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十一章 分寸

第五十一章 分寸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4:50  字数:3004

本来苏锦就有点担心了。

谢景宸这么说。

苏锦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

“他们这么不靠谱,你也不提醒我一声。”

“我自己回国公府就可以了,你去看着他们点儿,别半个月给我整个豆腐渣工程出来。”

苏锦推谢景宸下马车。

谢景宸看着她,眼底带笑,“你不放心他们,你就放心我?”

苏锦眨眨眼,拍脑门道,“差点忘了,你也不靠谱。”

谢景宸,“……。”

笑容在脸上僵硬。

这回不用苏锦推他,自己就掀开车帘准备下来了。

结果一下马车,就看到一男子骑马近前。

有点眼熟。

但一时间想不起来。

杏儿欢快的迎上去,“林叔,你怎么来了,找姑娘有事吗?”

“找姑爷的,”男子翻身下马。

谢景宸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而且很强烈。

果不其然——

男子上前道,“侯爷又惹事了,夫人让姑爷进宫看看。”

苏锦,“……。”

谢景宸,“……。”

上回气晕御史,这才过去几天啊,又惹事了?

“我爹他又气晕御史了?”苏锦扯着嘴角问。

“这回不是御史。”

“那惹什么事了?”

“侯爷把崇国公和忠武将军给揍了。”

“……。”

忠武将军是谁,苏锦不知道。

但崇国公她知道啊。

是当今太后的侄儿,皇后嫡亲的兄长,南漳郡主的表哥。

是跺一跺脚,京都都要抖三分钟的人物,连皇上都忌惮几分。

苏锦脑壳疼。

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爹真是谁都敢惹啊。

而且已经不是惹了,他是直接揍。

苏锦有那么一瞬间很想撞死算了。

谢景宸扶额道,“忠武将军是三婶的娘家兄长。”

苏锦,“……。”

“我爹为什么要揍他们?”苏锦问道。

就是气晕两御史,那两御史也不全然无辜,说明她爹应该不会无缘无故针对他们。

林叔叹息一声,把他知道的告诉苏锦。

昨天,苏锦让巡城衙差给东乡侯府送了几百坛好酒去,昨儿晚上,东乡侯府上下喝的很尽兴。

入京这么久,东乡侯第一次痛快喝酒,竟然喝醉了。

到早上,酒还没有醒。

带着醉意,东乡侯上朝了。

苏锦买下天香楼准备卖炭,昨晚被烧了个精光。

三太太的娘家兄嫂,也就是忠武将军正好占了天香楼几成股,好好的酒楼就这么被人霸占了,心里正不快。

被活烧光,他高兴啊。

他在前面走,和人有说有笑,笑天香楼被烧活该。

东乡侯耳力好,听见了,就让他再说一遍。

忠武将军孔武有力,早看东乡侯不顺眼,现在东乡侯主动挑衅,他要给东乡侯一个教训。

然后,两人就在议政殿前打起来了。

忠武将军武功不错,可东乡侯武功更高。

眼看着处于下风了,崇国公过来拉架,东乡侯气头上,把他一并揍了。

林叔只知道这么多。

“崇国公和忠武将军伤的不重吧?”苏锦问道。

“应该不重,侯爷有分寸的。”

苏锦心稍安。

他们进御书房的时候,没见到东乡侯,反倒见到了太后。

东乡侯在偏殿反省,太后在给皇上施压,要皇上严惩东乡侯。

“太后,朕没法惩治东乡侯,”皇上头疼道。

太后气笑了,“你是皇上,有谁是你惩治不了的?!”

皇上摆摆手,“宣东乡侯过来。”

公公去传话,很快东乡侯就过来了。

他眼睛青了一只,被揍的鼻青脸肿的。

看到苏锦和谢景宸,他一脸不高兴,“你们怎么来了?”

看苏锦的时候还温和。

看谢景宸的时候,脸沉着,“还不背过身去!”

他是岳父。

怎么能让女婿看到他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模样,颜面何存。

谢景宸,“……。”

东乡侯一脸不快道,“互相切磋,受点小伤在所难免。”

“小伤?!”太后怒不可抑。

“你是小伤,忠武将军鼻梁被打断了!崇国公好心拉架,被你踩肿了脚背,肋骨断了一根,他是被抬着出宫的!”

“……。”

苏锦和谢景宸面面相觑。

说好的有分寸呢?

这就是她爹的分寸?

太后吼声很大,毕竟崇国公是她侄儿,被人打成那样,太后也脸上无光。

更重要的是伤筋动骨一百天。

一百天,朝堂都能翻天了。

东乡侯看了太后一眼,道,“有谁拉架,是抱着一方胳膊,让另一方拳打脚踢的?”

“我苏青云是出身草莽,但是不傻,分得清什么是拉架,什么是帮架,不是你太后说是好心拉架,就能颠倒是非黑白的,当时议政殿外文武百官都看着呢,我就不信他们眼睛都是瞎的!”

“我若是不挣脱崇国公的好心拉架,现在就不止青一只眼睛这么简单了,只怕这条小命都要交代在他们手里。”

“多管闲事,断他一条肋骨算轻的!”

“你!”太后气的嘴皮都哆嗦。

太后望向皇上,“皇上!”

皇上扶额,“朕问过了,这一回确实是崇国公做的不对。”

太后脸都气绿了。

皇上瞪向东乡侯,“但你下手也太重了些!”

“这要在青云山,他们两都已经被我埋土里了,现在只断一根肋骨,还不够手下留情吗?做人不要太得寸进尺,”东乡侯怒道。

皇上,“……。”

苏锦,“……。”

谢景宸,“……。”

太后气的头晕脑胀,摇摇欲坠。

皇上拍龙案道,“你和忠武将军在议政殿前殴斗,视朝廷律法如无物,罚俸一年!下回再犯,朕决不轻饶!”

太后甩袖离开。

身后,东乡侯问道,“我一年俸禄是多少?”

皇上,“……。”

“还不给朕滚出宫!”皇上吼道。

东乡侯没走,而是看着伺候的公公道,“你们都先退下。”

公公惊呆了。

还没见过有人敢在御书房当着皇上的面轰他们的。

皇上瞪着东乡侯道,“有话就说!”

站在皇上身边的公公赶紧摆手,让其他人退下。

等人都走了,东乡侯伸手道,“二万两。”

苏锦,“……。”

谢景宸,“……。”

皇上惊呆,“你在打劫朕?”

东乡侯蹙眉,“是赏赐。“

“崇国公断了根肋骨,被抬出宫的,皇上敢说自己没偷着乐?”

苏锦,“……。”

谢景宸,“……。”

咳咳!

皇上掩嘴咳了两声。

“别胡说!朕没有高兴!朕很心痛!”

“得了吧,一早朝,谁不知道皇上你笑的合不拢嘴,我在偏殿反省都感觉到了。”

“……。”

“像我这么会察言观色,揣测圣意,舍己为人,替君分忧又武功高强不畏强权喜欢钱的臣子,满朝文武有几个,难道不值得赏两万两好好拉拢下?”

“……。”

最后——

皇上被说服了。

东乡侯揣着两万两银票出了御书房。

苏锦,“……。”

谢景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