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257章 儿媳妇

第257章 儿媳妇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今天10:03更新  字数:3556

夜御医很庆幸,当时是跟桂公公一起送林紫芙的。

所以一到林紫芙住的客栈,问了掌柜之后,便直接带着夜夫人上了楼。

林紫芙正拿着一本医书在看。

这些都是德妃娘娘送给她的。

里面有很多她没有学过的知识,时间尚早就拿出来看看。

结果没看多久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立刻上前打开门,门口赫然站着的是夜夫人和夜御医。

见到两人同时出现,她震惊了一下,旋即紧张起来:“你们里面请。”

本来想问怎么来了的,话到嘴边被她咽回去了。

夜夫人和夜御医一起出现就说明了问题。

夜御医和夜夫人进了屋子。

林紫芙赶紧请两人坐下,倒了茶水后,这才疑惑道:“夜夫人……夜御医你们。”

夜御医哈哈一笑,再也忍不住道:“紫芙啊紫芙,你把我瞒的好惨,既然你认识北辰,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呢。”

林紫芙有点尴尬,偷瞄了一眼夜夫人,却见夜夫人在偷笑。

坐下有点不安道:“我知道夜御医你跟夜大夫之间有矛盾,所以……。”

她说起这件事挺尴尬的,而且也知道不该说。

夜御医尴尬咳嗽了一声,他们两父子的矛盾也不是秘密,似乎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林紫芙提起也是正常的事。

夜夫人捂着嘴偷笑起来,还忍不住多看了夜御医两眼道:“看吧,你们父子之间的事,就连紫芙都知道了,当初也不知道低调一点。”

夜御医很汗颜道:“说起来真是惭愧,紫芙你不要在意这件事,今后我不会跟北辰置气,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也想明白了很多东西,我就北辰这一个儿子,干嘛还要和他生气呢,我都这么大年纪了。”

他是大夫,见惯了生老病死,其实也害怕有一天死去,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林紫芙很认真的看着夜御医道:“北辰他一直都很想念你们,虽然嘴上不说,但每一次来村子里面喝了酒,都会看着京城的方向发呆,我知道他肯定是想念你们了,这一次回去我也会劝一劝北辰的。”

她自然想夜北辰能够归家,能够跟夜御医他们消除误会,重归于好。

夜御医听到这话心里很感动。

真诚的看着林紫芙道:“如果他能回来,我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他心底是内疚的,当初婚事并不是夜北辰自己喜欢的,后来因为筝儿的事情,两人争吵,现在想想当初他的做法也有些冲动了。

如果两父子好好坐下来谈一谈,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题。

而让他亲自上门找夜北辰道歉,似乎也拉不下那个脸。

有林紫芙在中间是最好不过的。

夜夫人看林紫芙的眼神越发的温柔了。

“紫芙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这么远他们也不能来回折腾了,唯一就是期盼林紫芙和夜北辰能早点回京城。

夜夫人拉着林紫芙的手,一脸认真道:“你和北辰的事我比较了解,我是赞同你们两个在一起的,只盼着你和北辰能早点归来。”

夜御医也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我答应你,你和北辰的事我不会干涉。”

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干涉的,上一次就是因为他强行让夜北辰娶妻,弄得两父子矛盾重重。

这两年仔细想了想,筝儿当真不是夜北辰最适合的人选。

自己儿子什么样,当爹的还能不了解,夜大夫喜欢安静,而筝儿太吵闹不说,还有点蛮不讲理。

就算最终坚持让两人成亲,估计也不会长久。

而林紫芙各方面来说都不错。

他不是迂腐的人,什么女子不能抛头露面,这些在他这里并不算什么,林紫芙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治病救人那是行善积德的好事,就算外面的人知道了,也不会说一句林紫芙的不好。

那位女御医还是他崇拜的人呢。

既然夜大夫喜欢林紫芙,而且看样子两人也是两情相悦,他还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两人在一起。

夜夫人好歹是松了一口气,笑看着夜大夫道:“刚才我还担心你不答应呢,我就说难得遇到紫芙这么好的姑娘,你要是再在中间作梗,我都饶不了你。”

林紫芙看着这样的场面忍不住笑了,她这一刻是觉得幸福的。

本来计划天亮就走,结果在夜夫人的强烈要求下,林紫芙多住了一日。

夜夫人也没闲着,大清早的就带着林紫芙逛街,金银首饰,绸缎衣裳都给林紫芙准备了。

按照夜夫人的话来说就是,她这辈子--

没女儿,林紫芙就是她女儿了。

这第一次给女儿买东西,不管买多少都不能拒绝。

林紫芙也只能接受,不接受能怎么办呢。

毕竟这是夜夫人的爱啊。

在夜御医和夜夫人依依不舍之下,林紫芙离开了京城。

这一趟来京城虽然没待上多长时间,但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她对皇宫彻底的失去了好感。

赶马车的是桂公公找来的,一路上换了几匹马,倒也相安无事。

出来的时候还没开荷花,这一走就是三个来月,路过县城她都没有待,而是直接回到镇上。

上一次夜大夫给李大人治病的时候,一直都没有信件,弄得她和当归担心不已,这一次她为了不让大家担心,经常写信回来。

马车停在镇上,林紫芙琢磨着车夫也累了,所以让车夫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夜大夫的铺子上。

药堂只有当归一个人在,夜大夫出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