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药女医香 >第259章 媒人

第259章 媒人 (1/2)

小说名称《药女医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时间:今天11:44更新  字数:3518

她琢磨着,林紫芙就是媒人,这事肯定得媒人在啊。

林紫芙很惊讶:“婶子需要我帮什么忙。”

廖婶很认真:“我没有找媒婆,找那些媒婆就是花冤枉钱,我琢磨着,当归和小燕的媒人不就是你么,只要有你在就够了啊。”

请媒人多麻烦啊,现成的怎么不用。

之前廖婶同意之后就想着让媒婆上门说亲。

但后来想了想,这门亲事可是林紫芙牵线的,而且她也真正钟意当归这个女婿。

她了解到当归并没有爹娘,当初是孤儿被夜大夫捡到,心里很心疼。

跟何大华一合计,就琢磨着等到林紫芙回来之后,商量商量,然后让林紫芙做这个媒人。

这个主意当然也得到了当归的同意,对当归来说,他和何小燕能成都是因为林紫芙在中间周旋,若是没有林紫芙,只怕也成不了。

当时就同意了廖婶的提议。

林紫芙有点惊讶的看着廖婶道:“我做媒人没问题吧,我从未做过没经验啊。”

她就是在中间牵线,实际上媒人要做很多事情。

而她什么都不会啊。

一旁的田桂香和云容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不会的我们可以教你啊,再说了,有我们在呢,你不用担心。”

云容也道:“请媒人还得花不少的银子,咱们得给当归节约不是。”

她见过当归几次,也觉得这孩子可以。

林紫芙见大家都没有意见,笑了笑道:“若是你们没有意见,我也没有意见。”

夜大夫此刻决定好好表达表达他的想法道:“当归是个好孩子,只是命苦,如今跟着我也在学医术,还从未见他这么勤快用心过,跟着我两年多了,我知道他是真的想要学好医术,跟小燕好好在一起,聘礼这些你们不用担忧,我是当归的哥哥,会把这些准备好的。”

之前林紫芙就提议过把药堂送给当归,他也有这个想法。

当然只送药堂还不够,成亲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这些银子都打算给当归,另外,当归帮着他做了这么久的事,也得算工钱啊,到时候一起给当归就好了。

廖婶听到这更是欢喜,有夜大夫在,也好很多了。

她笑着道:“那就麻烦紫芙了,选个良成吉日就上门提亲,说媒这些就省下了,村里人也都知道了小燕和当归的事,不需要弄那么麻烦,有些环节可以去掉的。”

她又不是迂腐的人,一定要规矩都到,她是诚心觉得当归好,也不想给当归造成太大的负担。

林紫芙也是这个意思,想了想道:“聘礼还是需要的,这是规矩,一些需要花银子的地方也别省,左右夜大夫也不缺这点钱对吧。”

说到这里看向了夜大夫。

她是不想落人口实,害怕别人背后说闲话。

还真以为何小燕是赶着嫁给当归,嫁不出去呢。

有时候花一点银子,会少很多麻烦。

夜大夫温柔的勾起唇角道:“不用给我省银子,当归成亲的银子从两年前就给他存着,别看他只是我药堂的伙计,实际上药堂之前赚的银子都有他的一半,去掉一切开支后,说了利润我和他对半的,只是银子这小子一直放我这里,有十几两银子呢。”

总之娶妻是足够了。

他也不想何小燕被人说三道四,廖婶一家都是好人,可不能银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拖累了。

田桂香欢喜道:“那好,我们也不客气了,既然不缺银子就按照规矩来,该节省的地方我们会节省的,这一点你放心,对了紫芙,有一件事情我要麻烦你。”

她的两个孩子也回来了,如今正在家中呢,就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所以想问问林紫芙的意思。

林紫芙示意田桂香说下去。

田桂香这才缓缓道:“你也知道我有两个儿子,大的叫何云林,小的叫何云树,两人呢之前在隔壁镇上的员外家做短工,如今我让他们回来了,两个呢年纪也不算小了,老大都十八岁了,小的也十六了,都比你年纪大,我就想听听你有什么好的建议,看他们适合做什么。”

说起来也是心酸,虽然去年跟着林紫芙赚了不少银子,但之前家里日子苦巴巴的,这才逼得两个孩子都去给人做短工。

现在家里好过了,她就把两个孩子都叫了回来,一来是想把孩子留在身边,二来就是想两个孩子能够娶妻生子。

何云林都十八了,这个年纪换成条件好一点的人家,都做爹了。

而她家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亲。

林紫芙顿时明白了田桂香的意思,笑看着田桂香道:“其实在他们没回来之前我就想好了,包括廖婶家的哥哥,以后三位哥哥都跟着我做事吧,至于村子里面别的人家,也可以跟着采药这些,往后生意会做大,加上云虎大哥,就有四位哥哥了,我做事也顺手一些,外面的人我信不过,但你们家的孩子我信得过。”

都说孩子怎么样,还是要看大人的人品。

何大友和何大华都是实诚的人,从她来到村子就一直帮助她,可以说没有两家人的帮助,她也不会有今日。

就是因为两家人无私的帮助,她才这么顺利的走到今日。

田桂香的两个孩子,还有廖婶的儿子,说什么都要帮忙的。

一个人赚钱肯定没有很多人一起赚钱来得快啊。

田桂香欢喜起来,先前一直在担忧呢。

“这就好,这就好,两个孩子最近一直都在问我回来了该怎么办,我被问得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我这就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