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九章 加戏

第九章 加戏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962

镇国公府的丫鬟们实在没法接受眼前这一幕,眼睛都揉肿了,看到的还是她们风姿卓然的大少爷抱着女土匪稳步往栖鹤堂走。

两人有说有笑,新婚燕尔,如胶似漆。

她们脑海中牛高马大五大三粗,女土匪出身的大少奶奶此刻正小鸟依人的伏在大少爷怀中,含羞带臊,人比花娇。

她们的大少爷看大少奶奶的眼神温柔的都能掐出水花来。

这对她们来说,无疑是当头棒喝,晴天霹雳。

真的!

女土匪抱着他们大少爷走,都没有大少爷抱着女土匪走更叫她们吃惊、痛心。

她们大少爷就好这一口,她们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以后再也不要同情大少爷了!

丫鬟们愤然转身。

看着四下的丫鬟散开,那些萦绕周身的指责和厌恶消散,苏锦拍拍谢景宸的肩膀,温柔道,“放我下来吧,相公累着了,我心疼。”

真能装。

谢景宸笑着配合道,“娘子腿酸,为夫抱着便是,为夫体弱,但这点力气还是有的。”

一旁,两丫鬟路过。

等丫鬟走远,苏锦朝谢景宸投去一记赞赏的眼神,“你这演技,我给你打一百零一分,不怕你骄傲。”

“娘子也不遑多让。”

还挺谦虚,苏锦粲然一笑,“咱们这也算是结成同盟,一致对外了吧?”

谢景宸低头,就看到怀中的人儿朝他笑,澄澈明净的眸子仿若流星划过夜空,灿灿生辉。

他没说话,苏锦就当他默认了。

就这样,谢景宸一路抱着她,到栖鹤堂才将她放下,然后牵着她的手跨进院子。

苏锦挣扎了下,没能挣脱。

这回,她是真脸红了,这厮给自己加戏的本事太强,她不喜那些指责,但没完没了的撒狗粮也招人厌啊。

“凡事要适可而止,”她低语。

“做戏要做足,”他笑答。

苏锦沉默了。

她怎么有一种上了贼船的不祥之感?

她是不是找错盟友了?

深呼吸,苏锦硬着头皮,面带微笑的被谢景宸牵着走上台阶。

虽然出嫁的仓促,但东乡侯和唐氏还是尽量的打听镇国公府的消息告诉苏锦,用东乡侯的话来说,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是以,苏锦对镇国公府也有几分粗浅的了解。

栖鹤堂,是镇国公老夫人的住处。

她是老国公的原配嫡妻,和老国公共过患难,甚至为了救老国公差点没命,携手才走到今天,并给老国公生了两子两女,两个儿子分别是大老爷和三老爷,两个女儿嫁的都好,长女现如今是刑部尚书夫人,次女是北宁侯夫人。

在镇国公府,老夫人地位超然,东乡侯和唐氏一再叮嘱苏锦,惹谁都不要惹老夫人。

苏锦铭记于心。

现下镇国公和大老爷都不在京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如今的镇国公府当家做主的是长房大夫人南漳郡主。

进宫求皇上赐婚让苏锦给谢景宸冲喜的正是她。

南漳郡主乃是当今太后胞妹所出,因得太后宠溺,赐封郡主。

谢景宸是镇国公府嫡长孙,却不是南漳郡主所出,他的生母另有她人,但这个人是谁,谁也不知道,更没人见过。

据说,当年先皇给谢大老爷和南漳郡主赐婚,谢大老爷并不在京都,是老夫人接的旨。

太后高高兴兴的准备南漳郡主出嫁事宜,谢大老爷回京,却是带着圣旨进宫向皇上请罪,禀明自己和一女子互许终身,承诺八抬大轿娶她为妻,做人不能食言而肥,他给不了南漳郡主正妻之位,请皇上收回赐婚圣旨。

当时,这件事引起轩然大波,猜测纷纭,想知道是哪家姑娘把镇国公世子的魂给勾走了。

先皇赞赏他,决定收回赐婚圣旨,但是太后不同意,并且雷霆震怒。

自古亲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他私定终身,而且太后怀疑大老爷根本就没有什么心上人,更没有什么互许终身,不过是为了让先皇收回圣旨的搪塞之词而已。

既然互许了终身,那就迎娶那姑娘过门吧,如果迎娶不了,那就是欺君之罪。

谢大老爷离京了一段时间,最后没有带回什么姑娘,倒是抱回来一孩子。

那孩子就是谢景宸。

据说谢景宸的生母身怀六甲,失足落水,拼着最后一口气把孩子生下,就撒手人寰了。

太后质疑谢景宸的身份,逼大老爷和谢景宸当众滴血认亲,镇国公也承认谢景宸是镇国公府嫡长孙。

认了嫡长孙,那他的生母自然而然就是嫡妻了。

本来大家都觉得这桩亲事该告吹了,堂堂郡主给人做填房,也太委屈了些,尤其大老爷有嫡长子,总不能做一辈子填房最后连个爵位都捞不着吧。

出人意料的是,南漳郡主还是嫁了,嫁给大老爷做了继室,并且生了一双儿女。

谢景宸有这么复杂的身世,还有那么一身的毒,还能活下来,苏锦都不得不感叹一声真是不容易啊。

越靠近正堂,苏锦一颗心就跳的越厉害,惶惶不安。

可真进了屋,苏锦懵了。

空荡荡的正堂,除了两丫鬟在擦桌子摆盆栽之外,没有一人。

说好的敬茶的时候,会有一屋子的长辈,让她别贪睡,让长辈久等,到时候落人口舌,并一再叮嘱她要守规矩懂礼仪,虽然她是土匪,但要拿出大家闺秀的气派来,绝不能让人小瞧了。

长辈呢?

一屋子的长辈呢?

可别告诉她,镇国公府的长辈有躲猫猫的癖好。

看来镇国公府压根就没觉得谢景宸还能活着,所以没有准备他们敬茶,所以南漳郡主才派人传话让他们半个时辰后再来。

可怜她怕长辈等,到时候发难,都没吃饱,就屁颠屁颠的跑来敬茶,狠狠的打脸啊。

上赶着不是买卖,一点都不错。

杏儿站在一旁,腮帮子气鼓鼓的,昨天拿大公鸡羞辱她家姑娘,今天又这么漫不经心,也太羞辱人了些!

夫人说过,如果长辈不喝姑娘敬的茶,就是不认姑娘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

苏锦用眼角余光扫了谢景宸一眼,见他脸色冰冷,嘴角挂着一抹讥讽,她揶揄道,“你是不是带错路了?不至于提前一刻钟,一个长辈也见不着吧?”

就算谢景宸这会儿还昏睡不醒,她也要敬茶的。

谢景宸沉默了一瞬,道,“真带错路了,多谢娘子提醒。”

苏锦,“……。”

大哥,你能不能靠谱一点儿?

我这个初来嫁到的走错就算了,你一个土生土长的说带错路,你不惭愧吗?

苏锦翻了一记白眼,不知道这厮为什么这么说,就被谢景宸牵着手,带出了正堂,径直往前。

远走越远,苏锦忍不住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你又累了?”谢景宸道。

啥?

苏锦还没反应过来,就再一次被谢景宸抱了起来。

姥姥的!

他还抱上瘾了!

要不是给他把过脉,就凭他行走如风,还气息平稳,她真的要怀疑他吐血晕倒是不是装出来的。

行吧,你爱抱就抱吧,不用自己走路的感觉也挺好的,苏锦暗搓搓给谢景宸取了个外号:谢抱抱。

但是被谢景宸一路抱到镇国公府的祠堂,看着那一堆摆放齐整的牌位,还有谢景宸递过来的茶盏,苏锦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来我这回是真的上了贼船了,”苏锦抽搐着嘴角道。

“你是土匪,还怕贼船?”他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