆功的时候,不说这些,放人的事,等这件事彻底解决了如何?”

“彻底解决,那要到什么时候?”

“哎,军师怎么这么不相信自己?我们派在那边的人,现在已经,这件事根本就是水到渠成,要不了多久了。”

说着,便又高举着酒杯,跟众人痛饮了起来。

龙霆云看着他的样子,愁眉紧锁。

“你是沙匪的人,你现在,想要干什么?”

听着初心冷冽的话语,李来对着烛火,眼中闪过了一丝冷光。

但,对面的盲女,却是看不到的。

而即使面对着盲女,他眼中的冷光也只是一闪而逝,立刻,就被那橘红色的,温暖的烛光所染,目光和脸上的神情,都变得温柔了起来。

他说:“你今晚来找我,难道只是要跟我说这个?”

“”

“我以为,你是来跟我说当年的”

“当年什么?”

“当年的情分,我们之间的情分,你都忘了吗?”

一听这话,初心怒极反笑。

“情分?你还敢跟我提情分?你对我的情分,就是在我们的洞房花烛之夜,挖走我的眼睛,让我这些年来孤苦无依,痛不欲生,这就是你对我的情分?!”

“”

“我的情分,早就在当年,失去这双眼睛,流干了所有的血泪的时候,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但当她这样说的时候,一滴泪,却从她干凹的眼窝里滴落了下来。

这些年来的委屈,只这一句话,说不尽。

所以,她一句都不曾说过。

此刻,也只是说了这一句,就让她这些年来不曾流过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看到她这样,李来仿佛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你说没有了,可这,又是什么呢?”

听到他的话,伸手一抹,就抹了一手的湿润。

而同时,一只粗大温暖的手伸过来,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将她的眼泪拭去。

那熟悉的触感,熟悉的体温,令她的泪更加汹涌。

李来说道:“我就知道,你对我的情意,还在的。”

“”

“否则,你也不会叫这个名字初心。”

“”

“对不对,楚心?”

听到这句话,初心猛地一颤,抬起头来,可她再是睁大眼睛也看不到眼前的人,那个让她在心里恨了无数遍,却也想了无数遍的人。

李来道:“楚心,初心,你,还是初心不改。”

“”

“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

听到这句话,初心只觉得心里像是有刀扎一样,用力的打开了他的手,想要走,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能起身背过身去,不让自己的样子露在他的面前。

“你不要跟我说这些!”

“”

“我不想听。”

“那,你想听什么呢?”

李来这个问题,似乎是来得正好,也像是打开了初心心里所有痛苦,所有委屈的一个缺口,她一咬牙,又回过头来对着他,冷笑着道:“我想要听什么?难道还用问吗?”

“”

“我这十几年来,瞎着双眼,跟着你天南地北的走,为的是什么。”

“”

“还用问吗?”

李来深吸了一口气,说话的时候,语调也比之前更沉重了一些,道:“你想要问,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对!”

“”

李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我是有苦衷的。”

“”

“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你说什么?”

初心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会这样敷衍自己,待要大怒,而李来已经抢先一步,说道:“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有苦衷,才会对你做那样的事。若不是如此,我怎么会那样对你。”

“”

“你应该还记得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快乐的”

初心的心神又是一恍。

但她心中的痛,又将她的神智拉了回来,她咬牙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

“”

“反正现在,我的性命,就在你的手上。”

“”

“你可以去告诉外面的人,告诉他们,我就是江趣,我就是当初抛弃你的那个负心人,更可以告诉他们,我就是沙匪的一员。”

“”

“这样,你就可以报仇雪恨,甚至都不用脏了你的手。”

“”

“而他们,自然会对我用严刑峻法,将我五马分尸,甚至千刀万剐。”

听到这里,初心猛地一颤。

虽然她极力的克制自己脸上不要露出惊惶的表情,但在烛火的映照下,那脆弱和不忍,已经一览无遗。

李来继续说道:“到那个时候,你我之间,也许真的就”

初心的声音沙哑了,道:“就什么?”

“就,彻底的清算干净了。”

“”

“我,也就不欠你什么了。”

“!”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初心的心中,像是被刀狠狠的戳着,那些原本在李来口中,要落到他身上的酷刑,却好像一下子都在自己的身上过了一边。

而在这一刻的心痛,似乎也是在明明白白的提醒着她

她,还是在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