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仙侠武侠小说 >幻界仙途 >第三百零五章 扫清障碍

第三百零五章 扫清障碍 (1/2)

小说名称《幻界仙途》 作者:沙荷四对  更新时间:今天06:47更新  字数:3393

“对,我等结盟一同冲上水渡门,杀了葛无侠,灭了里面的所有人!”

众人义愤填膺,愤慨激昂,然就在这时,古墓老儿的一句话却是如一盆凉水般,洒在众人心头。

“诸位莫要冲动,这水渡门乃是莲宗的附属派阀之一,虽各自发展,但说到底还是属于一家。若水渡门有难,莲宗不可能不救。届时若莲宗出手支援,那我等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众人闻言,面上的激动消散,皆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而此刻,京子及站起身,面上露出自信,缓缓道,“诸位放心,我已经安排大苏门中得力弟子,埋伏在莲宗与水渡门的必经之路上,只要是水渡门派出求救使者,他们必将其击杀,让我等无后顾之忧。”

“待此事已了,凭莲宗的地位,我想它应该还不会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附属小派对我等穷追不舍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是安下心来,纷纷拍手称好。

然京子及的面上却是出现了一丝为难之色。其余人连忙询问是何原因。

京子及抱拳道“此番阻断莲宗的救兵乃是至关重要的一环,故而我将门中大部分精锐弟子派了出去,埋伏在途中,以保证击杀使者万无一失。”

“只是这般一来,我门下能够参与围剿水渡门的弟子便相对薄弱许多,故而只能是仰仗众位了。”

“看来京老弟为了围剿一事是煞费苦心啊。既然京老弟这么有诚意,我等又皆与水渡门有着深仇大恨,那全力以赴自然是理所当然,我古墓派全力支持!”古墓老儿当先说道。

而后在他的带动下,其余人纷纷响应。

“既如此,那我等便各自回宗,整顿人马,悄悄向水渡门靠近。择机而入,打他个措手不及!”京子极朗声道。

随后众人便纷纷告辞,各自准备。

而待人群离开之后,京子极则口中诵诀,摊开手掌,随后一只白鸽幻化而出,且这一只白鸽与葛无侠在闭关之所中出现的白鸽一模一样。

待白鸽出现后,京子极抚摸着它,轻声道“回去告诉穆二哥,一切尽在计划之中!”

另一边,何一诺回到宗门,他独自一人来到软禁苏洪的房间外。如今房间被重兵看守,且其中有不少是被丹药灌溉而成的傀儡,若是以苏洪的修为欲强行逃离,想来也不是那么的简单。

然这些傀儡的最大弱点便是缺少魂魄与神识,故而何一诺散开强大的意志,阻断这些傀儡的意志,便可独自进入房中。

苏洪见来人是何一诺,也便是他眼中的季无涯,眉头微皱,疑惑道“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门主让你进来的?”

何一诺嘴上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话语平缓道“你先别管我是如何进来,也别问我是否是受门主之托,我且问你,这缓丝露究竟是不是你偷的?”

苏洪闻言,冷哼一声,怒挥拂袖道“想我一生光明磊落,又怎会行这等苟且之事!”

“定是当日趁救火之乱时,有人偷偷将缓丝露洒在我的身上,不过那日经过我身旁的弟子不计其数,故而我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哼,若是让我查明的话,定将其碎尸万段!”

“哈哈哈!”何一诺闻言,忽哈哈大笑,并拍手称好。

而后带着异样的语气道“好一个光明磊落!苏洪,那些低阶弟子不知,可是你的所作所为能瞒得过我们的眼睛吗。”

“以前韦道子师兄在的时候,你便动过这藏丹阁的心思,而如今韦道子师兄陨落,宗门之中便只剩下你一名药师,且又被门主安排负责这藏丹阁的防务,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集一生,若说你不打这藏丹阁的主意,怕连你自己都不信吧。”

这些话落在苏洪的耳中,让他心中一颤,不过却也没有否认,而是冷哼一声回道“哼,既然话说的那么开,那你同样可以问问你自己,难道你心里没有动过这缓丝露的心思?”

“怕你惦记的不仅仅是缓丝露吧?”何一诺带着异样的语气说道,说话间他找了一张凳子自己坐了下来。

苏洪闻言,面色瞬间沉了下来,目中有若隐若现的凶光闪过,带着一丝反问的语气说道“你也知道了藏丹阁的秘密?”

何一诺再次大笑道“哈哈,那你应该也知道,还有一个人知晓这个秘密吧。”

苏洪沉吟片刻后,阴沉了脸道“你说的是金簪子?”

而只在片刻间,他便察觉到了什么,冷冷的道“那这么说来,金簪子的死应该与你脱不了干系吧?”

“以金簪子的性格来看,既然她知道了曜瞑丹卷的秘密,那她决计不会为了获得缓丝露而绑架葛耀,而是在前去解救葛耀的过程中上当中计,被你所害。”

此刻,他的目中渐渐泛起凶光,掌心处的道法亦是在快速运转。“如今看来,这陷害我的人也应该是你吧,季无涯!”

何一诺闻言,却也不慌,反而带着一丝自嘲道“正是在下了。只不过我的计划进行的那么完美,却不想竟然毁在了门主的仁慈上,被你三言两语就给拖延了。”

“最终没能杀了你,除掉最后一块绊脚石,当真是可惜啊。”

这些挑衅的话落在苏洪的耳中,瞬间便让其暴怒而起,对方的不屑与轻蔑更是让他难以忍受。然就在他欲猝起发难之际,何一诺的话语却让他顿了顿。

“阳岗山之变,可不仅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苏洪在听到这几个字之后,面上阴晴不定,却暂时停止了手上的攻势,阴沉了脸道“你是如何知晓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