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八章 堕落

第八章 堕落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640

杏儿觉得自家姑娘是在找死。

姑爷的眼睛好吓人。

杏儿没敢动,谢景宸一记冷眼扫过来,丫鬟两脚生风的跑了。

门被带上,苏锦望着谢景宸,刚要说话,就被他直接抱了起来,苏锦吓了一跳,脸颊绯红,道,“你要做什么,快放了我!”

谢景宸一把将苏锦丢在床上,疼的她龇牙咧嘴,只听他道,“是不是完璧之身,验过才知道。”

床榻上凌乱一团,苏锦飞快的拉过被子抱在怀中,瞪着欺身过来的谢景宸,紧张道,“你站着别动!有话好好说!”

谢景宸果真就不动了。

他本来就没打算圆房,只是这女人越来越过分,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还不知道下回为了要休书,她嘴里蹦出什么话来。

当街抢人的是她,如她所愿娶了她,又闹着要休书,她拿他谢景宸当什么人了,仗着会医术,能救他,就可以这么随意的玩弄于鼓掌之间吗?

苏锦是真吓着了,谢景宸是长的好看,但这么短时间相处,她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昨天掐她脖子的力道,他要来硬的,她反抗不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可明明有求于人的是他啊!

苏锦郁闷。

谢景宸望着苏锦,面无表情道,“我不喜猜测,给你半盏茶的时间向我解释清楚。”

苏锦紧紧的抱着被子道,“有什么好解释的,我解释的越清楚,死的越快。”

谢景宸皱眉,“此话何意?”

苏锦呲牙道,“你昏迷不醒,镇国公府要我冲喜,我原本以为镇国公府只是要出一口恶气,但给你把脉后,我才知道,分明是有人要你的命,让我来背这个黑锅,镇国公府连你一个大少爷都容不下,何况我这个大少奶奶?你是长得好看,但还没有好看到要我为你送命的地步。”

这是苏锦的真心话,但她说完,见谢景宸俊美无铸的脸上蒙了一层寒霜,眼底染上一抹悲凉,又觉得自己说话太伤人了。

但他露出这样的神情,说明她没有猜错。

他体内有毒,不能动武,所以苏锦当众抢他,他没法反抗,被她捆回了东乡侯府。

出了东乡侯府,就直接被抬回来了,体内毒素加重,不是镇国公府的人又给他下毒的,旁人也没机会下手。

但有一点,苏锦想不通,这会儿正好拿来转移话题,她问道,“你体内的毒虽然不稳定,但只要不气血翻涌,就不会晕倒,而你被我捆回东乡侯府时还没事,说明你有心理准备,为什么在离开的时候,还吐血晕倒了?”

这是苏锦唯一想不通的地方,以他的忍耐力,不应该会这样。

谢景宸双眸喷火,“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和我装傻?”

苏锦一脸无辜,她要知道,她还用的着问吗,“那天我晕了,后面的事,没人告诉我。”

谢景宸觉得自己又开始气血翻涌了,他咬牙道,“还不是被你爹气的!”

苏锦怔住,“我爹?我爹怎么气你了?”

这时候,门突然被敲响,杏儿的声音传来,“太医来了。”

“进来。”

谢景宸转身坐下。

苏锦赶紧从床上下来。

很快,丫鬟就领着太医进屋,杏儿跟在后头,她走到苏锦身边,担忧道,“姑娘,你没事吧?”

苏锦问道,“那天,我晕倒后,我爹和他说什么了?”

杏儿眨眼道,“也没说什么,就是夸了姑娘几句。”

夸她?

“怎么夸的?”苏锦再问。

杏儿想了想道,“就是夸姑娘善良、乖巧、孝顺、懂事、体贴、温柔、矜持……让姑爷回去后,就登门提亲,侯爷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要不纳妾委屈了姑娘就成了,如果姑爷做不到,侯爷就杀了他,就这样。”

就这样……

云淡风轻的苏锦头重脚轻,一张脸火辣辣的烧疼。

东乡侯是怎么夸出口的啊。

别说谢景宸有病在身,就是个正常人,听着也会吐血了吧?

知道的越多,苏锦就越觉得不好意思要休书了,能不能主动给她?

走神的功夫,太医把完脉,问谢景宸是不是服用了什么药,丫鬟说没有,太医觉得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最后归结为有可能冲喜真的管用。

太医没有开药方,是药三分毒,寻常的补药,谢景宸多吃无益,只叮嘱他不要动怒,也不要……太兴奋劳累。

这些叮嘱没有问题,可太医叮嘱的时候瞥了一眼凌乱的床榻就是大问题了,也从侧面证实大家的猜测,他们镇国公府为了冲喜娶进门的大少奶奶,饥不择食,趁着大少爷昏迷的时候,把大少爷生米煮成了熟饭,太医都从脉象上把出来了,还叮嘱她以后不要再这么做来着!

等苏锦用完早餐,和谢景宸去敬茶的时候,一路上,背后被人指指点点。

看她的眼神是憎恶、指责,看谢景宸是怜惜和心疼。

苏锦告诉自己,那些恬不知耻,不要脸骂的都不是她,她无需生气。

谢景宸侧目,这份忍耐,倒是令人刮目,不知道她能忍到什么时候,又会如何反抗?

见苏锦一直没动怒,杏儿看着她道,“姑娘,你都不生气吗,她们说你是牛粪,姑爷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奴婢都有点忍无可忍了,奴婢好想打人。”

苏锦想喷血,听见就算了,为什么还说给她听,怕她没气出内伤来吗?

深呼吸,苏锦笑道,“这是赞美,没有牛粪的滋养,哪来的鲜花灿烂?”

杏儿,“……。”

谢景宸,“……。”

这女人,能不能要点脸?

苏锦瞥头,就看到谢景宸盯着她,隐隐抽搐的嘴角瞒不过她。

还有那些指责,还有完没完了,来来回回都是相同的词,不反抗下,迟早听的她耳朵长老茧。

苏锦扭着脚脖子,嘟嚷道,“我累了,走不动了。”

杏儿啊了一声,紧张道,“才走了这么点路,怎么就走不动了,姑娘是不是病了,奴婢背你回去看大夫。”

苏锦没理会她,只望着谢景宸。

谢景宸一个头两个大,这女人是打算破罐子破摔,还捎带上他吗?

不过这脾气,倒是挺合他胃口的。

谢景宸走过来,一把将苏锦抱起,继续往前。

那些指指点点的丫鬟婆子顿时眼睛睁圆,吐血三升。

啊啊啊!

她们在替大少爷抱打不平,大少爷自己却堕落了,他怎么能抱女土匪呢!

才一天啊,那女土匪就把大少爷带歪了,带的也这么不要脸了!

看着那些气的捂胸口的丫鬟,苏锦憋笑道,“从现在起,应该没人会同情你这个病入膏肓的大少爷了。”

“我无需他们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