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十章 敬茶

第十章 敬茶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896

敬茶上香之后,又磕了头,谢景宸方才带着苏锦出祠堂。

祠堂偏僻幽静,但阳光打在身上,却别样暖和。

苏锦心情很不错,谢景宸牵着她往前,觉察到苏锦的眸光若有似无的从他脸上扫过,他稍稍侧头,就看到苏锦眸底零星璀璨笑意,仿佛太阳光照射的水面,一池碎金,闪闪发光。

他心情没来由的舒畅,笑道,“有什么想说的?”

苏锦声音清冽道,“我一点都不怀疑,你活到今天是靠智商续的命,如果不是受我牵连,你再活个一年半载应该不成问题。”

靠智商续命?

谢景宸细细咀嚼这几个字,笑道,“你夸人的方式倒是别具一格。”

先前夸他演技好,现在夸他聪明,听起来很新颖,让人耳目一新。

“我说的是大实话,”苏锦笑道。

“我知道,”他道。

“……。”

居然不谦虚了。

自负可要不得,还是谦虚点比较好。

轻咳一声,苏锦问道,“和我说说你是怎么中毒的吧,我也好帮你解毒。”

要是一般的毒,苏锦能从脉象把出来,但谢景宸的毒,太过复杂,她还是第一次给人治病没有依照她预料的来,虽然没能要到休书,但也不能真的看着他挂掉啊。

谢景宸微微诧异,“我还没答应给你休书,你确定要帮我解毒?”

还算有自知之明,你倒是给我休书啊,不爽快的给休书就算了,丫的连个口头支票都不开,苏锦呲牙道,“谁让我天性善良好说话,先救你,哪天不满意了,再毒死也一样。”

谢景宸,“……。”

呛了喉咙,谢景宸连咳了两声,见苏锦望着自己,他道,“你要再善良点,我可能就吃不消了。”

苏锦妙目一瞪。

那边,一丫鬟从身后跑过来,道,“大少爷、大少奶奶,三太太让你们去栖鹤堂敬茶。”

有些人啊,赶着去敬茶,爱答不理,不去了吧,又差人来请。

谢景宸带苏锦敬过谢家列祖列宗后,没打算再回栖鹤堂,现在丫鬟来请,说明人到齐了,这才带着苏锦往回走。

先前空荡荡的屋子,这会儿济济一堂。

苏锦粗略的扫了一眼,应该除了国公爷和大老爷,该到的都到齐了。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眼神清明,眉目慈祥,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许是极少操心的缘故,并不见多少白发,瞥见谢景宸牵着苏锦进屋,慈祥的眸底流露一抹威严,很快又恢复如初。

苏锦只来得及打量老夫人,那边有说话声传来,“丫鬟说瞧见宸儿抱着大少奶奶来栖鹤堂,我说什么也不肯信,这会儿瞧见他们如胶似漆,蜜里调油的模样,是真信了,大嫂该放心,国公爷和大哥回京,不会埋怨你擅作主张给宸儿娶了个女土匪做嫡妻。”

从她坐的位置,苏锦猜她应该是镇国公府三太太,再听她的话,尤其是把女土匪三个字咬的格外清晰,不放过任何一个奚落她的机会,可判断不是个好相与的,要敬而远之。

南漳郡主坐在老夫人右下手,脸上带着笑,温和道,“就是听说冲喜管用,我这才进宫求皇上赐婚,即便失败了,国公爷和老爷怪罪,我也无愧于心。”

“大嫂对宸儿的关心,我们都看在眼里,”三太太笑道。

二太太坐在南漳郡主对面,上下扫视苏锦,惊艳道,“大少奶奶生了一副好相貌,便是京都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也没几个比的过的。”

苏锦被夸的脸微红。

结果人家话锋一转,笑道,“要说咱们镇国公府和你们飞虎寨还真是有缘,这一回,要不是漠北出了乱子,国公爷赶着去平乱,就带兵去踏平你们飞虎寨了,大概国公爷做梦也没想到,他没来得及去剿灭的山匪摇身一变成了他孙媳妇。”

苏锦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猿粪就是这么奇妙,妙不可言,妙的她想揍人。

苏锦没接话,二太太又望着谢景宸道,“还没敬老夫人,怎么能先去祠堂敬你娘?”

南漳郡主脸色阴沉了几分。

谢景宸看向二太太,淡漠道,“敬的是谢家列祖列宗,要不是祖宗们庇佑,我只怕真没命了,这几日昏睡不醒,梦到他们了,在梦里叮嘱我善待新娶进门的大少奶奶,我带她来敬茶,你们都不在,便带她先去祠堂敬茶,祖宗在上。”

苏锦惊呆。

她身边站的这男人,不只是容貌妖孽,还智近乎妖啊。

被当街抢了,颜面尽失,对她和颜悦色,在旁人看来就是脑子有病,而且是病的不清,可要谢家列祖列宗认可她,叮嘱他善待她,他听祖宗们的话,那是孝顺有加,谁敢有微词?谁还敢指责谢家列祖列宗们瞎了眼吗?

把祖宗们摆出来,不止谢景宸要好好待她,这一屋子人都得听话。

二老爷和三老爷互望一眼,眉头齐齐一皱,对谢景宸的话将信将疑,但又没法质疑,不是祖宗庇佑,一个被太医们交代准备后事的人,怎么可能站在这里和他们说话?

但要说祖宗们认可了这个女土匪,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

“先敬茶吧,”老夫人发话道。

丫鬟拿了两蒲团来,摆在老夫人跟前。

苏锦和谢景宸一起跪下,丫鬟端了茶来,苏锦伸手去端,只是刚端起来,指尖一烫,烫的她下意识的松了手。

哐当一声,茶盏摔在地上,在安静的屋内格外清晰。

紧接着,就是讥笑声传来,“都说山匪不懂规矩,难道连端茶都不会?”

指尖都烫麻了,苏锦心口堵着一团火,居然用这么低劣的手段算计她,太看不起人了点儿。

指责她没有规矩,接下来就该教她这个女土匪规矩了吧?

这么等不及的送上门给她这女土匪立威,她没有理由不接着。

苏锦没反驳,只拿起绣帕把摔在地上的茶托捡起来,然后起身。

她走到端茶给她的丫鬟跟前,把她的手抓住,把茶托放上去,狠狠的握紧,任丫鬟怎么都挣脱不开。

丫鬟脸色刷白,强忍着不叫。

她不叫,苏锦就不松手。

最后丫鬟眼泪都疼出来了,扛不住叫道,“烫,烫……。”

苏锦这才把手放开。

哐当一声,茶托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那声音就像是一块巨石砸在人心湖上,激起数仗水幕,一个个背脊发寒。

真不愧是女土匪!

竟这般凶狠!

谢景宸抓起苏锦的手,见她指尖通红,心疼道,“没事吧?”

苏锦回道,“有点疼,幸好我皮不算厚,还感觉到烫,要端给老夫人了,就烫坏她了。”

东乡侯和唐氏叮嘱她不要惹怒老夫人,偏偏第一个惹怒的就是她。

见一个个害怕的看着她,苏锦耸了鼻子问,“相公,我刚刚是不是太凶狠了点儿?”

“……有点儿。”

苏锦垂眸道,“爹娘教我,做人要心胸开阔,不要记仇,有什么仇当场就报,以免放在心上,影响心情。”

谢景宸,“……。”

“相公,我脾气不好,你不会嫌弃我吧?”苏锦问的小意,一脸期待。

谢景宸一脸宠溺,“不会。”

“相公真好。”

“……。”

谢景宸耳根微红。

这女人!

他们已经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捆的紧紧的还不够,还要再打个死结才安心,他有这么不值得信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