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三十八章 嫌弃

第三十八章 嫌弃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818

丫鬟捡起拖把头,飞似的跑了。

苏锦揉着笑疼的腮帮子去了后院。

整个沉香轩,她最喜欢待的地方就是竹屋。

不只是她——

杏儿最喜欢的也是后院。

没有丫鬟婆子盯着,在背后指指点点,就和在青云山待着一样自在。

一整天没来后院,竹屋前的空地上多了点东西。

杏儿跑过去,围着转了一圈。

上面是大木桶,下面是——

灶台?

杏儿多看了几眼,确定是灶台。

她一脸懵懂的望着苏锦,“姑娘,我们是要单独开小灶吗?”

苏锦没说话。

杏儿蹬蹬蹬踩着台阶跑到上面。

她觉得用小灶形容不够准确。

这么大的木桶,煮一次饭都够她们吃一个月了。

更重要的是,她和姑娘都不会做菜啊。

难道要指望姑爷烧菜给她们吃么?

这么压迫姑爷,她怕姑爷在饭里下砒霜毒死她们。

“姑娘,这大饭桶是做什么用的?”杏儿刨根问底。

大饭桶——

苏锦嘴角扯了下,道,“给你家姑爷解毒用的。”

杏儿似懂非懂。

她摸着木桶,猜可能是熬药给姑爷喝的。

且不说药好不好喝,单从这分量,杏儿就同情姑爷了。

苏锦抬脚往竹屋走。

一进门。

她就看到齐整的柜子上贴着药名。

她打开看了几个,都没弄错。

只是有些常用的药要放在趁手的地方,不常用的放在下面或者高处。

等换完位置,苏锦头上多了一层细密汗珠。

屋外,谢景宸走进来。

杏儿看着他,眼睛眨眨,道,“姑娘,姑爷来了。”

杏儿还记得苏锦不让谢景宸串门的事。

但杏儿觉得,姑爷和姑娘一起打过劫,就是飞虎寨的人了,他可以随意进出。

苏锦不知杏儿所想,她嗅着药材,漫不经心道,“不用放鞭炮迎接他。”

暗卫,“。”

谢景宸,“。”

谢景宸扫视屋子。

暗卫上前,问道,“大少奶奶看可还缺了什么?”

苏锦写在纸上的东西,暗卫无一缺漏都备齐了。

就连忘了写的笔墨纸砚都准备了。

上等的端砚和狼毫笔,质感极好。

苏锦很满意。

对暗卫的办事效果,她是不能更赞了。

杏儿看着角落里摆着的绸缎,道,“姑娘没要绸缎啊。”

暗卫解释道,“大少奶奶叮嘱别大张旗鼓,所以我就借着东乡侯府给大少奶奶送绸缎,把药材抬进后院。”

这么多药材,他没法翻墙带回来。

就算能,他也不能保证不惊动别人。

越是鬼鬼祟祟,越容易招人疑心。

苏锦点头,赞同暗卫的做法。

暗卫最想知道的还是——

“大少奶奶是今晚就给大少爷解毒吗?”

“明天吧,等我去酒楼看过后,回来挑了丫鬟,就开始给你家大少爷解毒。”

“。”

挑丫鬟这样的琐碎小事,居然排在给大少爷解毒前面。

暗卫默默的瞥了眼谢景宸。

他大概知道自家大少爷在大少奶奶心中的分量了。

轻如鸿毛啊。

谢景宸,“。”

杏儿想起挑丫鬟的事,她望着苏锦,道,“本来今儿挑丫鬟的,也不知道人牙子带丫鬟来没有?”

苏锦也望着她。

杏儿,“。”

她一整天跟着姑娘。

她不知道,姑娘自然也不知道。

杏儿看向暗卫。

暗卫,“。”

他也不知道啊。

杏儿道,“奴婢去问问。”

她一溜烟跑了出去。

苏锦想叮嘱两句,都看不见人了。

这性子也忒急了些。

一刻钟后,杏儿就回来了,气喘吁吁道,“姑娘,人牙子带了丫鬟来,你不在,大姑娘帮忙挑了几个丫鬟,说是等调教好,就送来给姑娘你使唤。”

等调教好,丫鬟就不是她的丫鬟了。

“再去前院说一声,明天午饭后,让人牙子多带些丫鬟来,我自己挑。”

“奴婢跑不动了。”

“。”

杏儿靠着门喘气。

“我去吧,”暗卫贴心道。

“也好,回来的时候顺带拎一包竹炭来。”

“。”..

苏锦说的时候,眸光在谢景宸身上多逗留了一瞬。

她没别的意思。

只是见他站在窗户边,长身立玉,器宇不凡,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结果——

人家会错意。

黑着脸抬脚走了。

见谢景宸头也不回的走远,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你这样会招姑爷嫌弃的。”

白白净净的姑爷多好,非要折腾成黑不溜秋的样子。

她都不知道姑娘是怎么想的。

就是这么招人嫌,人家都不休她,苏锦也是心累。

明明让他滚进宫,居然带着皇上御笔题词回来。

事情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可和她希望的却背道而驰。

她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见杏儿一脸愁苦。

苏锦摇头一笑,逗她玩。

“你去问问他嫌不嫌弃我,”她道。

“哪用问啊,姑爷还指着姑娘你给他解毒,他当然不敢嫌弃了。”

“这不就结了。”

“可不敢嫌弃,不代表不嫌弃啊。”

“。”

“所以呢?”苏锦撑着下颚道。

她想知道以杏儿的脑回路,该怎么解决她不可避免会被谢景宸嫌弃的问题。

怕杏儿说讨好,苏锦绝了这条道,“我是不会讨好他的,想想有没有别的法子让他不嫌弃我。”

杏儿,“。”

她一脸懵懂。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苏锦的话。

苏锦又望着她。

最后这小丫鬟来了一句把苏锦劈的外焦里嫩的话——

“要不,咱们还是先嫌弃姑爷吧?”

又是一个强忍着不丢脸的。

为了不被谢景宸嫌弃尴尬,所以先嫌弃他。

这一波操作,苏锦服气。

忍着抽搐的嘴角,苏锦提笔沾墨,在纸上写起来。

很快,暗卫就把竹炭拎了来,靠墙角放好,然后默默退下。

牡丹院。

暗卫去前院传话,很快就被送到南漳郡主耳朵里。

今儿接连丢脸,只要听到关于苏锦的事,她就没有好脸色。

这会儿更是脸沉如霜。

赵妈妈在一旁煽风点火,“大少奶奶真当咱们镇国公府是她的飞虎寨了,为所欲为,她带进府的那小丫鬟更是没规没矩,上蹿下跳就不说了,一言不合就要挥拳头揍人,这要由着大少奶奶调教丫鬟,还不知道调教出多少小土匪来。”

土匪就是土匪。

一主一仆嫁进国公府,还是赊账办的嫁妆,稍微正常点,都会自卑的不敢见人,大少奶奶和丫鬟,莫说自卑,都快飞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