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快穿之逍遥道 >第七百六十章 明律

第七百六十章 明律 (1/2)

小说名称《快穿之逍遥道》 作者:谢青  更新时间:今天03:05更新  字数:4665

第二天前往律师事务所的时候,长离就被突如其来的一杯奶茶浇湿了衣袖,这还是因为他躲得快。

泼奶茶的那人看上去比他还不快,脸色铁青着,看见长离望过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抱歉,简律师,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就抽了几张纸出来,紧张的跑到了长离的近前,想要为他擦拭。

长离脸色冷了一些,他没有遵照惯例说一声不要紧,而是说道:“哦,虽然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但你依然要为你的行为负责。”

这个前来实习的女生肯定已经年满十八周岁,拥有行为能力,不管她是否为故意,她都要为她之前的冒失所负责。

女生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她委屈的点着头:“是,我没有要推脱的意思,我一定会赔偿的。”

她试探着问道:“请问您能将这件衣服换洗下来吗?我可以帮您洗干净。”

听见这句话,长离眼角抽了抽,洗干净?你倒的是奶茶不是清水啊!

他摇了摇头:“这件衣服大概是不能要了,我也不需要你照价赔偿,但你在这里实习三月的工资是肯定没有了。”

事实上实习生并没有多少工资,长离这样说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他的衣服,大多是由专人专门准备,价格就没有低的,这个女生给他打过工个几年说不定都赔不起。

女生含在眼眶里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她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羞辱,来源于那一句‘这件衣服大概是不能要了’。

她不敢对着长离kàngyì,只能默默的低下头,承受着不断袭来的因为自尊心受挫而产生的羞愧与难堪。

长离却没有再搭理她,他直接回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有换洗的衣服。

这件事并不被他放在心上,可却让前来实习的实习生们议论纷纷,他们七嘴八舌的说着简律师太傲了,太瞧不起人了,但这种看法在有人曝出那一件衣服标价为何之后就消失殆尽,转而变成了:真壕啊!

这么多实习生中,唯有刚刚泼奶茶的女生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并时时刻刻的回味,毕竟,她的自尊心,价值高到无与伦比。

而在另外一边,长离也接到了一个熟悉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咋咋呼呼的少年的声音:“小舅,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我要整死那个贱人!”

长离皱起了眉:“谁教你说的这种话,你叫谁贱人?”

电话那头立刻沉寂的一瞬,然后那少年又激动了起来:“没人教我,是我看不惯那——”他习惯性的想要说贱人,但想到长离之前警告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他悻悻然的道:“我说的是即将成为我继母的那个女人,还有那个继妹!”

他的语气重新变的不忿:“老头子要将她们迎进门了!”哪怕没有亲眼见到这少年,长离也能感觉到他目前的状态,焦躁,愤怒,冲动,恨不得有个人站在他面前让他捅一捅。

少年名叫严景熙,是长离的外甥,他母亲是长离与简长瑜的姐姐,在十几年前嫁给严家家主,之后因为产后抑郁而自杀。

长离道:“所以你准备对付她们?”

严景熙重重地点头,他阴狠的说道:“老头子早就盼着将她们接进家门,我就偏不让他如愿这个女人,她凭什么占据我妈的位置?还有她那个女儿,她也配当人家的大小姐?”

一想起老头子通知他时的高高在上的语气,他就气得恨不得将手机碾碎:“没门,她们想都别想!”

长离:“你为什么会这么反感她们?按理说,你已经十六岁了,不应该对自己父亲要二婚产生这么激烈的情绪才对。”

他挑了挑眉,问:“难道你以为,那个女人是你爸的情.妇,她带来的那个女儿是私生女?”

严景熙重重地喘了两口气,显然是这么认为的,他正准备继续说些泄愤的话,可长离却直接拦住了他。

他倒在了椅子里,问:“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件事,有什么证据?”

严景熙:“我,我看我爸对那个女人特别的喜欢,那语气温柔得恨不得将全世界都捧到他面前,还有,那个女人奶奶的女儿也是十六岁,只比我小一点点……”

长离打断了严景熙的长篇大论,他直接道:“所以你认为你爸这些年一直和那个女人有关系,当年是你爸在孕期出轨才刺激得你妈自杀,所以那个女孩才只比你小一点点。”

严景熙沉沉的应了一声。

可长离却没有赞许他的推理,他再次问:“证据呢?你手上是有你爸孕期出轨的证据,还是有那个女孩和你爸的Dna鉴定?”

严景熙就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了,他确实没有证据,刚刚说的那些全是他猜的,接连被否认,她莫名的有些羞恼,所以张开口大喊道:“小舅,你到底是不是我亲舅舅啊!怎么一直向着那两个女人?”

长离:“如果我不是你亲舅舅,你以为我会理你?”

他按了按眉心,然后说道:“先将那女孩与你爸的Dna鉴定书拿过来,我再考虑要不要帮你。”

“我猜的肯定没有错……”

“吴辉在将手里所有产业输出去之前也也觉得自己没错。”

吴辉,是严景熙那个圈子里的人,与严景熙还有几分交情,最后因为把在家族产业中的股份也输了出去,被家族出了名,最后因为受不了穷困潦倒的生活,跳了河。

严景熙没有话说了,他低低的应了一声,就准备挂断电话。

今天大舅的电话打不通,他才打到小舅的手机上,没想到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