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145章 搞笑的逻辑

第145章 搞笑的逻辑 (1/1)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昨日11:44更新  字数:2345

她真的不愿意跟李秀花有任何牵扯了,这么久上的当也不止一次两次了,要是还相信李秀花说的话,就是她自个脑子有坑。

夜大夫一直没开口,只是静静的把李秀花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

对李秀花变脸之快也是惊叹,从进屋到现在,李秀花的表情可以是很丰富的。

对当归还有林紫芙展现出来截然不同的态度,甚至为了让林紫芙帮忙,居然一直说好话,可想而知这脸皮得有多厚才能拉下脸来跟林子芙说软话。

李秀花这下就尴尬了,林紫芙丝毫不留情面让她觉得很难堪。

“紫芙你就帮我这一次吧,算我求你了。”

林紫芙的态度很坚定。

夜大夫这个时候才开了口:“说吧究竟想要做什么,这里是药堂不是你哭哭啼啼的地方,还有,紫芙既然都不愿意帮你了,你也别在这里强求。”

李秀花敢在当归面前造次,却不敢在夜大夫面前多说半句。

夜大夫见李秀花安静了继续道:“赶紧有事说事,跟治病救人无关的事情就不要说了。”

李秀花看得出来夜大夫是生气了。

有些心虚道:“本来我身上有一百多文钱的,但刚才在街上被贼子给偷了,这几天钱贵伤口疼脾气也不好,我这样回去会挨骂的,紫芙你就帮帮我行不行,方才我在镇上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我们村的人,只能求到你这里来了,能不能帮帮我啊。”

林紫芙直接摇头拒绝:“帮你是不可能的,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心里清楚,你认为我还能信你的话?”

李秀花不好意思的看着林紫芙。

夜大夫道:“我这边你也知道,出诊的话必须要给银钱,你银钱被偷的事情我管不了,但若是出诊的话,你知道规矩的。”

一般出诊都是要先给一点银钱,这是为了防止白跑一趟。

李秀花的脸色很不好看,而看向夜大夫和林紫芙都态度坚决。

一咬牙转身出了门。

她清楚,跟林紫芙情分也不能讲了,只能去了隔壁的当铺把头上的银簪给当了。

林紫芙知道夜大夫不直接说先去瞧病,而是先要银子,其实是为了帮她出气,心里涌出一丝感动。

夜大夫对李秀花这种人也是没好感的,想一想村子里面的人都是很质朴的,比如何大友和何大华他们,人都是很不错的。

但李秀花一家真的是异类了,爱占小便宜不说,还拧不清。

当归却很赞赏夜大夫的做法道:“公子这样做完全是大快人心啊,上午她来的时候还讹诈林姑娘呢,还想说周钱贵的伤口现在还疼是因为林姑娘医术差,只是被林姑娘给唬了回去,现在还想求林姑娘帮忙,也不知道她脸皮为什么那么厚。”

夜大夫心疼的看了一眼林紫芙:“对这种人不用讲究什么情面,你越是讲究情面,她们越是得寸进尺,下一次她们会想,能不能再过分一点。”

林紫芙明白夜大夫说的道理,她一直都明白,对有些人是不能心慈手软讲究情面的。

“以后我不会让类似的事情发生。”

两人知道李秀花肯定会回来,所以耐心的等着。

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李秀花气势汹汹的过来了。

这一次进药堂的时候气势跟先前都不一样,大概之前想着要求人,态度温和许多。

而现在不用求人,模样就傲气了。

“要多少银子直接说。”

她真的有些愤怒,那簪子可是她的陪嫁,也是难得拿得出手的首饰,结果就当了出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赎回来。

而林紫芙明明可以帮忙的,却最终选择袖手旁观,她是恨透了林紫芙。

当归在一旁道:“十五文钱。”

李秀花直接数了十五文钱放在了柜台之上,冲着夜大夫道:“现在跟我出诊去。”

夜大夫也不跟李秀花计较,开始收拾需要用到的东西。

林紫芙也琢磨着时间差不多,把手札放好:“我今个提前走吧。”

李秀花更是不满得很,林紫芙这是故意跟她作对,让她在路上都不能找夜大夫说话。

路上,林紫芙和夜大夫在商讨着镇外那户人家的病症,她愣是是一句话都插不上,只能气呼呼的跟在后面,别说心里多气了。

林紫芙想想夜大夫来村子的机会也不多,既然来了就把饭吃了再走,便邀请夜大夫等会去何大友家吃饭。

这边李秀花请夜大夫进了院子。

坐在屋檐下的周钱贵慢悠悠的喝着酒,已经有了三分醉意。

见李秀花回来,直接就把手里的酒杯扔向了李秀花:“你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害老子到现在还饿着肚子。”

李秀花险险的避开了酒杯,也有些生气:“发什么火呢,夜大夫上午不在,我不在镇上等着他回来请他来给你瞧病啊,你没吃饭,我也还没吃呢。”

夜大夫也不想看见两人吵闹,声音清冷:“到底要不要瞧病?”

周钱贵腿疼得很,赶紧道:“夜大夫快来帮我瞧一瞧,我这伤口为什么那么疼啊。”

李秀花也赔笑起来:“是啊,夜大夫你快帮我家钱贵瞧一瞧伤口。”

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要是夜大夫再撒手不管,她们还真在附近找不到大夫了。

夜大夫走了过去,闻着周钱贵身边的酒味皱紧眉头很是不满:“你怎么还喝上酒了?不知道受伤了不能喝酒?”

周钱贵尴尬一笑,辩驳道:“我这就是嘴馋,家里没人做饭饿了,就想喝点酒。”

他知道受伤不能喝酒,但琢磨也就是摔伤喝点酒也不影响。

李秀花赶紧搬了矮凳出来,夜大夫坐下示意周钱贵把缠着的布条解下来。

这不解下来不要紧,一解下来便见到周钱贵的腿肿了,而且肿得很厉害,并且伤口处还有溃烂的迹象,之前解下来的布带微微也有些发黑:“你是不是很久没有换药了。”

李秀花有些生气道:“那林紫芙眼中只有银子,没有银子就撒手不管,夜大夫你可别被她给欺骗了,那丫头厉害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