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二十八章 端庄

第二十八章 端庄 (1/2)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4053

看着木炭被抬进府,耳畔回响着丫鬟的提问,以及大少奶奶胸有成竹的“是黑是白,你们就拭目以待吧”,还有大少爷生无可恋的脸……

不用等几天,镇国公府的小厮们已经脑补出来一个黑的泛光的大少爷了。

简直是心痛的无法呼吸。

大少奶奶是不是怕大少爷上街被别的女土匪抢,所以才这么残忍的对待大少爷?

如果大少爷真的如此夫纲不振,任由大少奶奶胡作非为,他们只希望——

大少爷变成大木炭后,晚上别出门。

最好白天也别出来。

留给大少奶奶一个人欣赏就好,黑黑的美,他们欣赏不来。

那些同情和心痛的眸光,看的谢景宸脸黑成锅底。

瞥向苏锦,他咬牙道,“你不要太过分!”

苏锦望着他。

“你相信他们还是相信我?”她笑问。

“相信他们。”

“……。”

苏锦眨眨眼,眼波流转,澄澈如碧空。

谢景宸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她不至于这么心狠。

然而——

苏锦话锋一转,缄默道,“你相信他们是对的。”

谢景宸,“……!!!”

怕被谢景宸的眸光给灭了,苏锦抖着肩膀,转身进府。

只是走了没几步,就过来一丫鬟,福身道,“大少爷、大少奶奶,老夫人让你们去栖鹤堂一趟。”

苏锦心头闪过不妙的预感。

她还没吃早饭呢。

她望着谢景宸。

不得不说,两人秀恩爱还是秀出了一点默契的,这不,谢景宸吩咐道,“大少奶奶饿了,拿几个馒头来。”

虽然她不喜欢吃馒头。

杏儿在身后,咽口水道,“还有我,还有我,我也要。”

怕小厮跑远了听不见,杏儿大声喊道,“多拿几个肉包子!”

没一会儿,小厮就端着包子和馒头追上来。

苏锦是真饿了,随手拿起一肉包子,递给谢景宸,“你也没吃早饭,多吃点。”

谢景宸接了肉包子,就看到肉包子上两个黑指印。

苏锦的手拿过炭。

他刚要说,就见苏锦用帕子擦手,然后再拿包子,见他不动,还道,“吃吧,别客气。”

谢景宸很无力。

“这包子味道真不错。”

咬一口,苏锦夸赞道。

杏儿端着托盘,嘴里塞着包子,说不了话,只连连点头。

一个包子吃完,苏锦又望向谢景宸。

“怎么还不吃?对了,我爹要的厨子,别忘了送去,我看做这肉包子的就挺不错的。”

谢景宸,“……。”

把包子放下,不想说话的谢景宸,默默拿起馒头,慢条斯理的吃着。

和他一比,苏锦和丫鬟简直是狼吞虎咽,形象全无。

半道上就把早饭解决了。

栖鹤堂内,济济一堂。

除了老夫人,南漳郡主、二太太、三太太之外,还有谢锦瑜等小辈。

看见他们走进来,眸光都盯着谢景宸那只淤青的眼睛,虽然不疼了,但淤青还很明显。

苏锦以为大家会问谢景宸眼睛是谁揍的。

可没想到被问的是她,谢锦瑜好奇道,“大嫂,听说你让人把你亲大哥痛揍了一顿,是真的吗?”

苏锦,“……。”

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自家大哥不关心,关心她大哥。

我替我大哥谢谢你。

苏锦没回答。

谢锦瑜又换了一个问题,“你们土匪都是这么大义灭亲的吗?”

苏锦,“……。”

所有人都望着她,等她回答。

深呼吸,苏锦微笑道,“是我让人揍我大哥的,他总说护着我,不让人伤我一根寒毛,我让相公和靖国侯世子他们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受点挫折,以后更加勤奋习武,争取早日能以一敌四,护我周全,有问题吗?”

问的理直气壮。

谢景宸,“……。”

如果不是他知道事情的经过,他就真信了。

一个护她的大哥,就换回来被自家亲妹妹当街痛揍,谢景宸也是挺同情苏崇这个大哥的。

见大家沉默,苏锦望向谢景宸。

“以我大哥现在的武功,以一敌四是差了点,但以一敌三应该没问题,是吧,相公?”她语气隐隐自豪。

“嗯。”

以一敌二游刃有余,以一敌三两败俱伤没有问题。

谢锦瑜有点失望,虽然苏锦把她大哥揍的鼻青脸肿,惨不忍睹,但靖国侯世子他们也没占到多少便宜,如果那些伤都算在一人身上的话,估计都被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虽败犹胜。

谢锦瑜没能如愿看到苏锦的狼狈,等她败退后,南漳郡主就直接发难了,眸光冷沉道,“我让你们去大门口处理那些木炭,你们就直接搬回沉香轩了?”

“可不只是搬,那些拿来羞辱她的木炭,她不仅欣然接受,还想别人继续送来,还要什么竹炭,”三太太阴阳怪气,眸带鄙夷道,“你要点木炭,我镇国公府会不给你吗,你一张脸多大,用的着涂那么多的木炭吗?”

四下低笑声传来。

苏锦眨眨眼。

一点也不生气。

“我一个人当然用不了那么多,好东西大家分享,老夫人、母亲和两位婶娘,还有府里的姑娘们,再拿来做做人情送送人,那些木炭真的不够用,”她一脸认真。

谢景宸扶额。

在沉香轩找打还不够,还跑栖鹤堂来放肆。

她们可不会像他这般纵容她。

南漳郡主气的要拍桌子了,“你祸害大少爷还不够,还要拖我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