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十三章 逛街

第二十三章 逛街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813

扶苏锦坐上马车后,谢景宸骑上马背,两人便打道回府。

等过了东乡侯府侧门,马车又停了下来。

苏锦从马车内钻出来,谢景宸带她骑马逛街。

在别人跟前秀恩爱,苏锦可以脸不红气不喘,可在东乡侯和唐氏跟前,她做不到,只能避开点儿。

招招摇摇的逛回街,让人知道她是镇国公府认可的大少奶奶,是谢大少爷的心尖儿,她们夫妻恩爱,并非他们想的鲜花插在牛粪上。

往后针对她,扔臭鸡蛋的时候,掂量着点东乡侯府和镇国公府的分量。

两人骑在马背上,有说有笑的往前走,那驾宽敞的马车杏儿一人坐,躺在里面,好不舒服。

苏锦是打算避开东乡侯和唐氏的,不想他们知道,可惜瞒不住。

东乡侯不放心,派了小厮在后面跟着,准备护送他们回镇国公府,结果看到这一幕,飞快的回去禀告东乡侯知道。

东乡侯高兴道,“我还担心他们是装恩爱糊弄我的,原来比我想的还要恩爱。”

唐氏也忍俊不禁,“女儿长大了,也学会在爹娘面前害羞了,不过这在外人面前……。”

脸皮倒是厚了不少。

“此消彼长,很正常,”东乡侯一脸欣慰。

马背上,苏锦打了个喷嚏,鼻子痒痒的。

看着走过路过的人频频朝他们张望,扔过来不要脸的眼神。

苏锦捏了捏脸皮。

谢景宸见她不揉鼻子,反倒捏脸,笑道,“你是脸打喷嚏的?”

苏锦白了他一眼,惆怅道,“今天,应该是咱们脸皮厚度达到人生至高点的时候,往后应该没机会超越了。”

谢景宸,“……。”

“听你这语气,似乎将来还想再挑战下?”谢景宸道。

“……。”

谁想挑战了?!

要是可以,她压根就不想这样好么!

这不是接手了烂摊子,不得已而为之吗?!

深呼吸,苏锦微笑道,“挑战太难了,除非我重新嫁个夫婿,带着他从你谢大少爷跟前溜达来溜达去,再把你痛揍一顿,否则绝无可能。”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

抱着苏锦的手不自觉用了几分力,惹来苏锦吃疼,拍他道,“你想勒死我啊!”

不勒死你,迟早被你气死。

谢景宸深呼吸,把胳膊松开两分,想到先前在书房,他脑中冒出来的问题,便问道,“如果别人说你打肿脸充胖子,你会怎么反驳?”

苏锦摸着马毛,朝天翻白眼道,“就我现在这脸皮,这厚度,胖于无形,胖的不显山不露水,整个京都就没几个比得上的,我用得着打肿脸充胖子吗?把什么都摆在脸上,肤浅。”

谢景宸,“……。”

不用问了。

她绝对是东乡侯的亲生女儿无疑。

半晌没人接话,苏锦道,“怎么不说话了?”

不是他不说,而是无言反驳。

如果真要说点什么的话,那就是——

“你说的对。”

“……。”

又是半晌没人说话。

不过这一回,打破静谧的是谢景宸,他道,“你不会真打算把十八般武器都带进国公府吧?”

苏锦眼神耷拉。

说的好像她想似的。

这不是人家女儿吵着闹着要的吗?

东乡侯差人辛辛苦苦的从青云山飞虎寨给她带来的,她说不要,她怕伤人爹娘的心。

苏锦斜了谢景宸一眼道,“不会我这个大少奶奶带点东西进府都不行吧?”

“……只要你不摆在房间里就可以了,”谢景宸道。

他可不想自己每天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屋子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苏锦眼前一亮,“那不行,我每天晚上要抱着它们睡。”

谢景宸,“……。”

“你确定?”谢景宸抽了嘴角问。

苏锦才反应过来,那些是杀人的武器,锋利无比,别大晚上的翻过身,自己给自己来一刀。

“不确定,”苏锦果断改口,未免谢景宸笑话她,给他一个不确定的理由,“如果抱你更舒服,我当然愿意抱你。”

“……。”

这女流氓!

谢景宸恨不得把她从马背上掀下去。

往前走了会儿,苏锦从怀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谢景宸。

就是那张她给唐氏,唐氏没要的一万两银票。

谢景宸挑眉,带着点欣慰道,“打劫走的银票,居然还给我一点,这是良心发现了?”

“想多了,一会儿买东西,你付钱。”

“……。”

疼媳妇的男人,买东西是不会让媳妇付钱的,虽然羊毛出在羊身上,但感觉不同。

既然秀恩爱,那当然要往死里头秀了。

到了闹街,谢景宸翻身下来,再把苏锦扶下来。

这是苏锦第一次逛街,看什么都新奇,再加上一个没怎么见过京都热闹的杏儿,主仆两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不亦乐乎。

谢景宸要做的,就是跟在后面做个一脸宠溺的钱袋子。

她买东西,他付钱。

她吃东西,他帮忙擦嘴角。

她呛了喉咙,他帮忙拍后背。

她不小心崴了脚,他帮忙揉脚脖子。

……

至于旁人的指指点点,完全抛诸脑后,置若罔闻,用路人的指责来说,就是把大街当成自家闺房了。

苏锦在看胭脂,问谢景宸哪个好看。

谢景宸刚刚才从东乡侯那里学了一招,杀伤力很强,不仅伤了一旁的小摊贩,也把苏锦给伤了。

“相公,这些胭脂,我抹哪个好看?”苏锦问。

“我媳妇涂什么都好看,”谢景宸答。

“……涂炭呢?”苏锦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问。

谢景宸,“……!!!”

这是不按常理出牌,还是新的秀恩爱方式?

撇过头,谢景宸问小厮,“你这儿有炭卖吗?”

苏锦,“……。”

小摊贩,“……。”

那边杏儿屁颠屁颠过来,兴奋道,“姑娘,她们都说姑爷是绝世好夫君呢,大齐朝就这么一个,被你给霸占了,都羡慕的想把你踹湖里淹死。”

苏锦,“……。”

见杏儿眉飞色舞,苏锦拍她脑门道,“都要淹死我了,你还笑的出来。”

杏儿摸着脑门,笑得见牙不见眼,“奴婢告诉她们姑娘你会凫水,那些姑娘气的想揍我,幸好我跑的快。”

没见过这么欠揍的。

苏锦扶额,见谢景宸望着她,她道,“相公,恭喜你获得绝世好夫君称号。”

到这里,差不多可以歇了。

再秀下去,就是和大家同归于尽了。

苏锦的意思,谢景宸没能领会,只当是催他再秀一波,只好抖着眼皮,谦虚道,“没有绝世好夫人,哪来的绝世好夫君。”

苏锦,“……。”

这还秀上瘾了?

呕!

这两神经病!

小摊贩被媳妇掐青了腰,爆发道,“东西不卖了!收摊了!前面右转,再右转,有卖炭的,要多少有多少!”

苏锦,“……。”

谢景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