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253章 德妃

第253章 德妃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今天10:23更新  字数:3724

林紫芙举得这腐臭味不正常,毕竟她离德妃这么近,并未在她身上闻到这种味道。

也就是说这味道是另外地方散发出来的。

德妃见林紫芙吸着鼻子,皱着眉头有点担心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声音很好听,林紫芙微微一笑道:“我先给贵妃诊断吧,不知道贵妃什么地方不舒服。”

说着她坐在了床边的鼓墩上,把德妃的手拿了出来,随后切脉。

脉象有点乱,而且德妃的的脸色实在是太苍白了。

“不知道德妃放不方便告诉我你遇到了什么事。”

德妃听到这叹息了一声道:“此事只有夜御医知道,我之前掉了一个孩子。”

林紫芙有些不解,德妃既然有了孩子,这应该是高兴的事,所以皇上皇后是会知道的。

而德妃说只有夜御医知道,也就是说肚子里的孩子别人都不知道,但是没了。

忍不住道:“为何皇上还有别人都不知道?”

德妃勉强勾起了一抹笑道:“因为有人不想我有孩子啊,在此之前还有一个孩子都三个月都没了,这后宫中啊……算了小丫头,你知道越少对你越好,我至从掉了那个孩子之后身体就不好了,这一卧床啊就是半年,也亏得夜御医为了调养身子,若不然啊,只怕成了一堆白骨。”

心底是苦涩的,在宫中她是最不想争斗的,奈何皇上太宠她,以至于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孩子不能有不说,自个的命还不好。

林紫芙有点心疼德妃,安慰道:“没事的,我会为你调养好身子,往后可以要孩子,但你要把生病之前和生病之后的事都说一遍,另外,你闻到没有,这屋中有一股腐肉的味道,虽然檀香味很浓,但还是没压住。”

德妃茫然的摇摇头道:“我没闻到啊,这宫中里里外外都有宫女打扫,而且是每日都会打扫,应该不会有腐烂的臭味吧。”

她还特意闻了下,却没有闻到味道。

她现在已经感觉没那么强烈了,想必德妃一直住在屋中,感觉更不明显。

“不行,这屋中的确有味道,德妃娘娘能否换一个房间住,然后撤了这屋中的檀香,到时候我们再进来闻看看。”

她心里总有一点不好的预感,这腐臭味似乎跟德妃的病症有关系。

德妃答应了下来。

“桂公公。”

桂公公立刻进屋,很恭敬的道:“娘娘有和吩咐。”

如今的桂公公看起来稳重老成,倒是没有路上的活泼了。

德妃娘娘坐起来,林紫芙赶紧拿了一个垫子垫在了德妃的后背处。

德妃这才道:“给本宫换一个房间,这房间睡腻了。”

桂公公自然明白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但什么都没问就退了出去。

林紫芙这才道:“娘娘的病症其实很好医治,你掉了孩子之后郁郁寡欢,身体自然不能好。”

德妃想想,夜御医说的也是这个。

有点担忧:“之前夜御医也是这样给我说的,可是我的病还是不见好,林大夫你能不能治好的病?”

谁都想要活着,她也不例外,更何况皇上一直都那么疼她,要是她去了皇上一定会难受的。

她不忍心看着皇上难受。

林紫芙安慰道:“一定能治好的,但这屋中的事必须要解决,我找到臭味的来源再说。”

她的鼻子很敏感,她能闻到的味道,别人不一定闻得到,但别人闻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至少在她看来,味道依旧存在,而这背后的人,用心就得好好揣摩了。

桂公公的速度很快,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告诉德妃收拾好了房间。

德妃想要自己下床,林紫芙却阻止了,对着桂公公道:“把德妃娘娘背过去,记得别让娘娘下地。”

桂公公不理解,但还是照做了。

林紫芙让宫女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随后把檀香移了出去,全程她都没有离开过屋中。

很快屋中的味道都散完了,接着让宫女把窗户都关上,这才喊来桂公公。

而桂公公已经在德妃那里知道林紫芙要做什么。

很贴心的让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出去。

屋中只剩下他和林紫芙两人。

林紫芙在屋中来来回回的走着。

德妃屋中的摆设都是中规中矩的,只是每件东西都格外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

桂公公低声道:“你要找什么。”

林紫芙突然站在了花架前。

这花架摆在屋中的角落,上面放着一盆兰花。

而她凑近兰花味道就浓了。

“你来闻闻这里有没有臭味。”

她示意桂公公来。

桂公公立刻上前,凑近一闻立刻皱眉:“别说还真有。”

说完直接动手把兰花从花架上拿了下来,接着把兰草一把从花盆里扯出来,当看见花盆底有一个巴掌大的小布包时,惊呼了一声:“这是什么。”

林紫芙示意桂公公打开,只是一打开布包惊呆了。

只看见布包里面包着的是一具腐烂的胚胎尸体,其实也不能说是胚胎,毕竟孩子已经成型了,只是太小,特别的小。

但依旧能看出是个人样。

桂公公勃然大怒:“娘娘房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屋中只有亲近的人能进来,什么时候花盆里有这些东西了?

而且这些东西是怎么出现的!是谁放的,居心何在。

林紫芙深吸一口气把那成型的胚胎放进了布包里面:“自然是恶毒之人,这孩子才成型,应该是流掉的孩子,至于怎么放在这屋中,居心就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