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151章 害怕

第151章 害怕 (1/1)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昨日17:58更新  字数:2319

她这是故意吓唬曹丙的。

这一吓唬,曹丙立刻就害怕了,别的他不害怕,但要是那玩意要坏掉就可怕了。

有点心虚的反驳:“你这是在吓我。”

夜大夫似乎明白了曹丙得了什么病,很淡然道:“也没吓唬你,严重不医治真的有可能坏掉。”

曹丙不相信林紫芙的话,却相信夜大夫说的话,立刻就害怕起来。

他天不怕地不怕,唯一害怕的就是那玩意不能用,若是不能用了还是男人么。

而且每天都很难受,奇痒难耐,忍不住的伸手想要抓挠,下面有些地方已经抓坏了。

仔细一琢磨,真要是这样下去还真的有可能坏掉。

本来是气势汹汹来这里吵闹的,但听到林紫芙说这些话后害怕得很。

咽了咽唾沫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只怕连男人的那玩意都没见过。”

夜大夫眼神危险的眯起,在林紫芙面前说这种话简直找死。

冷声的警告:“林姑娘还是姑娘家,你若是在胡说八道,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当然知道林紫芙为什么要医治月儿,但曹丙这样说就很刺耳了,医者仁心,林紫芙医治人绝对是保持着平常心的。

曹丙不敢跟夜大夫作对,只能讪讪一笑。

林紫芙淡然的看着曹丙:“我有没有看过男人那玩意跟我会不会治病有关联么?我需要看那玩意才能治病么?你的逻辑很好笑,我瞧病是因为月儿的症状,还有她怎么被染上病推断出来你也染病的,你也好意思气势汹汹的来找我的麻烦,月儿这么好的姑娘都被你祸害了,我这是心疼她,你染上的这种还好可以医治,若是染上别的花柳病全身溃烂,那才只能等死,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你也没什么银钱,寻到的姑娘估摸着也是歪瓜裂枣吧。”

她倒是没什么不好说的,本就是现代的女子,虽这个时代说这种话有些唐突冒死,但是她并没觉得有什么不敢说的。

夜大夫也冷冷一笑道:“曾经有一位染了花柳病的姑娘请我瞧病,我当时只是看了她的手臂就知道没救了,而那花柳巷的嬷嬷可不会管这么多,便是寻着便宜的客人接待,还是有很多人要去,染上病了害的是自个,林姑娘是大夫,也不会有害人之心,你们一家跟林姑娘并没有仇恨,她何必来害你们,最重要的是,昨个月儿来瞧病,林姑娘甚至都没有收银钱,我就问问你,你如何好意思来找林姑娘麻烦,治好了病对林姑娘有什么好处?”

他觉得曹丙找上门来估计也是不好意思。

那地方的病症好像没几个好意思说出来的。

曹丙咽了咽唾沫,心虚道:“左右她还是胡乱瞧病了。”

月儿终于忍不住哭诉起来:“都是你,我嫁给你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上,你出去找女人我也不说你,现在染病了我来医治你还来管我,行啊,你真挡我好欺负娘家没人了是不是。”

她算是看清楚了眼前这个男人。

平时怎么在家欺负她都没关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这辈子就这样也认了。

但曹丙无缘无故的来这里找林紫芙麻烦,凭什么啊!她跟林紫芙昨日是第一次见,而林紫芙也真心实意的在帮助她,并没有害她的心思。

跟她同床共枕的人呢!并没有想过这些,还来无理取闹。

曹丙害怕了,月儿娘家人是很厉害的,生这病本就丢人丢到家了,到时候一闹开,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夜大夫没多少耐心看曹丙在这里吵闹:“要治病就安静点,不治病就出去,若是在吵闹休怪我不客气。”

曹丙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低了头。

月儿见曹丙不说话了,知道服软了。

上前对着林紫芙和夜大夫施礼感激道:“昨晚我按照林大夫说的办法,感觉舒服了许多,不知道林大夫药膏熬煮好了吗?”

她回去不顾曹丙的反对还是按照林紫芙的办法把毛发给剔除干净,并且还把贴身衣物都蒸煮了一番,虽然还是痒,但比起之前好很多。

林紫芙对曹丙没有一丁点好感,但对月儿还是有好感的,微微点头道:“昨下午就熬煮好了,去柜台那边拿银子吧。”

曹丙站在一旁有点手足无措,却没有再吵闹。

月儿把银钱付了,扯着曹丙离开。

林紫芙坐下喝了一大口茶水,心情还是有些糟糕。

“你说这男人为什么这么自私,自家的女人清清白白的,而且还这么温柔,月儿的长相比起勾栏院的姑娘好看吧,曹丙居然还做出这等子事情来。”

她是感觉曹丙这男人真不是东西,长得奇丑居然还寻着去找姑娘。

夜大夫也跟着坐下,劝慰道:“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自私的,比如我就洁身自好啊。”

他赶紧给自己证明,绝对不能让林紫芙对男人产生不好的印象。

而且真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比如他,比如当归不都很洁身自好,离勾栏院那种地方有多远走多远,根本就不会去寻那里面的姑娘。

林紫芙以为夜大夫误会了,解释起来:“夜大夫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不是曹丙那种人,我就是说有些男人真不是东西。”

其实男人难免都有三妻四妾的想法,那些农户很多人之所以一妻相伴到老,很多也是因为没银子,若是有银子了估摸着不知道娶多少个。

这个世上好男人难寻。

夜大夫根本就不会怪罪林紫芙,询问起月儿的事情来。

林紫芙便把月儿的症状说了一番,顿时夜大夫愤怒了。

“那曹丙还真不是个东西啊,染了这种病症从外面就能看出来的,他明明知道那勾栏院的女人有问题,还要去寻了,并且把病还传给了月儿,这人心还真坏。”

林紫芙叹息一声,道:“也是因为没有把月儿放在心上,若是放在心上何至于此,就连那种地方都不会去。”

这男人若是在乎女人的话,就会变着法子的让对方开心,一点伤害对方的事情都做不出来,处处疼着,维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