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十四章 酒楼

第三十四章 酒楼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882

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定国公府大少爷三人面面相觑。

要不要被打劫,这么大的事还是要商量下的。

“一点都不反抗,就这样被打劫了,是不是显得太随便了点儿?”

“万一一反抗,宸兄吐血晕倒,谁负责?”

“……。”

“好吧,不反抗了。”

四人一致决定不反抗。

并且决定一人被打劫一万二千五百两,四人凑到一起,刚好五万两。

苏锦,“……。”

谢景宸,“……。”

苏锦望向谢景宸。

眸底带了些羡慕。

羡慕他有几个好兄弟。

虽然平常是损了点儿,但关键时候会挺身而出,就拿北宁侯世子来说吧,他被打劫的一万两千五百两,其中有两千两是向南安郡王借的……

借钱被打劫——

苏锦无话可说。

被打劫的事就这么说定了。

钱到位,剩下的就是买铺子了。

杏儿迫不及待的要进去问价格。

只是路过楚舜身边的时候,被楚舜拦下。

杏儿望着他。

“你家姑爷有钱,你知道吗?”楚舜小声问道。

“姑爷没钱,”杏儿道。

北宁侯世子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是真有钱,比我们加起来都多。”

“姑爷真没钱,”杏儿道。

“这么确定?”

“确定啊,姑爷的钱早被我家姑娘打劫一空了,六万多两呢,比你们加起来还多,”杏儿脆声道。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看着杏儿跑进酒楼。

四人不敢置信。

连枕边人都不能幸免啊!

他们还想着大家兄弟一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原来宸兄也是这么想的——

“我还以为他在街头吃面吃的是情调,原来他是没钱了才沦落到在街头吃面的地步,”楚舜痛心道。

南安郡王拍了他肩膀道,“就当吃的是情调吧,没钱的我们,也得常去光顾面摊了。”

楚舜,“……。”

酒楼内,杏儿问酒楼掌柜的多少钱肯卖。

掌柜的一口回绝。

“不卖!”

杏儿皱着小眉头。

看着掌柜的半晌没说话。

她只会打劫,不会谈买卖,接下来她要怎么说?

“走走走,别耽误我算账,”掌柜的不耐烦道。

杏儿的小暴脾气。

手一抬,直接拍在了柜台上,吓了掌柜一个心惊肉跳。

掌柜的叫伙计把杏儿扔出去。

一小伙计过来,没敢拽杏儿,拽着掌柜进了里屋。

“做什么?”掌柜一脸不悦的甩开小伙计的手。

小伙计急道,“那丫鬟是青云山飞虎寨的土匪。”

掌柜的脸色一变。

小伙计把刚刚酒楼旁被打劫的一幕说给掌柜听。

掌柜的眉头拧成麻花,神情凝重。

“他们这是在杀猴儆鸡?”

小伙计连连点头。

连南安郡王他们都打劫了,何况是他们。

人家是打算买铺子卖炭的,要是把左右铺子买下来,本来他们酒楼的生意就不愠不火了,做炭火生意,又脏又乱,酒楼生意只会更差。

要是半夜再被人砸点臭鸡蛋,他们酒楼就要关门大吉了。

那时候,酒楼想卖,都找不到人接手。

掌柜的心下有了几分掂量。

等他出去,就听见杏儿对苏锦道,“掌柜的不愿意卖酒楼,要不,我们去隔壁问问吧?”

掌柜的忙笑着走上前道,“不是不卖,而是这酒楼是东家的,卖酒楼这么大的事,我一个下人拿不了主意,我已经差伙计去问了,几位楼上喝杯茶,一会儿就有答复。”

态度极好。

苏锦和谢景宸就上楼了。

等了小半个时辰。

小伙计就回来了。

东家愿意卖酒楼。

经过一番不惨烈不厮杀的不讨价不还价,铺子卖了。

掌柜的开价的时候——

杏儿一脸紧张道,“姑娘,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六万两买间铺子来卖炭多不划算啊。”

“虽然钱是打劫来的,但花起来还是有点心痛。”

掌柜的,“……!!!”

他都还没开价呢!

就这么狠狠的敲打他了!

还让不让人开价了?!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争斗。

掌柜的面如死灰的接受了这个价格。

“六万两就六万两吧,酒楼里的东西我们要通通带走,”掌柜的一脸肉疼道。

苏锦,“……。”

谢景宸,“……。”

这么快就买定了?

亏得她喝半天茶想着怎么讨价还价——

银货两讫。

拿到酒楼的房契地契,苏锦高兴的合不拢嘴。

等她出酒楼,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她和谢景宸联手打劫了南安郡王他们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旁路人看见他们都绕道走了。

苏锦,“……。”

谢景宸,“……。”

从出包间起,杏儿就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等出门,她想起来了。

她望着苏锦。

一脸懵懂。

“姑娘,为什么我们要打劫钱再买铺子,而不是直接打劫铺子呢?”杏儿问道。

身后下楼的掌柜的和他背后的东家脚步一踉跄,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来。

没敢走正门,就跟做贼似的,从酒楼后门跑了。

那些想带走的东西也通通不要了。

本来六万两还觉得卖亏了,这么一看,分明是土匪没转过弯来啊!

一直担心挨骂的掌柜的——

破天荒得到了东家的大加夸赞和予以重用。

再说被打劫,没了钱的北宁侯世子几个,各回各家。

一回去。

北宁侯世子就挨了亲爹几鸡毛掸子,打的他上蹿下跳。

“爹,你干嘛啊,揍人之前也不打声招呼,”北宁侯世子叫道。

北宁侯气的吭哧吭哧。

素来疼儿子的北宁侯夫人也狠心没阻拦。

自家儿子被打劫不反抗就算了,他还借钱被人打劫,这是要活活气死他们呢!

北宁侯世子抗议道,“不是你们让我多向着谢大少爷学习的吗?”

一句话,把北宁侯堵的上不上下不下。

他一把将鸡毛掸子扔地上。

“镇国公府大少爷已经学坏了,你也要跟着学坏不成?!”

“从今天起,扣你三个月月钱,在家给我好好反省!”

北宁侯世子,“……!!!”

他可就指着月钱过日子了啊。

幸好回来之前,他们几个商量了怎么应付被打劫的事。

他望着自家亲爹道,“爹,谢大少爷就是没钱了,才走上打劫这条路的,儿子没钱,也会蠢蠢欲动的。”

北宁侯夫人一听,赶紧道,“儿子说的在理。”

北宁侯皱眉。

最后——

北宁侯世子的月钱翻了两倍。

不只是他。

楚舜、南安郡王、定国公府大少爷月钱都加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