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177章 劝说

第177章 劝说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今天10:23更新  字数:3507

许夫人是疼自己女儿的,这件事没弄清楚不好说,至少在她看来,整件事情不一定是自己女儿的错。

许老爷气鼓鼓的转身去了前院。

林紫芙赶紧给巧儿递了一个颜眼色,示意巧儿留下。

她则是和许夫人一起去了前院。

路上许夫人低声道:“谢谢你帮了嫣儿。”

这种事情,她相信许嫣儿会找信得过的人来接生,而林紫芙护着许嫣儿的样子就知道,是值得信赖的人。

若是换一个人,估计都不愿意管这些闲事。

林紫芙的脸色并没放松,而是低声道:“等会夫人要配合我啊。”

许夫人不知道林紫芙说的是什么意思,刚想说,许老爷则回过了头瞪了一眼许夫人。

前院花厅。

林紫芙进了屋子。

许夫人请林紫芙坐下,许老爷则是气冲冲道:“你要说什么赶紧说,说完了我还要找那丢脸的玩意算账。”

林紫芙叹息一声道:“许老爷是听到许小姐表哥说了什么吧,但你不护着自己女儿,却回来兴师动众的问罪,说实话我有点看不懂。”

许老爷冷声道:“不管那孽障怎样,总之这件事情她也有错。”

林紫芙摇着头,眼神中闪过一抹失望:“若是许老爷这样说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你女儿是受害者,在这件事情上面从始至终都是受害者,婚事当初是你们订的,人也是你们选的,后来婚事不成也是你们的意思,让许小姐表哥进府更是你们的意思,但许小姐有什么错呢?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在面对孔武有力的男子时能怎样,她能反抗吗?”

她不理解许老爷为什么不心疼自己女儿,反而还在这里责备许嫣儿。

但许嫣儿有什么错?

在这件事情上面,许嫣儿是受害者。

许夫人听到林紫芙说的话后,忍不住的哭起来。

很是委屈道:“我们家嫣儿命苦。”

许老爷闷哼一声道:“有什么命苦的,还不是她做出这样丢脸的事。”

林紫芙听到这里气得“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上,站起来指着许老爷就怒斥道:“我就没见过你这种人,自己女儿被那混账玩意糟蹋欺负了,你不去找那混账玩意的事,却回来埋怨自个女儿,难道你女儿就天生的下贱胚子,她是受害者,她没有去勾引那畜生,是那畜生趁着巧儿不在,闯进院子里面对许小姐做的那些事,那个时候许小姐反抗了,但却无能为力。”

许老爷有些发愣,惊讶的看着林紫芙,是没想到林紫芙会这么大胆,指着他的脸吼他。

咬着牙怒声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林紫芙冷声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也别在我面前耍威风,我也不吃你那一套,我今个对你凶是觉得你是非不分,你除了找嫣儿麻烦你还能做什么?自己女儿被欺负了,你不去找欺负你女儿的人,反而在这个时候对你女儿发难,那畜生就是想要嫣儿有孩子,然后可以娶嫣儿回家,我问你,这件事情怪得了嫣儿么?”

许老爷沉默了,他不知道林紫芙是从那里窜出来的,胆子大不说,脾气还大。

但也让他冷静了。

许夫人也哭泣道:“林大夫说的对,这是我们家嫣儿受了欺负,你不去找那畜生麻烦,却在这里埋怨嫣儿,你还是嫣儿的爹么?”

林紫芙叹息一声道:“其实眼下最重要的是让嫣儿养好身体,想要接下来该怎么办,若是我,绝对不会让那畜生得逞,但我不是你们,无法为你们做决定,只是我希望许老爷你冷静一点,想清楚一点,孩子现在已经生下来了,许小姐接下来需要休息,我想那畜生过几日一定会上门,你要想好怎么解决这事。”

许老爷没有说话。

林紫芙知道,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给许老爷空间,让许老爷好好想想。

最后看了一眼许老爷道:“你不心疼你女儿,就再没有人心疼你女儿,你有没有想过,嫣儿在这个时候得不到你们的关心,得不到你们的爱护,她无路可走后做出什么让你们遗憾终生的事,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她不想许老爷和许夫人白发人送黑发人。

许嫣儿现在还有求生的欲望,若是许老爷和许夫人再不关心一下许嫣儿,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许老爷最终站了起来,感激的看了一眼林紫芙。

他想明白了,林紫芙说的都是对的。

许嫣儿是他女儿,是他看着长大的,自己女儿什么脾气再清楚不过。

而且,许嫣儿一直都不是很在意这门婚事,发生这些事,跟他有脱不掉的干系。

“林大夫在那里高就?”

林紫芙温和一笑道:“回春堂,不过过几日就要回家了,我来回春堂只是为了学习医术,许府的事我不会出去说半个字,这一点许老爷可以放心,我会把许小姐调理身体的药开好,也希望你能好好处理这件事。”

说完便对着许夫人点点头,出了院子。

她去后院跟许嫣儿说了要走的事。

眼看着就要到腊月二十二了,是时候回家了。

巧儿见许老爷和许夫人心清气和的过来,虽然还是很担忧,但也不敢阻拦。

林紫芙安心的离开了许府。

回到药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想想居然还没用午膳,又去隔壁的酒馆吃了一点东西,随后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休息。

李大夫恰好送走了最后一位病人,关切问道:“我看那丫鬟是许府的,许家谁生病了?我怎么看你这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