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科幻末世小说 >诸天时空行 >第七十三章 恐怖如神魔

第七十三章 恐怖如神魔 (1/2)

小说名称《诸天时空行》 作者:血月客  更新时间:今天19:11更新  字数:2509

齐刷刷的目光落在杨康举起的那一只手上,众人目不转睛,只待动手的那一刻。

一场惊天围杀,一触即发。

啪!啪!啪!

然而,就在此时,自这一辆奢华的马车内,突然传出了一阵清脆的鼓掌声。

掌声内,更饱含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韵味,听得这个声音,当得起一流高手这四个字的杨康郭靖等人,无不心神颤栗,内息紊乱。

哇!

武功稍差的穆念慈张嘴就喷出了一口殷红鲜血,面色惨白。

“郭靖小兄弟,杨康小朋友。”马车内,响起一个悠扬的声音,“一段时间不见,你们好像没有多少长进吗?”

“看来,王重阳没用,他的徒子徒孙比他更没用!”

什么?

堂堂的全真教教主,开创全真道的一代宗师,在车厢内的这个人口中,居然被冠以没用这个词。

这要是传扬出去,简直能笑掉他人道牙。

但这里的众人,却没有人觉得这话过分。

普天之下,也唯有现在说话的这个人有此等资格!

声音中饱含的韵味,此起彼伏,周而复始,不断刺激着杨康郭靖等人的内息。

嘭!嘭!嘭!……

跟随郭靖杨康兄弟前来的一众武林高手,内力大乱,一个个就像是倒栽葱一样,从马背上坠落。

落在平坦的地面上,发出了一声声闷响。

转眼间,还能留在马背上的就只剩下郭靖夫妇和杨康夫妇了。

见此情景,郭靖脸色大变,涌起一丝震惊,却全无半点失落,反手握住了腰间的长剑。

杨康伸出一只手,拦住自己这个有些直脾气的结拜大哥。

“前辈,我和大哥只是带人来拜访一二,下这么重的手,合适吗?”杨康心中惊骇,面上却不动声色道。

“合适吗?”明潇阳语调变得极为古怪,“杨康小子,你当本道爷是傻瓜吗?”

“有带着几十个人,还都拿着兵器来请安的吗?”

“你!”自始至终,明潇阳都未曾露面,却对外界的一切了如指掌,仿佛开了传说中的天眼。

杨康闻言,不禁露出骇然之色。

“一段时间不见,前辈武功更上一层楼,真是可喜可贺。”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神,杨康恭维道。

“那是自然。”明潇阳传出来的声音中出现一丝得意,“以本道爷现在的武功,别说是洞察几只小老鼠,哪怕是洞彻一切,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你们和我斗,真是笑话。”

“算了。”说话间,明潇阳语气又变得无聊起来,“和你们这些晚辈也没什么好说的。”

“本道爷先走一步,记得代本道爷给那个老叫花子问好。”

吁!

话音未落,拉车的八匹健马就像是受到某种触动,飞快的调转马头,向襄阳城外的山林间而去。

转眼间,就从众人眼前离去。

目送着明潇阳的马车离开,郭靖杨康等人,有心动手,又提不起半点斗志。

“康弟。”直到明潇阳的马车彻底消失,郭靖才反应过来,看向自己的结拜义弟。

滴答!滴答!滴答!……

一滴滴黄豆大小的汗珠浮现在杨康光滑的额头上,俊朗的面容,一片恐惧。

“好……好厉害,这……这怎么可能。”难以置信的话语从杨康口中吐出,“不到一年时间,无忧子这个老不死的,武功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

“甚至,甚至,甚至……”

杨康接连说了三个甚至,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说辞。

“甚至近乎于神魔。”一个苍老又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薄薄的雾霭中,走出一道衣衫褴褛的身影。

只见他穿着破破烂烂,面容红润,唯有一个大肚子显得极为碍眼。

手中,还持着一支碧绿青翠,分成一个个竹节,刀剑难伤的竹棍。

丐帮帮主洪七公!

原来,他刚刚也隐身于暗处,暗自观察那与自己相交几十年,也相斗几十年的老对手。

噗!

“师傅。”

“七公。”

“洪帮主!”

眼看洪七公现身,众人道喜过望,相继围拢上去,即使是那些被震得倒地不起的一众武林高手,也无不敬仰的望着洪七公。

洪七公固然贪吃嘴馋,但人品无可挑剔,一生从未杀过不该死之人,品行高洁。

如此一来,岂能不受到武林尊崇。

奈何此时洪七公的状态却不是很好,面色一白,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艳的鲜血。

“师傅。”原本狂喜的郭靖见恩师吐血,赶忙奔至身边,搀扶住了他。

“好家伙,无忧子这臭道士到底练成了什么玩意。”洪七公近些年来,逐渐淡出丐帮,有心培养郭靖为下一任丐帮帮主。

以他的性子,在摆脱了繁琐的帮务之后,自然是游走各地,寻觅佳肴美味。

遇着不平事,再伸手管一管,杀几个贪官污吏。

此番,郭靖杨康有感北方乱局,前来襄阳城襄助守城,得知无忧子重出江湖。

思起新仇旧恨,秘密聚拢了一批同仇敌忾的武林同道,却不慎走漏了风声。

洪七公就在附近,他认识无忧子多年,深知这个看似嘻嘻哈哈,没个正行的老不死,到底有多难对付。

故而,秘密赶来,想要在郭靖杨康等人危急关头,救他们一命。

哪知尚未出手,就感觉大地上传来了无边束缚,整个人就像是被压在了一座大山下。

不停地运转功力,犹如蜉蝣憾泰山,全无半点作用。

若非对方无心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