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十七章 出师

第三十七章 出师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724

沉香轩。

屋内。

苏锦睡醒了,坐在床上伸懒腰,睡眸惺忪的看着杏儿拖地。

小丫鬟专注而认真。

连苏锦醒了都没有发现。

看了好一会儿,苏锦忍不住出声打断她,“你不是打算把地拖的蚊子打滑劈叉吧?”

杏儿啊了一声,回过头来,露出一张灿烂而明媚的笑脸。

她拿着拖把走过来,高兴道,“姑娘,你醒了,你说的拖把,奴婢做出来了,可好用了,一点都不费力气,地还擦的特别干净。”

“看出来了,”苏锦道。

先前从祠堂罚跪回来,回沉香轩的路上,有不少丫鬟跪在地上擦炭灰。

明着不敢谴责她,背后用一种愤恨的眼神瞪着她。

杏儿猛的一回头,逮了小丫鬟一个正着,把小丫鬟吓的摇摇欲坠,跪地求饶。

敢在背后瞪她家姑娘,杏儿要揍小丫鬟,被苏锦拦下了。

等回了沉香轩,见丫鬟婆子都在擦地,无一不是跪在地上,看的她都觉得腰酸背痛。

一问之下,才知道她们压根不知道什么叫拖把。

苏锦详细描述了下拖把,打算造福广大擦地的小丫鬟,结果丫鬟们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压根没当回事。

苏锦没放在心上,她们愿意辛苦,她自然不会拦着,却是把杏儿气的叉腰。

“她们不做,奴婢做!”

这不,苏锦睡觉的功夫,杏儿就把拖把做出来了。

而且是越拖越满意,赞不绝口。

然后——

这小丫鬟心思活络了。

苏锦卖炭赔钱,是小丫鬟心底的一根刺啊。

不拔不快。

她努力把苏锦从赔钱道路上往回拽。

“姑娘,这拖把这么好用,肯定比卖炭挣钱,要不咱们别卖炭了,卖拖把吧?”杏儿撑着拖把道。

“……。”

“那么多炭呢,怎么处理?”

“奴婢想过了,咱们可以卖拖把送炭。”

“……。”

这时候,有脚步声传来,杏儿回头就看到谢景宸走进来,她道,“姑爷回来了。”

见他脸色如初,步伐从容。

苏锦笑道,“看来没挨罚。”

谢景宸走到床边,把手里拿着的题词递给苏锦。

苏锦伸手接过。

看着上面大气磅礴的五个大字,她眼角狠狠的抽了下。

这厮是吃饱了撑得慌吗?

转头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他其实并不赞同她卖炭。

“这应该不是你写的吧?”她问道。

“皇上亲笔题的。”

“……。”

“以后宫里的木炭都找你供应。”

“……。”

“你帮我揽的生意?”苏锦咬牙问。

她眸光喷火。

已经在找刀了。

谢景宸见她这副要杀人的神情,果断否认——

“是皇上主动照顾你生意的。”

苏锦觉得要疯了。

“姑娘?”杏儿问道。

“这回,我是不卖炭都不行了。”

苏锦眼角隐隐有泪花。

被日理万机的皇上感动哭了。

人家百忙之中抽空关照她生意,她无以为报,只想立刻马上把沉香轩囤积的炭都送御书房去报答他。

杏儿看着手里的拖把。

都说宫里的钱是最好挣的,有皇上照顾姑娘生意,应该不会亏的太惨。

但她还是觉得卖拖把比较好。

皇宫那么大,肯定也需要拖把。

杏儿望向谢景宸,“姑爷,你能不能进宫找皇上换个题词,改成‘天下第一拖把’?”

苏锦,“……。”

谢景宸,“……。”

她怎么那么想死。

不过杏儿说的——

倒也不是不可行。

当然,她说的不是卖拖把,是换题词。

苏锦望向谢景宸。

谢景宸猜出她的意图,不给苏锦开口的机会,抬手阻拦她道,“那是皇上,金口玉言,写在纸上就是圣旨,岂能随便更改。”

更重要的是,这题词是他找皇上要的,再回去找皇上改,不是找骂吗?

“既然是卖炭,这题词没什么不好的,”他道。

“可我卖的是往脸上抹的炭,不是烧的炭。”

“……。”

这女人还真打算让人往脸上抹炭呢!

会有人那么傻吗?

谢景宸扶额。

苏锦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把题词递给谢景宸道,“这题词给你,你开铺子卖炭吧,以后炭卖给我一定要亏本卖。”

“不,是无条件供应我。”

谢景宸,“……。”

这样一想,省了一大笔原材料费用。

苏锦心底那点不愉快烟消云散。

苏锦心情好了,杏儿道,“开铺子要钱啊,姑爷没钱。”

这丫鬟,到底向着谁的。

苏锦下床,敲了她脑门一下,“你家姑爷已经出师了,随随便便一出手,打劫的钱就比我多,完全可以自食其力。”

杏儿连连点头,“姑爷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侯爷知道,肯定高兴。”

谢景宸,“……。”

东乡侯府。

东乡侯大笑不止。

手里一盏茶,在听到苏锦和谢景宸打劫了南安郡王他们后,笑的浑身颤抖,一盏茶笑的只剩半盏了。

唐氏把他茶盏夺下来,嗔瞪他道,“女儿把女婿带歪了,有那么可乐吗?”

“女儿眼光好,随我,我这个做爹的高兴啊,”东乡侯道。

唐氏让丫鬟擦桌子,一边道,“你一天不往脸上贴几片金子,是不是就浑身不自在?”

东乡侯轻咳几声,望向苏崇。

唐氏也发现苏崇有点不高兴。

他一高兴,就口若悬河。

一不高兴,就成锯嘴葫芦。

“怎么了?”唐氏问道。

苏崇臭了张脸道,“那几头肥羊是我看中的,我还打算脸上的伤一好就下手,结果被妹夫捷足先登了,他也不留一只给我。”

他就应该及时下手的。

苏崇长吁短叹,后悔不迭。

几头已经脱了肥膘的羊齐齐打喷嚏。

……

苏锦用冷水洗了把脸,又喝了半盏茶,便揉着颈脖子出了内屋。

院子里,丫鬟已经开始用拖把拖地了。

之前她们不拿苏锦的话当回事,杏儿做好拖把后,故意拖回廊,惹的小丫鬟说她显摆。

但说归说,拖把是真好,做起来也不难。

大少奶奶的丫鬟肯定不会做这些粗活的,累的腰酸背痛的是她们。

没道理赌气和自己过不去。

便纷纷效仿——

五颜六色的拖把挺好看。

就是质量不怎么样。

拖着拖着,手里就剩一根棍子了。

拖把头还在原地。

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