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4章 黑衣公子

第4章 黑衣公子 (1/1)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8-05-08 11:03  字数:2492

瑛姑放开了林紫芙的手,把藏在衣袖中的钱袋取了下来,双手捧着递给了离她们最近的一流寇手中,道:“还请各位爷开恩,这是我们全部的家当,只求爷几个放我们婆孙。”

流寇掂量了一下钱袋的银子,很满意道:“身上还有吗?”

瑛姑连连摆手哭丧着脸道:“爷,这是我们身上全部的家当,就算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藏银子啊。”

大概是瑛姑脸上的疤看起来太过于狰狞,流寇手一挥不耐烦道:“蹲下吧。”

另外十几人也都“老老实实”的交银子出来。

本以为交了银子就能安全的众人,流寇头子却大声道:“给我每个屋子都搜一遍,若是在房间里面搜到银子,嘿嘿……。”

笑声很冷,中间的意思不言而喻,若是搜到银子只怕小命不保。

林紫芙害怕不已,一遍遍祈求藏的银子不要被发现,重活一世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她们两人被其中一位流寇押着,去了睡觉的房间。

两人被迫站在屋中间,流寇进去翻找着,床上,床下都翻找了一遍,就连桌子下和凳子下都没放过。

很紧张,手心里面全是汗水,林紫芙真的很害怕,又不敢去看花盆的位置。

流寇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色眯眯的看着林紫芙,冲着瑛姑冷哼一声:“你出去。”

林紫芙的心一紧,害怕的看着流寇,这流寇只怕是想要轻薄她。

瑛姑陪着笑道:“我孙女年纪还小。”

流寇“啪”的一巴掌扇在了瑛姑脸上,骂骂咧咧道:“给我闭嘴,看你脸上这道疤爷就恶心,瞧这一身打扮是死了男人吧,都嫁人了还说年纪小。”

林紫芙不是小白,接下来流寇要做什么心中很明白,连连后退求饶起来:“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才十三啊。”

流寇显然不信,而且就算十三又怎样,他们这种刀尖上舔血的人,还在乎这个:“爷会好好疼你的。”

林紫芙想要逃,流寇却直接拔出了腰上的刀,吓得她赶紧停下。

瑛姑被流寇逼着出了房门。

运气不可能这么衰吧?林紫芙脑子里面闪过无数个念头,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深,一步步退向屋角,这屋中根本没东西可以当成武器,甚至她想,大不了死,也不能让流寇糟蹋了。

流寇关上门,脸上挂着猥琐的笑,一步步走向林紫芙。

流寇每踏出一步对此刻的林紫芙来说都无疑是敲打在胸口的丧钟,似乎当流寇走到她身边的时候,丧钟停了,她也死了,想离这面目可憎的男子远一点,但身后已经是墙壁。

就在流寇走到屋中央的时候,突然从房梁上跳下一位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如同神兵天降,手中的剑直刺流寇的胸口,流寇直接倒地。

林紫芙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黑衣男子,这屋中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而黑衣男子如同神兵天降,让她心中多了一丝感激。

但转念间她浑身哆嗦起来,第一次亲眼看见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冲击力实在是太大,忍不住捂住了想要尖叫的嘴。

“你……你是谁。”声音颤抖的看着黑衣男子问道。

外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黑衣男子回头瞥了一眼林紫芙,四目相对,林紫芙看到那冰冷的眼神吓得浑身一紧,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男子扭过头开门冲了出去。

瑛姑进屋,见林紫芙没事上前就抱住了她,心有余悸的安慰:“没事就好。”

两人蜷缩在房中不敢出去,当外面再也没有声音传来,已经天亮。

年迈的车夫冲进了屋子找到了蜷缩在角落的两人道:“赶紧走。”

林紫芙和瑛姑这才回过神,慌忙的收拾包袱,把藏在花盆下面的钱袋拿上,赶紧冲了出去。

院子里面倒着几具尸体,掌柜的尸体赫然就在其中,场面太过于血腥,三人上了马车慌乱离去。

走了好远,车夫才掀开车帘后怕道:“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差,没想到会遇到流寇,幸好那群黑衣人来得及时,可惜银子没了。”

林紫芙没说她还有银子,后面一路上没再发生任何事。

马车在第三日的时候停在了一处村庄外面。

车夫催促两人下了马车。

瑛姑微微皱眉看着四周询问道:“到地方了?”

车夫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村子:“顺着这条路直接到村子,夫人让我带话给你们,莫要让外人知道你们的身份。”

林紫芙听到这话心底冷笑,这是害怕落人话柄么,居然都不敢让外人知道她们是谁。

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安生过自己日子,等到有银子了再做别的计划。

车夫架着马车离开,瑛姑松了一口气:“走吧,我们现在就进村。”

林紫芙撇撇嘴,看了一眼车夫离去的方向道:“他为什么不送我们去村子。”

瑛姑苦笑一声摇摇头:“车夫估计也是得了夫人的命令,不想村里人知道你是谁吧,你以为周家为什么舍得把这里给我们?不仅仅是因为偏僻,还因为这里住了他们家的远房亲戚,地这几年一直给远房亲戚种,房子倒是没有住人,不过我想破破烂烂的也住不得人。”

这消息犹如一根大棒狠狠的敲了一下林紫芙的脑袋,周家人实在是狠!没住的地方,地还不一定收得回来,把她们两人扔在这里就不管不顾,一老一小在这样的环境下处境可想而知。

“她们一家还真想我死啊。”第一次心底涌出了恨意。

瑛姑叹息:“何尝不是想要我跟着你一起死,我本身是公子的奶娘,这道疤也因为救公子所伤,周夫人没赶走我也是因为公子求情,但现在公子没了,所以让我跟你来这里,明着跟我说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不让你做出有辱周家门楣的事,实际是想让我们俩等死,秋收已过,我们就只有不到三两银子,想要熬过这个冬天何其难。”

林紫芙心里很气,怒声道:“她们既然想我们死,我们偏偏就不去死,瑛婆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饿着肚子的,走,我们现在就进村。”

两人一人一个包袱直接进村,村子的房子都很破旧,统一的茅草顶土墙坯的房屋,家家户户就连院墙都没。

村里人看到有陌生人进村,都出来看稀奇。

瑛姑和林紫芙都不知道那家是周家的院子,所以只能去问人。

好在村里人比较和善,很快找到了周家留下的破院子。

只是看到眼前的院子,两人都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