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十五章 愧疚

第二十五章 愧疚 (1/2)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3573

小半个时辰后。

醉月楼,二楼。

包间内。

谢景宸、苏崇、苏锦围坐花梨木桌上,杏儿站在苏锦身后。

苏锦手扶着额头,嘴角隐隐抽搐。

到这会儿,她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苏崇不叫她一声妹妹,唐氏为什么叮嘱杏儿在街上碰到苏崇,让她们当作不认识。

苏锦这次嫁人,让东乡侯和唐氏深刻的认识到一个土匪的身份对说亲有多么的困难。

苏锦出嫁尚且如此,何况苏崇是娶回来,谁愿意把女儿往土匪窝里送?

撇开青云山飞虎寨少当家的名头,苏崇仪表堂堂,器宇轩昂,往人堆里一站,那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他回东乡侯府,只会拖累他。

然后,苏锦那双脑回路清奇的便宜爹娘就给苏崇送了封信去,让他暂时别回东乡侯府,大街上遇到也别叫爹娘,当作不认识,什么时候博得岳父母的欢心,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什么时候回东乡侯府。

至于岳父母是谁,他们不管,一年之内娶不到媳妇,他们就当没他这差劲儿子了。

除了娶媳妇之外,还要声名远播,他越优秀,将来东乡侯才越能扬眉吐气。

这不,信送到苏崇手里后,众人都觉得侯爷的决定是对的,并坚决遵从侯爷的叮嘱,当天晚上,在驿站内,就和苏崇划清了界限。

进京之后,从青云山带来的人啊物啊,甚至是以前苏锦养的那条狗都进了东乡侯府,他这个大少爷流落街头……

人生有点凄凉。

但苏崇能怎么办呢,爹娘决定的,大家都觉得对。

他骑马在街头浪,找地方落脚,地方还没挑好,就碰巧遇到了苏锦。

在信里,东乡侯因为赊账给苏锦准备陪嫁,最后被那些铺子管事的把脸丢到镇国公府的事火冒三丈,丢他的脸没事,但东乡侯怕别人给苏锦气受,叮嘱苏崇务必多带些钱在身上,让人瞧瞧飞虎寨少主一掷千金的豪气。

脸怎么丢的,就要怎么找回来。

苏崇知道东乡侯府和苏锦都没钱,看着苏锦在街头小摊子上挑头饰,他这个大哥心里过意不去。

他强忍着走了后,还忍不住回头了。

结果!

苏锦不认识他!

苏崇当是东乡侯叮嘱她的,所以也没生气,想和苏锦单独说几句,再给她点银票傍身,可是苏锦死活就是不搭理他。

再然后——

就挨了谢景宸一拳头。

找小伙计要了铜镜,苏崇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眼睛淤青,不能眨,一眨就疼。

还有嘴角,嘴都不能张开,胸前后背……

浑身都疼。

苏崇斜了谢景宸一眼,道,“来的路上我还在想,不能回东乡侯府,我和妹婿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见面,没想到一见面,妹婿就送我这么一份重礼,得亏你不能用力气,不然我这只眼睛就废你手里了。”

谢景宸见他龇牙咧嘴的疼,默默望向苏锦。

他其实是有点同情苏崇的。

东乡侯和唐氏为了女儿都要搬到国公府对面,却不让苏崇回家……

苏锦一脸尴尬。

大哥挨揍的事,好像不能怪谢景宸……

杏儿在一旁抖肩膀道,“大少爷以前不是常说侯爷要蒙一只眼睛才有气势吗?”

苏崇把眼睛从铜镜挪开,望着丫鬟道,“我挨揍的时候,你跑哪去了,你要来晚一点,我就要被抬回东乡侯府了。”

杏儿挠额头。

苏锦则问道,“我都差点忘了,你去见什么熟人了?”

杏儿眨眼道,“就是宋公子啊,他还记得奴婢呢,他考上状元了。”

苏崇夹菜道,“你主子连我这个亲哥哥都不记得,怎么会记得什么状元。”

不过,他也不记得了。

“我怎么没听说青城有人考上了状元?”苏崇问道。

杏儿仰着张脸道,“奴婢也不知道他是哪儿的人,反正他是姑娘下山打劫的第一个人,是个不文弱的书生。”

噗!

苏锦一口茶全喷了出来。

谢景宸眼角抽搐不止。

不只是因为杏儿的话,还因为苏锦溅到他脸上的茶水。

这就是杏儿口中的熟人?

“你打劫了人家,看见了不躲的远远的,还去找人家攀亲戚?”苏锦扶额道。

这脑回路……

苏锦整个人大写的服气。

她现在已经不能正视杏儿嘴里的熟人两个字了,以后还是别轻易让她去见熟人的好。

杏儿一脸懵懂,道,“侯爷说的,相逢即是有缘,被打劫更是前世修来的缘分,被打劫的那些人都是上辈子欠了我们钱赖账没还的,打劫他们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这辈子还清了钱,下辈子做好朋友。”

苏锦,“……。”

谢景宸,“……。”

细细听,居然还有那么点的道理。

苏锦觉得她都快要被说服了。

她撇头望着谢景宸,谢景宸都能猜到她要说什么,赶紧转移话题道,“说说,是怎么打劫宋状元的。”

杏儿娓娓道来。

两年前,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一直想下山打劫,却被唐氏摁捺住的苏锦,经过不懈努力,把唐氏闹的头昏脑涨后,终于获得准许,临下山前,唐氏叮嘱她不能打劫老弱病残。

苏锦带着杏儿埋伏在竹林里,一等一上午。

等的肚子咕咕叫,都没见到有人来,偏偏苏锦好面子,机会来之不易,决不能空手而回。

今儿怎么也要打劫成功,哪怕只抢他一两个铜板,好歹把面子囫囵过去。

等的口干舌燥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