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250章 丧事

第250章 丧事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今天11:44更新  字数:3570

当归也不停的叹息,他见过云虎娘亲两次,这觉得是个可怜人。

如今去世了心底也难过。

林紫芙把病人全送走完之后,夜大夫担忧林紫芙,主动要求陪着林紫芙回家。

因为何大华在帮忙,今天也没来接。

当归心心念着何小燕,自然也跟着一起去。

本来林紫芙想要拒绝,但想想回去这段路比较偏僻,以前没钱的时候还不怕,大不了命一条,现在不一样,附近村子的人也不全是好人,二流子之类的很多。

平日里在镇上偶尔都能看见那流里流气的人。

在药堂的时候夜大夫不好说,现在也没有外人,关切道:“紫芙你是不是不开心?”

林紫芙没否认,点点头叹息一声:“只是感慨人生无常,昨天白天云虎娘亲都还好好的,突然就这么没了,她是个苦命人,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头,好不容易家里日子好过了,却……。”

夜大夫也有些遗憾,声音有点低沉:“生死无常,我们做大夫的最能见到生离死别,只是这一次去的是身边的人,你节哀。”

他不知道该怎么劝林紫芙,但看到林紫芙上心他也难受。

夕阳西沉,余晖洒在夜大夫的脸上,有一层金色的光。

微微一笑道:“我就是有些感慨,心底有点难受,从我来到村子,就知道云虎娘亲的病严重,能够撑到现在也是不容易了,就是突然这样去了难受。”

云虎娘亲去了,乡亲们都在帮忙。

一进村子就感觉大家情绪有点低迷。

村子很多年都没有遇到丧事了,今天去世的又是何云虎的娘亲,大家都是看着何云虎长大的,知道何云虎多爱他娘。

林紫芙瞧着大门紧锁,知道瑛姑肯定在何云虎家,带着夜大夫还有当归就去了。

何云虎家院子里面坐满了人,很多都在帮忙叠着纸元宝。

而何云虎和雷琴还跪在灵堂前哭泣着。

屋中请了几个和尚正在念经。

云容在一旁唉声叹气,心里难受得很。

伸出手去拉雷琴,急得不行:“琴儿你不能这样跪着,你都跪了大半天了,这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啊,不管怎么说,你就算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能跪着了。”

雷琴并没起来,依旧在给火盆添着纸钱。

何云虎因为哭过眼眶有些红,有些难受的看着雷琴道:“琴儿你起来吧,别跪着了。”

他心中感动,雷琴一直不离不弃陪在他身边,但他不想雷琴继续跪着了,大半天劝了雷琴好几次,可是雷琴的脾气太执拗。

林紫芙才走到灵堂前,云容就冲出来一把抓住了林紫芙的手,焦急道:“紫芙你快去劝一劝琴儿,她都跪了大半天了,我真害怕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啊。”

林紫芙微微皱眉,心底有些埋怨雷琴这么不小心自个的身子,赶紧上前直接挽起了雷琴。

雷琴被林紫芙直接给挽了起来,云容赶紧上前扶着。

雷琴只是看了一眼林紫芙,还想继续跪着,却被林紫芙叫骂道:“你就造作自己吧,继续跪着看对你肚子里的孩子好不好,知道你孝顺,但孝顺也得看时候,婶子在的时候最想看到的就是孩子平安出生,如今婶子没了,你这个做娘的却这样……要是婶子泉下有知,一定不会原谅你。”

她冷冷的看着雷琴,便是觉得雷琴这样做太傻。

廖婶也赶紧上前劝道:“雷琴,现在最重要的是肚子里的孩子,你都跪了这么久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也不能继续跪着了。”

她之前也来劝说了好几次,结果都没用。

夜大夫此刻走上来道:“难道你不相信我们说的话?我和紫芙是大夫,如果我们说的话你都不相信,那你还相信谁的话?等到孩子真出了事,你才后悔。”

雷琴被众人一指责哭了起来,捂着脸道:“我就是想要送娘最后一程。”

林紫芙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孝顺,云虎大哥赶紧扶嫂子去屋里休息。”

何云虎本想拒绝,却看到林紫芙有些犀利的眼神,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而林紫芙则蹲着开始往火盆里面烧纸,这纸不能灭。

云容见雷琴走了,总算松了一口气,轻松了不少。

“还是紫芙有办法,之前我劝了好久,结果琴儿铁了心不起来,可急坏我了。”总算是把人拉走了。

何云虎把雷琴送到屋里后,赶紧出来继续跪着烧纸。

他也松了一口气,跪在地上道谢:“谢谢你紫芙,我劝了她好久,但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她还对我发火。”

说起这件事就委屈,他很在乎雷琴和孩子,但雷琴就是不听他的,不仅不听他的,还训斥他。

弄得他最后都不敢劝说了。

林紫芙很坦诚道:“有些时候,关系很重大你就得坚持,不能因为她不喜欢,或者她不愿意你就妥协,你可知道,她继续这样跪下去,孩子可能会没有。”

她说这些可不是在吓唬何云虎。

何云虎一阵后怕,似乎明白了林紫芙的意思:“以后我不会让琴儿做危险的事。”

林紫芙很欣慰的笑笑,站了起来。

夜大夫和当归也没闲着,村里人请夜大夫帮忙瞧病,夜大夫也很洒脱,只要上来求的都有求必应。

选了适合安埋的时辰,恰好在第二天清晨,所以林紫芙也跟着上了山。

抬棺材的大汉都是村里人,何云虎抱着牌位哭着走在前面。

棺材是他娘亲早早准备好的,从准备棺材的那天起,其实就预料到了有这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