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243章 来信

第243章 来信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今天11:44更新  字数:3520

不是有句话叫旁观者清,他能看出夜大夫对林紫芙是特别的,也是最真心的。

而且他也希望林紫芙能和他家公子在一起啊,两人一起行医,行走江湖多好。

林紫芙却很好奇夜大夫的家人,试探道“夜大夫胆子挺大的,我想他爹娘肯定气疯了。”

当归没看出林紫芙是在试探,很洒脱道“可不是气疯了,妇人气得发抖,当时还打了公子一巴掌,老爷也气得不想认公子,但夜家三代单传,就公子一个男丁,就算生气也没办法啊,老爷最近一直在写信让公子回去呢。”

说完叹息了一声,其实京城什么都不好,反正他也不喜欢。

林紫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夜老爷和夜夫人好奇起来“那夜夫人是不是那种很温柔,很好说话的人。”

她想起了周夫人,不过夜大夫这么温和,想必娘亲也不是周夫人那种人。

稍微自我安慰了一下。

又过了好几日,秦恒派人送来了夜大夫捎回来的信件,一共两封,一封是给当归的,一封是给林紫芙的。

当归迫不及待的打开心,结果哭丧着脸幽怨道“公子就写了几个字啊。”

林紫芙接过当归的信看了一眼,上面还真只有几个字“平安,勿念。”

这样简单的信件难怪当归一脸幽怨,要知道,最近几天当归一直都在念叨着夜大夫,有些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也别哭丧着脸了,这不是害怕你懒,不好好的看完信么,你家公子是了解你的,赶紧把信收起来,你现在安心了吧。”

她笑着安慰当归,结果当归更是一脸哀伤。

嚷嚷道“我家公子变了,以前写信都很啰嗦的,这一次就这几个字,根本就不是他的作风嘛,你赶紧打开你的信看看。”

说着迫不及待的盯着林紫芙手中还没开封的信。

林紫芙打开了信封,拿出的却是好几页纸,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字。

当归看着捂着胸口一脸受伤“我家公子变了,真的变了,给你写这么多,为什么给我写那么少。”

这就是差别啊,公子不关心他了。

林紫芙心里甜滋滋的,笑嘻嘻的拿着信去了后堂看。

看完信,林紫芙笑容更甜蜜,信中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天才写信,原来是送信不方便,加上之前一段时间在赶路,路程比较赶,马车颠簸不好写信,这是到了京城写的第一封信,信中说了已经到了京城外面的庄子上,也见到了李大人,如果顺利的话一个月之内会回来。

信后面大部分都是些的想念,也说了一些趣事,就像是家书一样,夜大夫很细心的介绍每一件事情。

看完信,把信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去了前堂。

却见当归颓废的趴在柜台上,满脸哀伤。

那小眼神就像是被抛弃的小狗狗,好吧,林紫芙只敢在心中这样调笑一下,若让当归知道了,肯定会很难受的。

“怎么,还在难受呢,我把信看完了,你家公子说,每一次你都嫌弃他啰嗦,所以这一次没单独给你说去京城的事,不过他让我提醒你,好好的看守药堂。”

当归捧着脸,幽怨的看了一眼林紫芙“以后我不嫌弃公子啰嗦了,林姑娘你帮我问小燕没?她……。”

之前因为许筝儿的事,林紫芙答应去给当归说亲。

不过她觉得,这种事还是要问问夜大夫才行。

所以道“我帮你问了廖婶,廖婶说最近小燕不允许她张罗亲事,所以这件事情搁置在了一边,我琢磨着等你家公子回来了,问问你家公子的意见,若是可以到时候再上门说亲也不迟。”

在夜大夫眼中,当归并不是下人,而是弟弟一般的存在。

人生大事,长兄如父,总得问问夜大夫意见才行。

当归也很赞同,点着头道“那就等公子回来的时候,问问公子的意见,我见了那么多的姑娘,就觉得小燕人不错,之前你说小燕要跟着你学医?”

对小燕的事都好奇呢。

林紫芙耐心的说着小燕的事,觉得当归要是和小燕成了也是好事。

药草每天都收购着,炮制药草因为有了烘炉,简单了不少。

而家里烧的柴火,基本上被何云虎包了。

只要有时间何云虎就会上山去砍柴,还都是砍的很好的木头回来。

因为烘炉需要烧很久,需要的柴火也比较多。

有时候村里人也会送柴火过来,倒让林紫芙和瑛姑感动得很。

村子越来越欣欣向荣,似乎没有了周钱贵一家的存在,村里人和睦了不少。

不管哪家有事,别的人家都会主动帮忙,这是以前很少发生的。

村子因为有了马车,村里人也都经常来借,林紫芙也不吝啬,惹得别的村羡慕着呢。

就连何大友每一次来镇上都风光了不少。

只是林紫芙最近越来越累。

不为别的,只因为每天上门瞧病的人多了。

之前当归提议后,她就专程写了一张纸贴在门口,写明可以看妇人的病症,结果上门瞧病的妇人越来越多。

这大半个月,就连隔壁镇上的人也来了。

而来找林紫芙瞧病的无一例外,大多是妇人。

当归每天捡药的时候都笑嘻嘻的,因为药堂的生意好了啊。

夜大夫说过,药堂每个月赚的银子,除掉所有的开支后,他可以留下两成做为工钱,生意越好,他存的银子就越多。

他无父无母,就指望着存点银子将来娶媳妇。

林紫芙送走了一位身穿缎面褙子的妇人后,站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