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十章 反省

第三十章 反省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827

知道东乡侯是怎么惹怒皇上的。

苏锦浑身无力。

不过既然是留在宫里反省,那说明问题不大。

她救过皇上,进宫求求情,皇上肯定就把她爹给放了。

明妧心稍安。

结果——

杏儿安慰谢景宸道,“姑爷,你别担心,皇上宽厚大量,侯爷不会有事的。”

苏锦脸上黑线直往下掉。

“你不安慰我,你安慰他?”苏锦敲杏儿脑门道。

“姑爷看起来比姑娘你更担心侯爷一点嘛,”杏儿道。

“……。”

这可能吗?

被罚的是她亲爹,不是谢景宸的爹啊。

谢景宸就是被她爹气吐血的,她爹挨罚,他不偷着乐就算有良心了。

苏锦稍稍侧头。

就见谢景宸脸色难看,抬手扶额,一脸心力交瘁的模样。

这神情——

不像是担心她爹,倒更像是担心他自己似的。

说来也奇怪,犯错的是她爹,为什么皇上点名让谢景宸进宫捞人?

和谢景宸一比,她这亲女儿反倒像是进宫打酱油的似的。

见苏锦盯着自己,谢景宸微微皱眉。

“盯着我看做什么?”他问道。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苏锦好奇。

默了默,谢景宸道,“你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气我了。”

苏锦挑眉,“你想吐血晕倒啊?”

谢景宸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苏锦道,“深呼吸,把心放平,我爹还等着你把他从皇上手里解救出来呢,你要真想晕,咱们出了宫再晕。”

谢景宸,“……。”

出了宫,他还用得着晕吗?

他不想去见皇上。

他有强烈的预感。

这一趟进宫,就是来跳火坑的。

他暴露了意图,苏锦坚决不气他。

一路无话。

直奔御书房。

然后,苏锦就被拦门外了。

公公语气温和道,“皇上怒气很大,等他骂完大少爷,您再进去。”

苏锦,“……。”

谢景宸,“……。”

“嗯!”

苏锦应的爽快。

谢景宸,“……。”

等他硬着头皮迈进御书房,苏锦就在门外溜达。

发现守门公公对她很宽厚,带着笑眯眯的讨好,苏锦正大光明的趴门上偷听了。

御书房内。

谢景宸保持行礼的姿势。

皇上没有让他平身。

“听说街上都在夸赞你是绝世好夫君?”皇上绷紧了脸道。

谢景宸,“……。”

他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但皇上问话,又不能不说。

“谬赞,臣愧不敢当,”他道。

皇上笑了。

笑的谢景宸头皮发麻。

砰!

皇上拍桌道,“依朕看,绝世好夫君尚不能形容你,还得加个封号,绝世好女婿!”

某绝世好女婿一脸沉默。

御书房外。

苏锦惊呆了。

绝世好女婿——

这评价太高了点吧?

名不副实啊。

但皇上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发怒,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谢景宸和她爹同流合污了?

苏锦继续趴着偷听。

御书房内,公公劝皇上息怒。

皇上怒气一点没消,把东乡侯呈给他的反省奏折扔给谢景宸。

随之而来的是他的呵斥——

“这份辞藻华丽,引经据典,写的令人拍案叫绝,却能把人活活气死的藏头奏折是你替东乡侯写的?!”

藏头奏折?

谢景宸眉头一皱。

他把奏折打开,八个字映入眼帘。

臣没有错,无需反省。

谢景宸,“……。”

看着奏折。

谢景宸无话可说。

这奏折是他写的,东乡侯一个字也没添减。

但经过东乡侯誊抄,斜藏的“臣没有罪”被他挪成了藏头诗,还添了一句“无需反省”。

赤果果的挑衅啊!

谢景宸扶额。

真是有其女必有其父。

一样的欠揍。

好的差不多的眼睛蓦地开始抽疼,提醒他别把苏崇忘了。

谢景宸,“……。”

皇上气的吭哧吭哧。

就冲这反省态度,再加上今儿又在议政殿上气晕了一御史,摆明了是死不悔改,变本加厉。

皇上逼问东乡侯这奏折是谁写的。

东乡侯说是他写的。

皇上让他在偏殿重写一份,写不出来,二十大板。

东乡侯没有求饶,说了一句差点让皇上砍了他脑袋的话。

“皇上,你还是直接打我二十大板,早点放我出宫吧,我还约了人,”东乡侯说。

他皮糙肉厚,二十大板对他来说只能算是挠痒痒。

除非将他活活打死。

否则别人还未消气,他就生龙活虎了。

等知道这份反省的奏折是谢景宸替东乡侯写的,皇上能饶了他吗?

他就没见过这样的岳父和女婿!

当初赐婚,皇上是希望苏锦进了镇国公府,能去掉身上的匪气,出落成一个端庄大方的大少奶奶,从而引导东乡侯——

结果呢!

苏锦没变多少,镇国公府大少爷被带歪了!

这才结亲几天啊,就沦陷了一个,别哪一天整个镇国公府都成土匪窝了!

深呼吸,皇上问道,“是东乡侯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写的?”

谢景宸,“……。”

“不是。”

皇上气笑了,也更怒了。

“没做过土匪,却反省的这么深刻,看来你这个孝顺女婿是想继承岳父的土匪大业了?!”

谢景宸,“……。”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你的好岳父在偏殿等你,再给朕写一份藏头藏尾的奏折反省,朕不满意,你们翁婿两一人五十大板!”

谢景宸,“……。”

公公领着他去了偏殿。

东乡侯坐在那里,一脸严肃。

但谢景宸一眼就看出来他还在反省的第一阶段——

在琢磨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他怎么那么想吐血。

更让他想吐血的还在后面呢。

东乡侯拍拍桌子,起身道,“藏头藏尾,我都写好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谢景宸皱眉。

他往桌子上一看。

藏头——

臣罪该万死!

藏尾——

臣一定痛改前非!

中间留白。

谢景宸,“……!!!”

本来藏头诗就难写,何况还要藏尾。

岳父不帮忙就算了,他帮倒忙,直接给他限定了藏头藏尾,难度增大十倍不止,他是想活活气死他吗?

你以为这就是最气人的?

这还不是!

东乡侯出不去,在大殿内溜达,问公公,“我女儿呢,怎么还没来?”

公公回道,“皇上让御膳房做了好吃的,大少奶奶和丫鬟正在用午膳。”

谢景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