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十七章 记性

第十七章 记性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617

书房内,苏锦画好图纸,轻轻吹干墨迹,脸上是满意的笑容。

杏儿站在门口,两眼望天。

半天功夫,她已经把书房摸透了,两个字形容:无趣。

除了书,还是书。

唯一好玩的就是临窗处的棋盘,还偏偏缺了个弹弓。

她有些怀念在青云山的日子,夫人让姑娘学下棋,姑娘硬生生的把两棋盒棋子当石头给打的漫山遍野都是。

还有侯爷派人掳上山的先生,教姑娘琴棋书画,差点被姑娘气中风。

姑娘说过,她要做大齐最大的土匪,会读书识字就够对不起土匪二字了,再会琴棋书画会和其他土匪格格不入的。

哪天她出口成章,在青云山上对月吟诗,别人会当她脑子有病。

先生教了一个月,姑娘只学会了画乌龟,从来不说脏话的先生和侯爷说姑娘是榆木脑袋,再逼他教下去,他宁肯一头撞死。

侯爷觉得不是姑娘笨,是先生不会教,又重新掳了一个上来,姑娘学了一个月,连乌龟都不会画了……

侯爷气的把那先生一通暴揍。

姑娘琴棋书画不会,喜欢舞刀弄棍,又十八般武艺样样不通。

学个鞭子,抽别人的还没有抽她自己的多。

可现在姑娘提笔作画,娴熟无比,让她有些恍惚,这好像是别人家的姑娘,是个大家闺秀。

可这明明就是她家姑娘啊,只是摔了一跤,就把浑身的匪气全摔没了?

夫人说姑娘天生就该是一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一学就会,偏偏不学,舞刀弄棍没有天赋,却偏要学,难道姑娘这一摔,榆木脑袋开了窍?

可从小到大,姑娘摔的次数也不少啊,夫人都怀疑姑娘是不是脑袋着地次数太多,摔不灵光了……

杏儿叹息,歪靠着门,百无聊赖,像一朵奄奄的花朵。

见苏锦伸懒腰,她又立刻精神抖擞,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充满好奇道,“姑娘,你说这后面会是通向什么地方呢?”

书房开了个侧门,一眼望不到头。

苏锦起身笑道,“你不是去看过吗?”

“奴婢怕姑娘叫我,没敢走远,”杏儿回道。

正好,她也想四处走走,熟悉下刚刚霸占的沉香轩。

苏锦走在前面,杏儿紧随其后道,“姑娘,夫人让你做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后,找人牙子买几个可靠的丫鬟,你打算什么时候买啊,万一哪天奴婢想出府玩,就没人伺候你了。”

提到这事,苏锦就四肢无力,哭笑不得。

东乡侯府进京也有段时间了,在搬进侯府之前,唐氏就想添几个丫鬟,奈何青云山飞虎寨恶名远播,那些人牙子怕东乡侯府不给钱,根本就不接活,以前勉强凑合,毕竟不是权贵之家,讲究那么多,伺候的人少点也没什么。

但苏锦出嫁,总不能就带一个陪嫁丫鬟吧,东乡侯动了怒,不做东乡侯府的生意,就揍的人牙子满地找牙。

人牙子吓的不轻,颤颤巍巍的领着丫鬟来,结果临到侯府门前,那些丫鬟们就跟上刑场似的嚎嚎大哭,根本拦不住,哭声之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东乡侯府办丧事。

东乡侯气的掀桌子,唐氏死心了,让人把人牙子打发走,把东乡侯府里的丫鬟凑凑,算上杏儿,勉强凑了六个丫鬟。

东乡侯和唐氏想把最好的都给苏锦。

但苏锦能要吗?

要了这六个丫鬟,东乡侯府里除了小厮,就剩三婆子了,其中一个还闪了腰。

来个客,还得唐氏端茶递水,成何体统。

总归是丢脸,不如一次丢的彻底点,遮遮掩掩,反倒失了大气。

“明天要回门,后天让人牙子带丫鬟来,”苏锦道。

主仆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曲径通幽,绿树成荫,穿过假山,又往前走了百余步,眼前豁然开朗。

一大片竹林,修直挺拔,直冲云霄。

风徐徐吹来,竹叶飒飒作响。

竹林旁,建了一座竹屋,清幽雅致,远处是莲花池,莲池中间是凉亭,翘角飞檐,景致如画。

“好美的地方!”

杏儿惊叹出声。

苏锦也被这地方惊艳了,没想到沉香轩后面会别有洞天。

杏儿喜欢水,一溜烟跑凉亭去了,苏锦更喜欢竹屋,她抬脚走过去。

等上台阶,才发现谢景宸在屋内,她笑道,“这地方不错。”

“嗯。”

“我要了。”

“……。”

谢景宸抬手扶额。

她还真是一点都不委婉。

他身边站着的暗卫道,“大少奶奶,这后院是国公爷特意平了座院子给大少爷修建的,用来静养的地方。”

果然受宠,苏锦走过来,笑道,“有我给你家大少爷治病,他很快就不需要静养了。”

暗卫,“……。”

无法反驳,也不敢反驳。

苏锦把竹屋扫了一圈,越看越满意,把怀里画的图纸递给暗卫道,“尽快把图纸上的东西准备好,我也好给你家大少爷解毒。”

屋外,杏儿跑过来,道,“这么美的地方,看的人肚子都饿了,姑娘,你饿不饿?”

当然饿了。

“去把饭菜端来,我们就在这里吃。”

很快,杏儿就把饭菜端了来,在门口摆了满满一桌子,饭菜飘香,把竹屋淡淡的墨香掩盖。

苏锦吃了两筷子。

谢景宸重重的咳了两声,惊的杏儿送到嘴边的鸡腿都咳掉在了裙摆上。

苏锦回头,就看到谢景宸出来,她随口问道,“你要不要吃饭?”

谢景宸黑着脸,一字一顿道,“我晒晒太阳就饱了。”

苏锦,“……。”

不就不小心漏了一起两个字么,至于这么呛她吗?

“餐风饮露,果然是世外高人,不食人间烟火,”苏锦佩服,下一句,“这菜味道真不错。”

杏儿点头,懵懵懂懂的补了一刀,“厨房管事妈妈说不知道姑娘的喜好,做的都是姑爷喜欢的。”

某姑爷,“……。”

谢景宸眸底一簇火苗跳跃,两眼盯着苏锦,盯的苏锦好像哪里对不起他似的。

不就没叫他吃饭吗?

食欲都快被他盯没了。

苏锦把筷子放下,对杏儿道,“他记性不好,我两把早上的情景重复下,帮他回忆回忆。”

杏儿一脸懵懂。

只见苏锦清了清嗓子,望向谢景宸道,“你不说话,我感觉自己对着根木头在吃饭,我实在吃不下,以后我们不用每天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吧?”

杏儿恍然大悟,两个字蹦出来:

“随你。”

谢景宸,“……。”

这女人!

真想把她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