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十一章 窘迫

第十一章 窘迫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427

谢景宸心情郁闷,苏锦比他更郁闷。

她长这么大还没说过这么恶心人的话,自己都被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但眼角余光瞥到众人的反应,又心情暗爽。

不论是想借她的手杀人,让她背黑锅,还是想拿她女土匪的身份来羞辱谢景宸,都把苏锦惹毛了。

看不上她,还逼着她冲喜,这是病,得治。

他们越想看到什么,她就越不让他们看到,活活气死他们。

苏锦心情好到爆,然后……就被训斥了。

三老爷一脸严肃道,“这里是栖鹤堂,不是你们沉香轩,打情骂俏也该分点场合。”

不止是训斥,三老爷看谢景宸的眼神还带着失望和痛心,镇国公府对他多年的教诲,居然还顶不上女土匪对他一晚上的影响,他是没见过女人吗,居然把一个女土匪当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里头疼,真是气的人心肝脾肺肾都隐隐作疼。

苏锦望着谢景宸,清冽的眸子带着迷茫道,“爹爹说的一点不错,你们镇国公府和我们东乡侯府不一样。”

谢景宸挑眉问道,“哪里不一样?”

被晾在一旁的三老爷怒火中烧,眼底酝酿雷霆之怒。

苏锦瞥了丫鬟一眼,小声道,“丫鬟犯错在前,不应该先处置丫鬟吗,怎么先数落你和我呢,你昏迷不醒,镇国公府让我嫁给你冲喜,看见你我感情好,做长辈的不应该很高兴吗?要换做我爹娘,他们会高兴的合不拢嘴,爹爹让我多看多学不懂就问,那以后我是不能人前夸你好,还是应该说你坏话?”

清凌凌的声音在屋子上空徘徊,仿佛一记重锤敲在众人心口上,一个个哑口无言。

真是小瞧这女土匪了!

先前大刀阔斧,凶悍无比,现在又绵里藏针,小意温柔,对上她,竟然没有一点招架之力。

屋内,静默了半晌,没人说话。

那丫鬟是栖鹤堂的,只有老夫人有处置权。

老夫人深深的看了苏锦一眼,摆手道,“把丫鬟拖出去杖责三十大板,再贬去庄子上反省。”

丫鬟扑通一声跪下,磕头求饶,可惜罪证确凿,没人敢帮着说情,最后被捂嘴拖了出去。

很快,啪啪板子声传来。

老夫人淡淡道,“继续敬茶吧。”

丫鬟重新端了茶来,许是方才苏锦太凶残了些,端茶的丫鬟双手都哆嗦,苏锦两眼望天花板,她现在说自己挺温柔的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信她?

恭恭敬敬的把茶端给老夫人,老夫人喝了一口,把茶盏放下,她身侧站着的李妈妈便要把事先准备的见面礼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摆了摆手,李妈妈愣了下,就见老夫人把手腕上的玉镯摘下,当作见面礼赏给苏锦,并亲自给苏锦戴上。

苏锦起身时,瞥了眼李妈妈来不及收回去的书,上面赫然两个大字:家规。

苏锦有点懵了。

她不是惹恼老夫人了吗,为什么老夫人不赏她家规,反而给她玉镯做见面礼,难道老夫人更喜欢凶悍的孙媳妇?

唐氏告诉她,因为谢大老爷当年娶妻的事,和老夫人起了争执,母子离心,老夫人并不怎么待见谢景宸,所以才叮嘱她惹谁都不要惹老夫人。

敬完了老夫人,接下来就是南漳郡主。

经过先前一闹,敬茶很顺利,但收的见面礼就一言难尽了。

南漳郡主送的是一套赤金头面,一个字形容,丑。

二太太送的是一对玉簪,两个字形容,难看。

三太太送的就更厉害了,她送了一张纸。

南漳郡主和二太太送的好歹一目了然,这送的纸是什么?

虽然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苏锦的好奇心还是被勾了起来。

同样好奇的还有二太太,她笑道,“先前来的路上,我就好奇三弟妹准备的见面礼是什么,你卖关子不说,这会儿瞧见,怎么是一张纸?”

二太太笑的意味深长,“这可不是普通的纸,价值千两呢。”

“房契?还是地契?”二太太追问道。

三太太轻蔑一笑,吐出两个字来,“欠条。”

苏锦把那张纸拿出来一看,嘴角狠狠的抽了下,可不就是张欠条,欠款人正是东乡侯府。

欠条是东乡侯和唐氏给她准备陪嫁欠下的,她还记得那天杏儿屁颠屁颠的跑进屋,高兴道,“京都就是京都,不止繁华还大气呢,那些店铺掌柜的都特别好说话,几千两银子的东西眼睛都不眨下就答应赊账,夫人让奴婢来问你,有什么想要的?”

嗯,人家是不眨眼睛,人家等着打她的脸呢。

这欠条烫手啊。

那边二太太问道,“这欠条是?”

先前卖关子不说的三太太,现在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欠条是礼部侍郎吴夫人送来给我的,东乡侯府从她陪嫁铺子上赊了千两银子的东西,没付钱,只给了张欠条。

东乡侯横行霸道,她女儿连咱们镇国公府大少爷都敢抢,满京都谁敢招惹,惹怒他,没得连店铺都砸了,忙不迭的把欠条收了,东西任人拿走。

但一千两银子就这样打了水漂,吴夫人不甘心,又不敢去东乡侯府讨债,这不和我有几分交情,就来找我想办法,我正好为给大少奶奶准备见面礼发愁,就把这张欠条买下了。”

苏锦脸火辣辣的烧疼,但更让她窘迫还在后面,外面跑进来一丫鬟,急急道,“老夫人,不好了,国公府门前来了不少人,人手一张欠条,说那些钱是东乡侯府为了给大少奶奶准备陪嫁欠下的,希望国公府能出面帮忙讨债……。”

老夫人脸隐隐发青。

南漳郡主恼道,“这是要把我们镇国公府的脸丢尽才甘心吗?!”

苏锦眸底掠过一抹暗芒,一个个嘴上怕东乡侯府,却敢在她进门第一天,就来镇国公府讨债了,若说不是有人授意,她还真不信。

不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苏锦问传话丫鬟道,“可知道一共欠了多少钱?”

丫鬟回道,“差不多三万两银子。”

三万两银子?

那是多少?

苏锦望向谢景宸道,“相公,你帮我把钱还了吧。”

众人惊呆。

更叫人惊呆的还在后面,某大少爷实力宠妻,“好。”

“相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