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213章 别有用心

第213章 别有用心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今天11:44更新  字数:3596

曹丙坐在床沿上握着月儿的手,内疚不已。

现在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实在是太自责伤心了,若不是他的原因,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悲伤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月儿难受不已。

月儿反倒是安慰起曹丙来,对她来说,曹丙知道悔悟就是最好的结果,她害怕的是曹丙死不悔改。

“你不用担心的,这件事也不全怪你,都怪我走路不小心,而且林大夫也说了,肚子里面的孩子跟我们没缘分,我想,也是没缘分的吧,所以你不用自责担忧。”

她心里难受,但不想看着曹丙也跟着难受。

家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要是都不行了,怎么过日子,日子总要慢慢的过下去啊。

林紫芙见两人差不多了,上前安慰道:“我会把药方写好,然后曹丙你去镇上抓药,好好的给月儿调理身体没多少大碍的,只是我希望以后你对月儿好一些,想要怀上孩子最重要的是心情,每天都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孩子很快就会有,要是整日为你担忧,为你操心,只怕……。”

她算是看出了,曹丙很重视孩子,现在也比较重视月儿。

所以该敲打的时候还是要敲打。

曹丙赶紧点头,现在的他完全没别的心思了。

以前觉得勾栏院的那些女人很好,现在才觉得勾栏院里面的那些女人都没有月儿好。

这世上最好的女人肯定是月儿。

他也不想月儿继续受到伤害。

所以不会做出对不起月儿的事情:“我以后会对月儿好的,林大夫谢谢你。”

林紫芙只是欣慰一笑。

去村长家的时候借了村长的笔磨,写了一个药方给曹丙,让他给月儿抓药去。

因为月儿的关系,村子里面的人都很相信林紫芙的话,眼前是赚钱的生意,谁也不想失去这么好的机会。

再说,现在出去赚钱可不容易,能够自由自在在山上采药,接着卖了,换来了银子也是极好的啊。

在林紫芙的一番解说下,村里人都把要求记了下来。

林紫芙害怕月儿不知道,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去交代了一遍。

连续跑了两天,下午回去的时候她只觉得喉咙干涩有些疼。

说话太多,一直也没怎么停过,结果现在伤到了嗓子。

何大友担忧的看了一眼直咽唾沫的林紫芙,有些心疼:“紫芙,你要是觉得渴了我们就停下来喝口水。”

林紫芙摇摇头,摆了摆手道:“不是渴了,是今天说话太多了,所以有些不舒服,没事的,我好好休息休息就对了,回去喝一点金银花和菊花茶。”

她知道说话太多了,喉咙没得到休息难受。

差不多该通知的地方都通知了,接下来就是等着收购药草了。

不过眼下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做烘炉。

她一说出来,何大友就笑了。

在现代的时候她见过别人家的烘炉,那是隔壁邻居家种香菇的时候用过的烘炉,只是那烘炉是现代化和传统的结合,烧的是木头,最终的原理她却不是很清楚。

结果她无意间说出来的时候,何大友却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

何大友心情极好的解释道:“其实很简单的,我以前见过别人做过,不过他们不是用来烘干药草,而是把炉子用来烘干地瓜片,你也知道卖蜜饯那边有地瓜片卖吧,那炉子我大概知道怎么做。”

他之前好奇去了解过,当时也只是看稀奇,没想到现在还能用上了。

还在纠结的林紫芙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充满了期待:“大友叔说的是真的?”

何大友憨厚一笑,打着哈哈:“我什么时候哄骗过你,你要是不相信我明天给你做啊,只是你做烘炉做什么你家院子也不大。”

林紫芙忧愁的叹息一声解释起来:“担心下雨啊,要真下雨,那么多的金银花怎么办,总不能让它坏了吧,所以必须做烘炉。”

要不是瑛姑提醒,还真的没想过这件事。

如今想想,还是瑛姑想事情比较周到。

何大友点点头,若有所思道:“听你这么一说还真的需要烘炉,这每天收购的金银花也不是小数目,我想清楚了,到时候我还有你大华叔还有你云虎大哥跟你去镇上收购金银花,而剩下的人就在家里晾晒金银花。”

必须要这样安排才行。

何大华到时候可以把收购的金银花一点点的送回村子,而林紫芙要记账,他和何云虎称重量刚好合适。

看着村子越来越近,林紫芙笑着答应了。

其实怎么都好,现在她很庆幸有这么多愿意帮助她的人。

回到村子,瑛姑听着林紫芙的嗓子有些嘶哑,心疼不行。

晚上吃饭也比较清淡,熬煮的稀粥,准备了一点小菜。

林紫芙是真的累了,这两天基本上没歇息过,一直都在奔走。

如今终于可以安心的休息了。

结果饭后不久,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却传来敲门的声音。

村子里面的狗叫着,林紫芙有些担心的跟在瑛姑后面站在院子里面询问道:“是谁?”

这么晚了,还有人上门,实在是想不出是谁。

李秀花的声音弱弱的传来:“是我们。”

这么晚了,林紫芙和瑛姑自然是不会开门的。

本来她和林紫芙就是女眷,那周钱贵五大三粗的男人,真要是有什么歹毒的心思,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林紫芙声音冷冷的道:“有什么事明天在说,现在已经很晚了。”

她不想开门,而且不打算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