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十二章 贤婿

第二十二章 贤婿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3163

出了书房,有小厮领着谢景宸去找苏锦。

屋内,苏锦换了身新衣裳,一袭缕金彩绣云裳,楚楚动人,丽质天生。

杏儿夸赞道,“夫人给姑娘做的衣裳真好看。”

唐氏也是一脸满意,道,“这嫁了人,娘往后都不知道给谁做衣裳打发时间了。”

苏锦笑道,“娘可以给爹爹和大哥做衣裳啊。”

唐氏嫌弃道,“不乐意给他们做,穿什么都一个样。”

唐氏让苏锦转一圈,她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苏锦转了半圈,就瞧见谢景宸进来,她笑问道,“爹爹考你文采,你都答上来了?”

谢景宸不想说话。

就没见过这样离谱的岳父,竟一点都不怕在女婿跟前丢脸,还让他帮着反省,说出去都没人信。

再者,东乡侯叮嘱不让苏锦去,显然不想这事让苏锦知道。

苏锦见他不说,便没再问,只当东乡侯出了难题,将他难住了,这是极有可能的事。

苏锦摸着云袖上的绣案,笑问道,“怎么样,漂亮吧?”

谢景宸眉头微挑,土匪夫人,居然有一手媲美宫中绣娘的绣技。

他没说话,身后走进来的东乡侯笑道,“我女儿当然穿什么衣裳都好看。”

没这么夸女儿的吧?

“爹爹,我问的是衣裳,”苏锦脸红道。

东乡侯仔细看看,道,“你娘的手艺不行,也就你穿着好看,我和你大哥都不乐意穿。”

一个不乐意做,一个不乐意穿,还真是绝配。

唐氏狠狠的瞪了东乡侯一眼,道,“考过文采了,可还满意?”

东乡侯趁机秀了把文采,道,“璞玉成璧,待琢待磨,是个可造之材。”

可造之材……

但愿他说的不是指土匪。

谢景宸心中祈祷。

唐氏眸底有些吃惊,道,“难得,你居然给出这么高的评价,我可还没听你夸过什么人。”

“我看人一向很准,再说了,能让咱们女儿看上的又岂是庸才?”东乡侯自豪道。

“这倒也是。”

“……。”

如果没听到东乡侯那番评论,这些夸赞,谢景宸会很高兴,但现在只有郁闷,一口气堵胸口,郁结难舒。

谢景宸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

苏锦推了他一把,小声道,“这么夸你,你都不脸红,不谦虚两句?”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要好好表现,不能让爹娘误会你自负,苏锦用眼神提醒他。

谢景宸一口老血没差点喷出来。

他斜了苏锦一眼。

你知道你爹在夸我什么吗?

你爹夸我合适做土匪!

没气的脸红脖子粗就不错了,还脸红。

难道要他谢谢岳父大人慧眼如炬,看出他堂堂镇国公府大少爷体内的土匪潜质?

说不出口,谢景宸便没理会苏锦。

苏锦拿眼睛戳他。

那边东乡侯上下打量苏锦,眉头微拧,道,“我怎么觉得女儿消瘦了?”

瘦了吗?

苏锦抬手摸自己的脸。

唐氏看看,也觉得瘦了,问道,“可是镇国公府的饭菜不合口味?”

苏锦摇头。

唐氏望向杏儿,杏儿就道,“镇国公府的饭菜可好吃了,比侯府的还要好吃,姑娘每顿饭都吃许多,不可能会瘦的。”

苏锦,“……。”

她有吃许多吗?

也只比在侯府时多吃了两口好吧,她这两天累,消耗大,吃多一点很正常。

心中嘀咕,但苏锦没反驳出声,吃得好睡的好,爹娘才放心。

谢景宸有些吃惊东乡侯府的相处,在镇国公府,丫鬟是不可能会说主子家的饭菜不及别人家好吃之类的话,尤其是当着主子面说,这是要挨罚的。

但是东乡侯府就不会。

东乡侯一点都不生气,他为女儿能吃到更好吃的饭菜而高兴,再然后——

把厨子抢了。

东乡侯看着谢景宸道,“锦儿这一出嫁,她娘这几天吃什么都没了胃口,我正愁上哪儿抢厨子去,镇国公府的厨子饭菜做的不错,回去之后,记得挑个厨艺好的送来。”

谢景宸,“……。”

东乡侯似乎还有话说,杏儿凑上去,小小声嘀咕了几句。

东乡侯大笑道,“青出于蓝胜于蓝。”

笑的苏锦一头雾水。

唐氏嗔了东乡侯一眼,道,“别总夸女儿,先敬茶吧,有什么话等敬完茶再说不迟。”

到这会儿,苏锦和谢景宸才敬茶。

敬茶后,苏锦逮着机会问杏儿,“你说了什么,我爹那么高兴?”

杏儿小声道,“没说什么,奴婢怕侯爷抢姑爷钱,和他说一声,姑爷的钱已经被姑娘抢光了,要抢只能等姑爷再攒攒。”

某要攒钱的姑爷,“……。”

吃了回门饭后,谢景宸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打劫走的银票被苏锦塞了一万两给唐氏,“娘,这钱你先拿着用,别让爹爹去抢那些大臣。”

唐氏欣慰女儿的孝顺,但没有答应。

“打劫是你爹的爱好,不让他打劫,比不叫他吃饭还让他难受,”唐氏道。

苏锦,“……。”

把银票还给苏锦,唐氏笑道,“虽然你陪嫁是赊账置办的,但青云山不缺钱,那些少的庄子铺子,回头娘都给你添上,娘和你爹爹绝不会委屈了你,昨儿晚上,你爹还怕你被镇国公府欺负,打算把东乡侯府搬到镇国公府对面去,离的近,每天都能回门,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爹立马赶到。”

苏锦,“……。”

谢景宸,“……。”

要不要这么疼女儿,疼到要搬家的地步,这宅子可是皇上赏赐的。

谢景宸无话可说。

而苏锦则是鼻子泛酸。

他们越是疼爱她,宠着她,她越心愧不安。

“爹爹、娘,女儿没那么好欺负,你们放心,”苏锦依偎着唐氏道。

唐氏摸着女儿的脸,笑道,“娘知道,住哪儿都是住,住镇国公府对面,你爹上早朝还能多睡一刻钟,娘再督促他点,应该就不会迟到了。”

说到东乡侯上朝,苏锦那点伤感就笑没了。

东乡侯进京之后,皇上赏赐了宅子,东乡侯就成了满朝文武中的一员,除了休沐,都要上朝。

可是上早朝的第一天,他就迟到了。

迟到的很彻底。

他一脚踏进议政殿的时候,正好公公宣布退朝……

在青云山,东乡侯就是土皇帝,天天睡到自然醒,让他天麻麻亮就起来上早朝,真是折磨人。

据杏儿说,那天东乡侯回来,感慨说,“做皇帝比做土匪还辛苦。”

不过打那天之后,东乡侯就没再去那么晚了,偶尔准时上朝,偶尔上朝一半去,要是真起晚了,干脆就不去了……

开始还有大臣弹劾他,可是东乡侯死性不改。

经过大家的退让,现在东乡侯已经做到皇上在说话,他大摇大摆的站到自己位置上,而没人理会他了。

整个朝堂上,这是独一份。

当然,整个大齐朝,顶着侯爷头衔而没有职务的也就这一个。

不是皇上不给他官职,而是东乡侯不要,做这个官不喜欢,那个官无趣,最后皇上都想揍他,“你到底要做什么?”

东乡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便道,“就这么先上朝吧,等有了感兴趣的,皇上不让我干,我也会抢着干。”

皇上也就随他了。

唐氏和东乡侯送苏锦和谢景宸出府。

在大门口,依依不舍了好一会儿,东乡侯看谢景宸的眼神十分嫌弃。

之前还喊了几声贤婿。

到大门口就变成嫌婿了。

迫于压力,谢景宸道,“过两日,我就带娘子回来探望岳父岳母。”

东乡侯的眼神这才温和起来。

谢景宸扶着苏锦上马车,东乡侯想起来件事,对苏锦道,“你吵着闹着落在青云山的十八般武器,这一两天就送进京了,一送进府,爹爹就让人给你送去。”

苏锦,“……。”

谢景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