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十六章 卖炭

第三十六章 卖炭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3203

没有比这更打脸的了。

刚撂下狠话,帮手就来了,还是皇上!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用的滚字。

饶是如此,南漳郡主脸也气绿了,吭哧半晌没说话。

三太太望着她,肩膀微颤。

老夫人脸色冷沉道,“让大少爷进宫。”

丫鬟跑去祠堂传话,得到的答复是——

“还让不让人安安静静的罚跪了?”

“不去!”

“这回说什么也不去了!”

苏锦坐在蒲团上,揉着膝盖,神情愤怒。

谢景宸笔直的跪在一旁,对苏锦的话,他嘴角抽搐不止。

丫鬟进门前,她可是叫苦不迭。

一知道是让他滚进宫的。

顿时拿乔起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喜欢罚跪。

传话丫鬟有点生气,大少爷还没说话呢,大少奶奶横在前头拦着。

“皇上传召大少爷进宫。”

怕苏锦没听清楚,丫鬟重复一遍。

只传召大少爷进宫。

压根就没有大少奶奶你什么事好么!

苏锦秀眉一挑,望着谢景宸,眨眼道,“好像没让我一起进宫。”

“无妨,我会陪着你跪到明天傍晚,后天一早再进宫,”谢景宸一脸宠溺。

“相公真好。”

“……。”

丫鬟一脸神情愤愤。

杏儿轰人道,“快走!别妨碍我家姑娘和姑爷罚跪!”

丫鬟,“……!!!”

大少奶奶是在罚跪吗?

从她进门起,她就一直坐着!

见丫鬟不走,还苦苦相劝,杏儿直接把丫鬟拽出去了。

丫鬟力气不及她大,被拽的有些踉跄,出了门,杏儿把门一关,叉腰挥拳道,“再不走,小心我揍你!”

丫鬟气的跺脚,揉着被拽疼的胳膊快步离开。

屋内,苏锦一直坐着,直到杏儿敲门,她才麻溜的跪好。

门被推开。

南漳郡主走了进来。

看两人跪的笔直,态度认真,一股怒气从脚底心涌上了头发稍。

这样子是装给谁看的?!

不等她开口,谢景宸先道,“有劳母亲进宫替我向皇上解释几句,后天一早我就进宫请罪。”

南漳郡主后槽牙都咬松了。

真是给他们一点颜色就敢给你开染坊!

要不是传召的是皇上。

非得要他们跪掉几层皮不可!

“你们喜欢跪着,进宫面圣后,随便你们跪几天!”她咬牙道。

苏锦,“……。”

她望着谢景宸。

这话,我没法接,你来吧。

谢景宸回了一眼。

我也接不住,还是你来吧。

苏锦,“……。”

谢景宸,“……。”

两人你来我去,互相推让,就是不说话。

看在南漳郡主眼里就是深情款款,含情脉脉,把她无视了个彻底。

南漳郡主气的浑身颤抖。

丫鬟婆子齐齐无语。

没见过大少爷、大少奶奶这么会蹬鼻子上脸的,真是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以前大少爷可没这样过——

定是被大少奶奶带歪了!

赵妈妈上前一步道,“大少爷,抗旨不遵是大罪,传话公公还在前院等着呢,别让皇上等着急了。”

苏锦有些跪不下去了。

她望着谢景宸道,“要不,咱们退一步?”

谢景宸,“……。”

见她挪着膝盖,快坚持不下去的样子。

谢景宸扶额。

才跪这么小会儿就要放弃霸道原则了?

“怎么退?”他问道。

苏锦眨眨眼,道,“一个月之内,不论我们犯什么错,不得惩罚我们。”

谢景宸,“……。”

南漳郡主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这是退让吗?!

这都不是蹬鼻子上脸了,而是爬她头顶上了!

拳头攒紧,南漳郡主愤然转身。

这时候——

外面跑进来一丫鬟道,“大少爷,公公催你快些。”

南漳郡主的脚步戛然而止。

她咬牙道,“半个月,这是我能给的极限,如果你们还蹬鼻子上脸,就一直跪着吧!”

说完,她拂袖离开。

苏锦勾唇一笑。

“半个月就半个月吧,皇上对我还不错,别让他等着急了。”

“……。”

出了祠堂,苏锦才好奇道,“上午才见过,皇上怎么又传召你进宫?”

谢景宸没说话。

杏儿道,“奴婢知道,不是好事。”

她一脸担忧。

苏锦挑眉。

杏儿怎么知道不是好事?

苏锦刚要问,就听杏儿问谢景宸,“姑爷,你饿不饿?奴婢去给你拿吃的。”

她要跑走,被苏锦一把抓住,“跑什么啊。”

杏儿道,“小丫鬟说,皇上要姑爷滚进宫,从国公府滚到宫里,再快也得到天黑才能到,不吃饱,姑爷没力气滚啊。”

苏锦,“……。”

谢景宸,“……。”

这丫鬟,要不要这么实诚啊。

这要传出去,还不得笑掉人大牙。

苏锦敲她脑袋瓜道,“皇上说的滚只是气话,不是真的滚。”

“姑娘,你确定是气话?”

“不然呢,真的滚啊?”苏锦好笑。

“当然真的滚了,侯爷每回让人滚下山,都是真的滚的,”杏儿一脸肯定。

“……。”

怕苏锦不信,杏儿补道,“但凡从青云山滚下去的,无一不缺胳膊断腿,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苏锦,“……。”

谢景宸默默加快脚步走了。

身后有笑声传来:

“杏儿,拿上家伙,我们护送姑爷进宫。”

“鞭子吗?”

“拿瓜子,多装点。”

“……。”

等苏锦抬头,哪还有谢景宸的人影。

“人呢?”她东张西望。

杏儿叫道,“那呢,姑爷在那儿!”

“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苏锦踮起脚尖,也没看到人。

“姑爷翻墙走了。”

“……。”

“姑娘,咱们还陪姑爷进宫吗?”

“人家明显躲着咱呢,还凑上去做什么?”

“回去睡觉。”

苏锦伸着懒腰。

一整天,累死人了。

再说谢景宸,进了宫后,直奔御书房。

看见他走进来,皇上把手里的奏折重重的丢在龙案上,道,“还敢走进来见朕,你们青云山飞虎寨的滚不是真滚吗?!”

谢景宸,“……。”

“朕前脚叮嘱你管好东乡侯,后脚你就在街上学他打劫,还真不愧是飞虎寨的好女婿,把朕的话当耳旁风呢!”

皇上龙颜震怒。

谢景宸头疼,他就猜到皇上会生气。

他解释道,“打劫南安郡王他们是开玩笑的,苏锦要开间铺子,让他们入股,皇上传召他们进宫,就知臣所言属实。”

“开铺子?”皇上挑眉,“开什么铺子?”

“说是卖炭。”

“……。”

皇上怒气消散几分,又眉头皱紧。

“怎么挑了这么个生意?”

“……。”

“不过好歹比她爹上进,知道自己赚钱了。”

“……。”

“吩咐下去,以后宫里的炭就向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买,”皇上叮嘱道。

“……。”

“是,”公公应下。

“……。”

“你可以退下了,”皇上轰人道。

“……。”

御书房外,看着天际绚烂的晚霞。

谢景宸一脸黑线。

他怎么成进宫帮她揽生意的了?

皇上对她做生意居然一脸期待。

帮人帮到底,皇上兴头上,他趁机帮她要个题字应该不是难事。

谢景宸转身进御书房。

等他再出来,手里多了一张龙飞凤舞的题字——

天下第一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