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四十四章 放弃

第四十四章 放弃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3283

二十多个丫鬟一起哭。

那场面——

苏锦想起了她出嫁第二天早上,丫鬟婆子给谢景宸哭丧的场景。

哭的她头皮发麻,头重脚轻。

然后——

苏锦把哄歇丫鬟的重任交给了杏儿。

杏儿,“……。”

杏儿威逼利诱了一通,丫鬟非但没停下来,反倒哭的更凶了。

杏儿束手无策,凶残道,“再哭,我就让姑娘把你们都卖了!”

这是以前苏锦常拿来威胁她的。

一说一个准。

这一回也很准。

丫鬟们渐渐的歇了。

眼底隐隐有期盼。

这是放弃买她们了吗?

人牙子做买卖十几年,还是头一遭遇到这样买丫鬟的,她能不能说一句,这些丫鬟的卖身契还在她手里头攒着呢。

见她们不哭了,杏儿轻呼一口气,道,“哄了半天,她们总算是歇了。”

“付钱吧。”

杏儿望向人牙子,“我家姑娘买这么多丫鬟,还都这么胆小,换成别人家都不一定要,你价格要给我们便宜点哦。”

人牙子,“……。”

这些丫鬟为什么胆小?

还不是被你们青云山土匪给吓的吗?

胆大的不要,胆小的压价。

人牙子心累。

这年头土匪也讲价吗?

不是要什么直接拿的吗?

人牙子稳了稳心神道,“这些丫鬟都是精挑细选的,模样清秀,手脚麻利,其中还有几个识字,平常卖都是一个二十两,大少奶奶要这么多,一个十五两吧,这可是不挣钱的价格了,不信问府上管事的。”

想想辛苦这么久,一两银子不挣,可能还要贴点钱,人牙子心就在淌血。

可倒霉催的被土匪少奶奶盯上了,昨儿逃过一劫,还沾沾自喜,结果——

逃的了晌午,逃不了傍晚。

偏偏这生意不做不行,除非往后她不再来国公府了还差不多。

就当是破财消灾吧。

杏儿看了丫鬟几眼,似乎在盘算她们值不值十五两,然后才付钱,收了卖身契。

那些丫鬟面如死灰。

又开始嘤嘤哭泣起来。

苏锦斜过来一眼,“再哭,晚上就别吃饭了。”

丫鬟眼泪在眸底打转,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杏儿把一大摞卖身契叠好,朝苏锦走过来。

“带她们回沉香轩,”苏锦道。

杏儿朝丫鬟走过去。

丫鬟们吓的步步后退。

谢锦瑜见了道,“大嫂,府里的规矩,新买的丫鬟要调教好规矩,才能放到各院使唤。”

苏锦淡淡道,“这些就当是我的陪嫁丫鬟。”

“这是规矩,”谢锦瑜道。

规矩吗?

苏锦笑了,“难道大姑娘不知道半个月之内,我就是犯了家规,也可以免责罚吗?”

谢锦瑜脸色一僵。

气的跺脚。

看着苏锦走远,谢锦绣劝谢锦瑜别生气。

谢锦瑜冷笑道,“不就半个月,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候我看她胳膊怎么拧的过大腿!”

谢锦绣看着谢锦瑜,欲言又止。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我脸上又没有脏东西!”

“有话就直说!”

谢锦瑜一脸不快。

谢锦绣叹气。

“大嫂不是一般人,咱们的大腿未必拧的过她胳膊。”

“……。”

苏锦往前走了会儿,就瞧见管事的过来,他上前道,“大少爷想从公中预支两万两,郡主不同意。”

“我知道了。”

意料之中的事,苏锦脸上都没带失望之色。

可南漳郡主不让他们预支钱,还把她叫去数落一顿,苏锦就有点意见了。

不止南漳郡主一人,二太太、三太太都在。

她们在栖鹤堂一起数落她。

一进门。

都等不及她行礼,南漳郡主就冷道,“是你怂恿大少爷从公中预支两万两的?”

“我不会赖账不还,”苏锦道。

三太太阴阳怪气的笑着。

“靠做炭火生意还吗?”

“开间卖炭的铺子,砸进去六万两还不够,还要再往里砸钱,飞虎寨的钱来的便宜,大少奶奶没嫁进国公府之前都是这么大手大脚吗?”

三太太说完,二太太接上。

“这炭火生意不好做,即便是垄断,也挣不了多少钱,我劝你趁早打消卖炭的念头。”

苏锦听得头大,“我卖的不是你们想的那种炭,我的是……。”

不给苏锦机会说完,南漳郡主眼神凌厉道,“不管你们卖的是什么炭,你们打劫来的钱,爱怎么花我管不着,但我不会纵容你们胡闹!”

苏锦默了默,道,“不预支就算了。”

不算了,还能拿刀逼着南漳郡主点头吗?

三太太心下好笑。

结果——

苏锦话锋一转道,“那公中要入股吗?”

三太太,“……。”

没见过这么顽固的。

简直是不撞南墙心不死啊。

打公中主意失败后,又惦记上她们。

“二婶、三婶要入股吗?”苏锦问的真诚。

“……。”

最后,苏锦被轰出了栖鹤堂。

屋内。

三太太几个气的吭哧吭哧。

“打我们主意就算了,她居然连老夫人的主意都打!”

“我就没见过这么胆儿肥的!”

“我看她是铁了心要凑两万两,宸儿被她打劫空了,咱们又无处下手,十有八九还得出去打劫。”

“咱们镇国公府是招了个什么煞星回来啊。”

偏偏这人是南漳郡主进宫求娶的,虽然没接赐婚圣旨,可皇上偏袒那女土匪啊,人家不愿意走,镇国公府想休都休不掉。

南漳郡主端茶轻啜。

谢锦瑜她们进屋,把苏锦在前院是怎么挑丫鬟的禀告南漳郡主和老夫人知道。

南漳郡主眉头打了个死结。

赵妈妈随后进来,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她特意吩咐从庄子上挑上来的丫鬟,大少奶奶一个也没看中。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二太太、三太太也没能往大少奶奶身边塞人。

谁能料到大少奶奶不按常理出牌啊。

她不挑好的,尽挑差的。

但凡在国公府待过的,那些简单问题当然答的出来。

那些丫鬟为了被大少奶奶挑中,表现的更是积极。

结果——

全被毙了。

回了沉香轩。

苏锦给自己倒了盏茶,一口气灌下去半盏。

谢景宸优雅的喝着茶,淡笑道,“没能说服她们?”

“打劫两万两,都比说服她们简单,”苏锦道。

“所以你放弃了?”

“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两个字!”

“……。”

“你们青云山的字典是不是缺页了?”

“……。”

苏锦差点喷血。

看着苏锦想揍他的表情。

谢景宸心里舒坦了。

不能每天都是他想吐血,风水也该轮流转。

但——

这回还没转到他这里来。

“回来的路上,我和杏儿商量了下,一致觉得你的那些好兄弟挤挤还能榨点油出来,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肥水不流外人田。”

“你不是开玩笑的?”谢景宸皱眉。

“没有比现在更认真了。”

“……。”

半个时辰后。

两张纸送到楚舜、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以及定国公府大少爷手里。

一张是铺子的股份书,他们四人加在一起占一半。

另外一张是借据。

借一万七千五百两,还两万两。

一年为期。

两张纸,他们可以任选一样。

看着两张纸,南安郡王有点哭笑不得。

“这是连面条都不让我们吃了,让我们喝西北风过日子啊。”

“咱们选哪张?”定北侯世子问道。

“选哪张,都得回去打劫亲爹啊,”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说的我有点激动了,”楚舜道。

“……。”

“走了,走了,吃饱喝足,回家打劫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