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十章 负责

第四十章 负责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2814

屋内安静半晌,直到老夫人出声打破静谧。

她望向谢景宸,眉头冷沉道,“昨儿皇上让你进宫,是为了什么事?”

苏锦笑意散掉几分。

谢景宸人都回来了,过了一夜才问,这关心来的太迟,更像是好奇。

一个问的敷衍。

一个回的淡漠。

“皇上问街上打劫的事,知道苏锦是为了开铺子,龙心大悦,为照顾苏锦的生意,亲笔题了词。”

这是实话。

他不说,她们也能打听到。

只是从他嘴里说出来,格外的气人。

皇上对这女土匪宠的没边了!

三太太冷冷道,“看来大少奶奶花六万两买下了天香楼卖炭是真的了。”

她语气带了点愤怒。

“天香楼?”二太太挑眉,“是那个三弟妹娘家兄嫂入了两成股的天香楼?”

“京都就只有这一个天香楼!”三太太气道。

苏锦,“……。”

这也太巧了点吧。

“那铺子怎么也值八万两,大少奶奶六万两就买到手了,这和打劫无异!”三太太怒不可抑。

苏锦无语。

谁打劫,还付六万两的?

苏锦沉默了会儿,道,“就当给三婶一个薄面,那铺子我不买了,让铺子东家拿六万两来,我把房契地契还给他,我买酒楼隔壁也一样。”

三太太脸一哏。

“你在天香楼旁边卖炭,这不是在逼天香楼关门大吉吗?!”三太太恼道。

苏锦脸一沉,她退一步,人家进两步。

“这是不让我买天香楼,也不让买旁边铺子了?”

她眸光泛冷芒。

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完了,完了,三太太惹怒大少奶奶。

大少奶奶要发飙了。

只听大少奶奶道,“亏得相公还怕我欺负人,三婶霸道起来,连我这个青云山飞虎寨的女土匪都要甘拜下风!”

二太太笑道,“看来大少奶奶是知道天香楼旁边的铺子贱卖,打算省一笔了。”

苏锦,“……。”

谢景宸,“……。”

苏锦望向谢景宸。

谢景宸摇头。

他不知道这事。

苏锦摸了下鼻子,好奇道,“贱卖到什么程度?”

那地段好,如果价格便宜的话,她打算一并买下。

“听说是五万八千两。”

“……。”

杏儿望着苏锦,道,“姑娘,咱们昨天买贵了。”

两千两,能买好多好吃的了。

杏儿一脸肉疼。

苏锦,“……。”

谢景宸,“……。”

三太太气的脸都绿了。

她都嫌弃铺子卖便宜了,他们居然还嫌买贵了!

天香楼旁边是个客栈,知道隔壁的天香楼被土匪买了,平常生意很好,昨晚愣是没一个客人住店,就是里面住的客人也都跑了。

他们知不知道!

人家客栈东家是逼不得已才忍痛贱卖客栈的!

人家给她送了三千两,让她说服她放弃买天香楼!

苏锦眨眨眼,和谢景宸商量,“那位置更好一点,价格还便宜,买下来也不用担一个打劫人的名声,要不咱们把客栈定下,再把天香楼退了?正好人家天香楼也不想卖,两全其美。”

谢景宸,“……。”

他怎么对她们主仆的两全其美那么无力呢。

美的只是她好不好。

谢景宸不说话。

苏锦又望向三太太,“三婶的意思呢?”

三太太已经气的嘴皮哆嗦的说不出来话了。

天香楼能退吗?!

退了,就是下一个客栈。

只怕五万八千两都卖不了!

她不说话,苏锦就当她默认了。

她道,“有劳三婶通知天香楼东家一声,午时之前,我在天香楼等他,过时不候。”

南漳郡主蹙眉,“你现在是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整日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苏锦一句话,差点气的她倒仰——

“皇上对我开铺子寄予厚望,我不能做甩手掌柜,要亲力亲为。”

没有比拿皇上做挡箭牌更爽的了。

以后不许她上街,她就说去巡视铺子去。

人家有皇上护着,能拿她怎么样!

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就算救过他,那又如何,皇上有难,臣子挺身相救是本分!

没人再说话。

苏锦福身告退。

临走前,眸光围绕老夫人身边站着的王妈妈转了几圈。

越看越满意。

王妈妈背脊发寒。

她好像被大少奶奶盯上了。

她可没做什么惹怒大少奶奶的事啊。

出了国公府,坐马车到天香楼前停下。

一股恶臭传来。

“姑娘,天香楼被人砸臭鸡蛋了,”杏儿捂鼻子道。

她有点担忧。

这铺子还没开呢,就被砸臭鸡蛋了,往后开铺子,谁敢买啊。

苏锦从马车内下来。

就收到来自隔壁客栈掌柜和小伙计的瞪眼。

客栈旁摆了牌子。

杏儿过去瞅了眼,高兴道,“姑娘,客栈又降价了,现在卖四万八千两。”

苏锦,“……。”

谢景宸,“……。”

那欢呼雀跃的劲头。

苏锦都怕客栈小厮围上去揍她。

她这是在人家血淋淋的伤口上撒盐啊。

杏儿跑过来,道,“咱们再等等,要是没人买,肯定还得降。”

客栈掌柜,“……!!!”

客栈小伙计,“……!!!”

要是眼神能杀人,杏儿估计都被丢回青云山了。

杏儿背对着客栈,不知道别人想揍她。

她只知道臭鸡蛋味熏的她有点头晕。

她捏着鼻子道,“天香楼这么臭,姑娘还进去吗?”

苏锦想靠近,可脚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似的。

“天子脚下,治安怎么这么不好?”她不满道。

“……。”

“这一带谁负责的?”

“……。”

“巡城官。”

苏锦也不知道是什么官,她道,“让他们来把臭鸡蛋擦干净,再找出是谁扔的臭鸡蛋,要是天香楼再被人砸臭鸡蛋,就别怪我去砸他们了。”

暗卫,“……。”

谢景宸,“……。”

暗卫默默的看了眼谢景宸。

谢景宸扶额道,“照办吧。”

暗卫就去找巡城官了。

巡城官无语,愤岔道,“我做巡城官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知反省还让我的人去把臭鸡蛋擦干净,有这样的道理吗?!”

暗卫看着他。

“陈大人是要和我家大少奶奶讲道理吗?”

“……。”

“陈大人,请。”

“……。”

“你们,还有你们几个,赶紧去帮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把臭鸡蛋擦干净,以后你们就负责这一块,再让人砸臭鸡蛋,唯你们是问,”陈大人面不改色的改了口。

被点名的衙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