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9章 夜北辰

第9章 夜北辰 (1/1)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2018-05-08 11:03  字数:2281

林紫芙微微点头,心里却多了一丝期待,道:“这是我和婆婆昨日采的药,我们才来镇上所以不知道药堂只收购炮制好的药草,不过没事,我拿回去炮制之后再拿来卖。”

夜北辰一听林紫芙才来镇上恍然大悟,他刚才还在思索这附近谁家死了丈夫。

不知是不是同情林紫芙,他突然脱口而出:“药堂也收购没炮制的药草,当归懒惰不想炮制,所以方才才说那样的话。”

在一旁的当归傻了……是谁说的不收炮制的药草,后堂没地方晾晒的,现在全把责任甩他身上了!他简直是命苦啊。

不过他可不敢跟夜北辰争辩,东家脾气有多怪癖他可是深有体会,绝对不能招惹!绝对不能。

林紫芙欢喜了:“老板真收没炮制的药草啊,那你看看我这药草能卖多少钱。”

只要药草能卖就好,哪怕没炮制的药草便宜一点也无所谓,从镇上回家路途有些远,再背回去太累。

夜北辰很体贴的帮着林紫芙接下背篓,接着看着背篓里的药草来。

野菊花很干净只有花骨朵,麦冬也清洗过并且晾干了表面的水分,益母草整齐捆成了一把。

夜北辰翻看了一番很满意:“这些药草我都买了,方才听夫人的意思,你会炮制药草?”

如果会炮制药草,一定懂药,而且熟悉药理,毕竟不熟悉药理是很难懂得药草的炮制之法,每一种药草炮制的手法都不一样。

林紫芙对夜北辰的印象很好,这个时代长得好看,也有钱,脾气还这么好的公子哥估计不多。

微微一笑点点头:“的确懂得炮制之法,实不相瞒,我和婆婆来镇上无依无靠,只能依靠采药为生,先前还担忧老板这里不收购药草呢。”

夜北辰越发的可怜起林紫芙来:“看夫人的年纪不大吧,斗胆问一句,夫人芳龄几何。”

这是很无礼的一个问题,他自己也知道,但总是好奇林紫芙的年纪。

林紫芙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姑娘会怎么回答,但她却说不来谎话:“今年十三,我夫君早年跟我家定亲,今年不幸去世,我是为死去的夫君守孝。”

“为何不退了这门亲事?”夜北辰担忧问道,一般这种情况都会退了婚事的,而且才十三岁就守寡未免牺牲太大。

林紫芙苦笑一声,她倒是想退,但能退吗?当时醒来的林有才差点杀了她送去周家,若是她敢继续犟着不出嫁,怕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守孝她也不想,但这是瑛姑的要求:“此事说来话长,我爹娘早逝,婚嫁之事由不得我做主。”

方才还瞧不惯林紫芙的当归听到这话愣住了,本来因为担心林紫芙这么早卖药影响生意,所以对林紫芙态度差劲,但没想到林紫芙身世这般凄惨。

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无礼了,弄得他现在心里好内疚。

夜北辰心里有点难受,说不上为什么,就是心里堵了一口气:“那你夫家的人不管你么?”

林紫芙不想提起周家,低着头没有说话。

夜北辰看到林紫芙的态度知道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赶紧岔开了话题:“药草我们一直收购的,下一次还是希望你送炮制好的药草来,今日这些我们也收了,不过没炮制的药草价钱没那么高,往后你有药草只管拿来卖就好,你可以叫我夜大夫。”

大夫……这一次轮到林紫芙震惊了,毕竟夜北辰的年纪看起来并不大。

这个时代!这么年轻的大夫。

夜北辰瞧见了林紫芙的惊讶,只觉得那小鼻子小脸蛋很是可人,这个年纪的林紫芙算不得长相好看,毕竟还没长开,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

结合起林紫芙的身世,他确定是真的心疼林紫芙。

夜北辰的态度让林紫芙心里觉得温暖,一扫刚才的阴霾,抬起头道:“我叫林紫芙,你可以叫我林姑娘。”

虽然守寡,但周夫人不是说了不允许别人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她光明正大的叫自己的名字,这一点也是瑛姑的意思。

紫芙……夜北辰在心底轻声念了一遍:“很好听的名字,当归赶紧把药草拿去称重,再算一算价钱。”

当归赶紧把背篓拿到了后堂,林紫芙并没有跟着进去。

夜北辰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林姑娘要不要坐下休息?”

林紫芙也累了,这一路走来还背背篓很辛苦,没客气,和夜北辰一起走过去坐下。

“林姑娘跟着谁学的炮制药草?”心底免不得的好奇。

之前哄骗瑛姑的时候就找好了借口,如今回答丝毫没有压力。

“爹娘去世后我就偷偷跟着村里的赤脚大夫学习医术,炮制药草也是跟着他学的。”说完还看了一眼夜北辰。

她很害怕夜北辰不相信,却见夜北辰恍若大悟一般道:“林姑娘既然会炮制药草我就安心了,不管什么药草我都要的,其实附近的山林很多药草,先前还有人在我这里卖草药,因为炮制的原因后来就没人了,林姑娘不管多少药草都可以拿来,附近几个镇药堂老板我都认识。”

有夜北辰这句话,林紫芙的心舒畅了不少,她最担忧的就是药草卖不出去,现在完全没了后顾之忧。

自然也明白夜北辰帮她或许是可怜她,她的自尊心并没作祟,毕竟就连她自己都同情可怜死去的原主。

很快当归走了出来,拿着写好的斤数道:“野菊花有两斤,麦冬有八斤半,益母草两斤。”

这跟之前在家里称重差不多,接下来让林紫芙担忧的就是价钱。

夜北辰道:“林姑娘会炮制药草应该明白,没炮制的药草价钱不是很好,比如这麦冬就四文钱一斤,野菊花是三文钱一斤,益母草就更便宜,你送来的是半干的可以给你算二文钱一斤。”

饶是做好了准备,这药草的价钱也让林紫芙有些失望。

但夜北辰说的话也对,没炮制的药草不值钱,且不说药草有水分,单独炮制药草就很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