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199章 开导

第199章 开导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昨日17:58更新  字数:3503

她能看出来康老夫人的身体很不好,这是一种很正常的衰老,毕竟康老夫人年迈了。

康老夫人的面容很和善,虽然精神状态不好,但还是勾起了一抹难得的笑容。

这让站在一旁的康公子欣喜不已,因为他还就没看到康老夫人脸上的笑容了。

似乎从生病卧床开始,他能看到的只有愁眉不展。

康老夫人此刻的状态还算不错,语气虽然有些急促,但还是能挺清楚。

“老毛病治不好了,姑娘定亲了吗?你看我儿子怎么样。”她伸出手指了指康公子,眼神中透着骄傲。

林紫芙被康老夫人这一举动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道:“老夫人你能让我给你把脉吗?”

康老夫人把手递到了林紫芙面前,望着帷幔,自说自话道:“我啊,就喜欢看到儿孙满堂,泽儿很孝顺,是个孝顺的好孩子,我知道他想治好我,但我这不是病治不好,姑娘劳烦你们走一趟了。”

林紫芙仔细给康老夫人切脉,听到这话笑了笑道:“康公子一片孝心,也是希望夫人的身体能够早日康复,夫人只要配合一点,只要诊断出病症就好办了。”

这话也有安慰康老夫人的成分,她能看出康老夫人另有担忧。

康老夫人再一次看了一眼康公子,道:“你和这位夜大夫出去吧,我跟林大夫说说话,好久没有说过话了。”

她知道康公子是孝顺,但她整日躺着,丫鬟都不敢跟她说话,她也憋啊。

康公子顿时不放心了,夜大夫也微微皱眉,用眼神询问了一下林紫芙,却见林紫芙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

他道:“康公子你跟我一起出去吧。”

康公子并不想林紫芙一个人留在屋中,而且还是他娘亲提出来的,这一点很反常,他倒不是担心林紫芙怎样,而是担心他娘亲出事。

康公子还想说什么,康老夫人语气严厉了一些:“出去吧。”

最终康公子在各种不放心下出了屋子。

康老夫人让林紫芙去把门关上。

林紫芙有些忐忑,不知道康老夫人究竟要做什么,这样的举动有点让她摸不着头脑了。

坐在床边的矮凳上,康老夫人咳嗽了一声道:“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说话的,我啊,是心里憋得慌,自个的身体自个清楚,我这是老毛病了,而且你看我年纪也大了,阎王爷啊,估计也要在生死薄上划我的名字了。”

林紫芙倒是没想到康老夫人的心态这么好。

出言安慰道:“老夫人别这样想,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我方才把脉能感受到老夫人的脉象是很好的,估摸着是在这屋子憋久了难受吧。”

她听秦恒说过,至从康老夫人生病之后,一直都卧床,这样躺着别说是病人了,就是正常人也受不了啊。

所以心里挺心疼康老夫人的。

康老夫人苦笑一声,想要坐起来.

林紫芙贴心的扶起康老夫人靠在床头.

康老夫人长舒一口气道:"你还真说对了,从生病开始啊,泽儿就不允许我出去走动了,后来我只能卧床,人老了双腿也不听使唤了,这里比较安静我就要求来了,只是没想到泽儿为了治好我,到处请大夫,这段时间我见了太多的大夫,从这些大夫脸上看到了太多的失望."

因为说得有些急促,显得有些累.

林紫芙安慰道:“康公子也是担心你,在说起你病情的时候他很担心你,是真的很担心,我和夜大夫本来没打算来的,都是因为被康公子的孝心给感染。”

康老夫人很欣慰的笑笑道:“泽儿这孩子懂事,做事情也很有分寸,就是有时候冒冒失失的,脾气不怎么好,我看到他责骂那些大夫真的不应该,这两日感觉舒服多了,丫头,你能不能扶我出去晒一晒太阳,我啊,也不指望长命百岁了,只希望在最后的时光里,能够晒晒太阳,听听鸟叫就够了。”

人老了,该生病,该死都是正常的。

至少在她看来,有些东西挽回不了就不要强留。

林紫芙突然想到了轮椅,笑道:“老夫人提醒我了,说起来我倒是可以满足你呢,我等会给康公子画一张图纸,让康公子找工匠把东西打造出来,这样老夫人就能够随时出去晒太阳了。”

她说着伸出手按了按康老夫人的腿。

康老夫人眼神有些暗道:“腿不能走了,你按我也没感觉到,老了不中用了。”

……

林紫芙从屋中出来,康公子就立刻迎了上去。

康公子一脸担忧,在外面等待的时间是最难熬的,毕竟林紫芙是第一次来,结果他娘的表现那么反常。

“我娘怎么样了?她都给你说了些什么?”他很担忧。

林紫芙冲着康公子安慰一笑道:“康公子莫要担忧,康老夫人已经睡下了,其实有些事我想跟你谈一谈。”

她仔细琢磨了一下,康老夫人的腿按照现在这样的医疗水准是治不好的,加上康老夫人年事已高,这个时候折腾太厉害,只会让康老夫人痛苦。

既然康老夫人都要求轻松一点,想要每日晒一晒太阳,慢慢的安安静静的离开,为什么不能满足康老夫人怎样的愿望?

康公子赶紧点头:“我们现在就边走边说。”

夜大夫什么都没说只是跟在林紫芙身后,这个时候说再多都是多余的。

林紫芙和康公子并肩走在一起,一出小院,林紫芙就站住了道:“实不相瞒,老夫人的病我治不好,而且老夫人也清楚这一点,她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