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十三章 挑战

第五十三章 挑战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09 18:05  字数:3054

坐马车出宫后,苏锦不放心,又绕道去看了眼铺子。

她惊呆了。

进宫前,还是断壁残垣。

这会儿已经找不到半块烂砖头了,没有着火的厨房也被拆的一干二净。

照这样的速度,苏锦觉得半个月建好铺子都算晚的了。

见马车停下,坐在茶摊喝茶的楚舜几个过来道,“你们怎么回来了,铺子的尺寸刚差人送到国公府去,我们还在等图纸好开工呢,你们快点啊,我们几个刚刚闲的无聊,打了赌,看铺子最快几天能建成,时间紧迫。”

苏锦,“……。”

居然被人催了。

最急的不应该是她吗?

默默把车帘放下,苏锦和谢景宸回了国公府。

很凑巧,在国公府前,她碰到了南漳郡主和三太太。

两人从软轿内出来,看到她,脸色差的找不到词形容。

苏锦只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福身见礼,然后借口有急事,回沉香轩。

看见她走,三太太气不打一处来,瞥了南漳郡主道,“整个京都谁不知道崇国公是你南漳郡主的表兄,东乡侯倒好,女儿嫁进了镇国公府,成了南漳郡主你的儿媳妇,还敢公然打断崇国公一根肋骨,这是一点都不怕你这个当家嫡母拿捏他女儿啊。”

说白了,就是没把南漳郡主放在眼里。

想想这些天发生的事,从敬茶到喂药,再到罚跪塞丫鬟,没一个成功的。

最后还被逼着答应就算他们犯家规,半个月之内也不能罚他们,还有比这更屈辱的吗?

才进门就这么嚣张了,往后还会把他们这些长辈,她这个当家嫡母放在眼里?

南漳郡主脸寒如霜。

“我倒她能不能翻天!”

丢下这一句,南漳郡主抬脚就走。

身后,三太太嘴角微勾,闪过一抹得逞的笑容。

再说苏锦回了沉香轩,没在屋子里见到图纸,问道,“图纸放哪儿了?”

谢景宸问丫鬟道,“靖国侯世子差人送来的图纸呢?”

丫鬟摇头,带了点茫然道,“没见外院送东西来。”

没见着?

这怎么可能?

“去前院问问,”苏锦道。

小丫鬟赶紧去前院。

苏锦坐下喝了盏茶,歇了会儿,小丫鬟就回来了,道,“靖国侯世子是差人送了图纸来,送来的时候,正好大姑娘看见了,她就拿走了,说是顺道送来。”

苏锦两眼一翻。

她这一顺道,不知道把她的图纸顺哪儿去了。

“去大姑娘那儿帮我把图纸拿回来,”苏锦吩咐道。

“是。”

小丫鬟应了一声,就退下了。

没一会儿,丫鬟就回来了,道,“大少奶奶,大姑娘来了。”

苏锦起身相迎。

谢锦瑜带着丫鬟走过来,手里拿着张纸,道,“让大嫂久等了,方才我是打算直接送来的,结果三妹妹非拉着我去她屋子,耽搁了会儿。”

她把图纸交给苏锦。

苏锦打开。

谢锦瑜道,“刚刚丫鬟不小心,洒了两滴茶水上去,大嫂看可影响观看,不行的话,我差人找靖国侯世子再拿一份。”

苏锦看了看,道,“无妨。”

谢锦瑜多看了图纸一眼。

“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送送大姑娘。”

谢锦瑜刚要说不用。

一抬头。

苏锦已经边看图纸边回屋了。

谢锦瑜,“……。”

等她出了沉香轩,那边谢锦绣迎上来,小声问道,“大嫂发现问题没有?”

“好像没发现,”谢锦瑜回道。

“吓死我了,”谢锦绣道。

“怕什么,她一个山上下来的,能懂什么?”谢锦瑜嘲讽道。

“说的也是。”

两人愉快的逛花园去了。

书房内,苏锦看着图纸,满意道,“天香楼后院看着不大,没想到量起来这么大。”

“客栈后院更大。”

“还多出来一块呢,不整齐,”杏儿不满道。

苏锦却是不能更满意了。

“这多出来的一块正好可以用来停马车。”

“姑娘考虑的真周到。”

吃了午饭后,苏锦就着手画图纸了。

心有沟壑,画起来特别的顺畅,笔走龙蛇,一个时辰就完成了。

吹干墨迹后,苏锦把图纸装进锦盒内,让人给楚舜他们送去。

楚舜他们正等的百无聊赖,坐在那里发呆。

图纸一送来,他们就打了个机灵,“这么快就送来了,大嫂办事速度真不赖。”

等把图纸打开,先是惊艳了一翻,然后——

几人就嘴角抽搐了。

“图纸说改就改,大嫂也太随心所欲的了点吧?”

“这不是随心所欲的事,地就这么大,我们也没本事把它变大啊,”南安郡王扶额。

“我觉得大嫂可能是看我们太清闲了给我们找点挑战,”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图纸都送来了,又让我们监督,我们就要确保建好的铺子和她图纸上的一模一样,”楚舜道。

“怎么一样?”南安郡王翻白眼道。

“把酒楼紧挨着的地买下来,不就成了吗?”北宁侯世子道。

“说的这么轻松,你知道那小院是谁的?”

“……。”

“不知道。”

“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别傻站了,一起去问问。”

“……。”

走了几步之后。

楚舜回头把图纸交给衙差道,“照着图纸先把莲花池挖出来。”

衙差,“……。”

还让不让他们走,去干正事了?

几人去敲门一问,一家是普通人家,钱给够,很容易就买下来了,另外一家比较难办,是礼部尚书夫人的陪嫁院子。

“这就难办了,”北宁侯世子道。

楚舜望着定国公府大少爷道,“你娘和礼部尚书夫人的关系不挺好的吗?”

“你们不是想我回家求我娘吧?”定国公府大少爷嘴角抽搐。

“我们一致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

楚舜、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异口同声。

定国公府大少爷,“……。”

“要去一起去,在我娘那儿,你们的面子比我大,”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几人一琢磨,就一起去了定国公府。

定国公府大太太一听,一脸黑线,“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开间铺子卖炭,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

整个京都都知道她要卖炭。

还因为卖炭,崇国公断了根肋骨,忠武将军鼻梁被打断。

铺子开的这么大,她就是卖一辈子炭,也挣不回本钱啊。

“她胡闹,谢大少爷纵容就算了,你们也跟着,”定国公府大太太数落道。

越想越生气,瞪着儿子道,“娘和你爹使唤你,怎么没见你这么上心过?!”

定国公府大少爷轻咳一声。

“娘,不是儿子不听您和爹使唤,这不是景宸兄有病在身,谁也不知道哪天他就……。”

“他开口,我们不忍心拒绝,您和爹身子爽朗,再活个百八十年都不成问题,就别惦记使唤我了,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楚舜点头。

一脸悲痛。

“我们都只是想他走的安顺点儿,走之前,少受点折磨。”

“……。”

看来镇国公府大少奶奶没少折磨谢大少爷。

这些事,他们不帮着,可不得谢大少爷奔前跑后。

再见南安郡王几个眼眶微红,一脸伤感的模样。

定国公府大太太鼻子泛酸,感动不已。

“你们倒是手足情深。”

“行了,行了,这忙我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