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3章 流寇

第3章 流寇 (1/1)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8-05-08 11:03  字数:2305

就在此刻身后进来了两位丫鬟,其中一位丫鬟手中捧着茶盘,上面有两杯倒好的茶水。

帷幔后面的夫人开了口,态度很是冷淡:“敬了茶磕了头就走吧,从此记得你是我周家的儿媳,去了庄子上莫要做出丢我周家脸面的事。”

林紫芙很不喜欢周夫人的态度,但却谨记刀疤妇人说的话,端着茶跪下,丫鬟直接接过茶杯送了进去,乖乖巧巧的磕了头仪式也算完了。

两杯茶敬完,丫鬟便催促她离开。

送她回来的丫鬟像是在避讳什么,只是把她送到停放棺材的那间屋子门口,便转身匆匆离去。

刀疤妇人站在棺材旁,手中提着两个包袱似乎是在等她。

“是你送我离开吗?”她期盼的看着妇人,大概因为妇人看着很凶,实际上却是面冷心热提点她,让她心中多了一丝期盼,希望妇人随着一起离开。

妇人把其中一个包袱递给了林紫芙道:“马车在后门等着。”

说真的,林紫芙很不喜欢这里,特别不喜欢周府这压抑的环境,还有周夫人那冷冰冰的态度,对这里丝毫没有好感,早离开就是早解脱。

跟着刀疤妇人从一道小门出去,不知道是她们走的路比较偏僻,还是那些人故意躲着她们,总之这一路上一个人都没瞧见。

小门之外有一辆青皮马车停着,白发苍苍的车夫坐着有点不耐烦的催促:“赶紧的,晚了就赶不到驿站了。”

随着刀疤妇人上了马车,松了一口气,到现在都不知道刀疤妇人叫什么,恭敬的问道:“婶子你叫什么名字?”

刀疤妇人没料到林紫芙会问她名字,这么多年在周府生活一直很透明,周府上下没有一个人愿意跟她说话,大家都躲着她避着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问过她名字。

这一刻居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触碰到林紫芙期盼的眼神,最终冷淡的道:“瑛姑。”

林紫芙欢喜,笑眯眯的道:“那我以后就叫你瑛婶子好不好。”

离开周府,心情也好了,这一刻她觉得是自由的,看瑛姑也格外的亲切。

瑛姑的嘴角轻轻勾起,眼神中闪过一丝温柔。

长路漫漫,对一切都好奇的林紫芙当然不想闲着,而还谈得上信任的也就只有坐在身边的瑛姑,询问起来:“瑛婶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瑛姑用沙哑的声音道:“叫我瑛婆婆吧,两百多里外的庄子上,那庄子有几亩地,还有一处小院子,是周府产业中最差的地方,从今个起周府不会管你的衣食住行,不到你死的那一刻你不能踏入周府半步,我是她们派来盯着你的,怕你做出伤风败俗有损周府名声的事。”说白了也是周府上下都不待见她,正好,现在跟着这个不受宠的夫人离开。

瑛姑的坦白让林紫芙感激,其实就算瑛姑不说她也知道,瑛姑应该是周夫人安排来监视她的,毕竟瑛姑提着两个包袱,而且一副要远行的样子,加上瑛姑也是周夫人的人。

耸耸肩无所谓道:“能活着对我来说就是恩赐,只要有遮风避雨的地方,相信我,绝对不会饿着你的。”听瑛姑的意思不难猜到,以后两人只怕得相依为命,同甘共苦了。

她对生存方面是很自信的,从小生活在农村,小时候家里穷,经常和村里的孩子挖野菜吃,稍微大一点还跟着父母种地,后来上大学专业是中医。

周家既然给了几亩地,好好种一种至少饿不死吧。

想起还有一个包袱,赶紧打开,包袱里面是一套素白的衣裳,衣裳里面裹着一个钱袋,把钱袋打开倒出来的却只有四颗拇指大的碎银。

“周家人还真小气,给这么一点银子。”她忍不住抱怨道。

瑛姑这个时候却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对她摇摇头,然后指了指外面。

瞬间明白,瑛姑是要让她防着车夫,不该说的话不能乱说,很识趣的立马闭了嘴。

把钱袋小心翼翼的放在袖口中,还别说这袖口设计很巧妙,居然有一个小内袋可以放东西。

在马车上吃了瑛姑给的干粮,中间下马车休息了一会,直到傍晚才到了一处驿站。

驿站的位置很偏僻,左右很远都看不到人烟。

瑛姑带着她进了驿站之后要了两间普通客房,随后便进了房间。

车夫栓好马车之后,敲了敲两人的门,低声道:“此地偏僻,晚上关好门窗。”

这一路上和瑛姑虽然没说几句话,但彼此之间的距离却近了很多,这世道并不太平,想必这荒野之中的客栈容易被不安好心的人盯上吧。

瑛姑看出了林紫芙的疑惑,一边铺床一边道:“这一带有很多流寇。”

有些时候真的怕什么来什么,深夜,整个驿站的人都睡着了,突然,外面传来了吆喝的声音,火光映得院子里亮堂堂的。

店小二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拍着门,很急:“赶紧出去流寇来了。”

客栈的人都被惊醒,林紫芙从未遇到这种事情,一想到流寇就想到电视剧里面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拉着瑛姑的手臂害怕道:“瑛婆婆怎么办?”

瑛姑打开了包袱,把钱袋里面的银子倒了一锭出来递给林紫芙道:“跟你的放在一起,赶紧把银子藏起来。”

林紫芙也不傻,流寇来肯定是为了财,瞄了一眼瑛姑的钱袋,发现鼓鼓囊囊的一袋,银子想必不少。

左右看了一眼,能藏银子的地方还真不多,不过目光触及到房门后面的花盆时,赶紧上前把花盆里面的花提起来,把钱袋扔了进去然后把花放回原位。

两人走了出去,院子里已经蹲着十几人。

在流寇的人呵斥蹲下,林紫芙心跳有些快,担心能不能活着。

在最害怕的时候,瑛姑居然握住了她的手,心像是找到了依靠,也没那么害怕了。

“都给我听好了,爷几个只为了求财,把你们身上的银子都交出来,谁要不老实休怪爷几个不客气。”

瑛姑此刻却站了起来,被握住手的林紫芙也被牵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