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173章 陈家闹事

第173章 陈家闹事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昨日07:05更新  字数:3630

林夫人倒也不愤怒了,因为已经愤怒过了。

她这个时候是想着怎么对付陈大夫。

看向林老爷道:“这次多亏了林大夫,我倒是小看她了,本来想着我的病让一个女子来看稍微方便一点,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只是没想到她给我的惊喜这么多,居然瞧出了病,我问过别的大夫,我身体的病症一般人看不出来,也就是说,她的医术是真的好,只是可惜,她没答应我的请求。”

她觉得林紫芙比起陈大夫来可靠很多。

林西祥现在却想着怎么惩罚陈大夫:“娘,陈大夫这么心狠,居然敢对你下手,你说该用什么办法惩罚他。”

现在林家人都在想着怎么惩罚陈大夫,实在是陈大夫做的事情有点天怒人怨了。

林老爷闷哼一声道:“交给县太爷,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既然敢做那些事情,就应该做好准备,我们只管去县衙就好,不能干涉县令大人判案,不过陈家人应该是知道这件事情的,陈大夫在我们家做了这么多年的事,他的家人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

林紫芙没有去药堂,而是直接去了县衙。

听闻今天要审理陈大夫的案子,她还是需要到场看看的。

如果需要她作证的地方,总得要去作证吧。

本来林紫芙以为自己来得是最早的,却不想去了县衙之后才发现,衙门口围着一大群人。

县城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新鲜的事了,在县城很多人都认识林夫人的,也有很多人知道陈大夫。

现在知道陈大夫害了林夫人,自然有人好奇要来看看。

得!所有人的想法都一样了,大家都围在一起看热闹了。

结果门口算是人满为患,林紫芙好不容易才挤进去。

陈大夫已经被带上了公堂。

看着陈大夫被押上来的那一刻,林紫芙似乎看到了陈大夫的憔悴。

之前见到陈大夫都是一副意气风华的模样,就像是对所有的事情都胸有成竹。

但现在呢,发髻凌乱,衣衫也不整,也不知道昨晚在大牢中间经历了什么。

一旁的人议论纷纷,县城里面都传遍了,所有很多人都知道陈大夫做的事有多缺德。

“你说这陈大夫脑子里面是怎么想的,林夫人对他那么好,居然还对林夫人下毒,几年前是很少听到林夫人生病的消息,也就是陈大夫去了之后就一直有病。”

“林夫人是好人啊,陈大夫这种人就应该千刀万剐。”

……

林紫芙听了一会,忍不住的撇嘴,好多都是马后炮哦。

林夫人和林老爷是从后堂出来的,林夫人因为是原告所以跪在了公堂上。

陈大夫一脸愧疚的看着林夫人,眼神中露出了畏惧。

他害怕,是真的害怕,昨天衙差就已经说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了,他是要下牢狱的,而一想到林夫人的为人,下了牢狱之后,那些承了林夫人好的罪犯,肯定会对他下手。

在牢狱里面只怕日子过得更苦。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现在他也想对自己说这句话。

万万没想到一切都没按照之前预期来发展啊。

他瞥了一眼林老爷,却见林老爷阴阴的看着他。

那眼神之冷,他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不仅他不会有好日子过,就连他家人估计也没好日子过。

似乎正好应证他内心的想法,才想到这里,衙差就押着陈夫人和陈维崧进了公堂。

陈维崧和陈夫人眼神中满是惊恐,胆怯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起来。

昨天他们还在商量怎么应对,怎么报复林紫芙,却没想到一大早衙差就来了,说是林家把他们也告了。

公堂上一下子热闹了。

县令大人坐在案桌之后,威严的看着堂下的人。

知道林夫人的身体不好,也没耽搁,直接开审。

林紫芙津津有味的看着里面的堂审,陈大夫肯定不想承认,一直抵赖不认,而陈夫人和陈维崧也是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

她看着这一家人奋力抵抗的态度,忍不住的摇着头。

事到如今,其实认不认都差不多了。

林家人不是饭桶,所有的证据都摆在眼前了,就算是抵赖也不可能了。

只能说陈大夫这一次是罪有应得。

只不过,陈大夫的代价似乎有点大了。

县令大人开始宣判,居然是让陈大夫流放。

堂堂七尺男儿的陈大夫在听到流放之后居然哭了。

要知道,流放的话一般都是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而这一路上肯定要受很多苦头,过去了之后,怎么生活?

而陈夫人和--

陈维崧一直不承认知道陈大夫的所作所为,只不过在杀威棒下面一切都那么苍白无力。

一直到堂审结束,都没有找她。

她还是很满意林家处理事情方式,林夫人很尊重她。

人们散去,陈家人算是罪有应得。

大家又多了很多谈资。

林紫芙则是回到了药堂。

张掌柜要忙生意也没有去县衙,实际上药堂就只有林紫芙去了,看到林紫芙回来肯定要问问。

林紫芙就把堂审的经过说了一遍,当大家听到陈大夫要被流放的时候,也都很惊讶。

这可比打几十大板严重了,甚至比坐大牢还严重。

因为这里去流放地少说也得走个一年半载,这么长的时间还是戴着手铐枷锁,可以想象这一路上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没想到回事这么严重的后果。

李大夫摇摇头很是唏嘘:“自作孽不可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