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欢喜记事 >第五十五章 烧鸡

第五十五章 烧鸡 (1/1)

小说名称《欢喜记事》 作者:木嬴  更新时间:2018-05-28 18:23  字数:2924

见苏锦呆愣的望着自己。

谢景宸宠溺道,“吃吧。”

苏锦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她望向丫鬟道,“你们先下去,我要和你们家大少爷聊聊鸡要长几只腿最合适的问题。”

丫鬟是敢怒不敢言。

这还用得着商议吗?!

大少爷这么宠着大少奶奶!

鸡长几只腿还不是大少奶奶你说了算!

整个镇国公府的鸡的腿都长沉香轩的鸡身上都不成问题!

丫鬟们带着满腔怒火退下去。

杏儿没走。

她一脸懵懂。

因为丫鬟前脚走,后脚她家姑娘就把碗里的两只鸡腿都夹给了姑爷。

“快吃吧,”苏锦笑的温柔。

谢景宸眉头拧紧,眸光带着审度,“你到底要做什么?”

苏锦耸肩一笑。

“丫鬟的瞪眼让我反省了下,我有时候确实过于霸道了些,我决定痛改前非,做个温良敦厚,贤良淑德的大少奶奶。”

“莫非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谢景宸狐疑道。

“……。”

“这是不信我?两只鸡腿都给你了,还证明不了我的诚心吗?行,这一盘子红烧鸡都归你,”苏锦把红烧鸡端到谢景宸跟前。

谢景宸不知道她搞什么鬼,但他决定试她一下,他夹起鸡腿咬了一口。

苏锦手撑着下颚,看着他,咽口水道,“好吃吗?”

“不错。”

“不错就好,贤惠的我,刚刚给这道红烧鸡想了个别名,叫巴豆烧鸡。”

“……!!!”

谢景宸头一撇。

把嘴里的鸡腿肉吐出来。

杏儿赶紧端茶给谢景宸漱口。

苏锦一直保持托腮的姿势,面带微笑,云淡风轻的令人发指。

让你放下鸡腿。

你就当我要霸占你的鸡腿,让丫鬟不知道在心底问候了我多少遍。

现在知道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要不是她心太软,舍不得浪费那些药材,真就让他吃光整盘子烧鸡。

谢景宸脸黑成炭。

“把厨房的人都叫过来!”他怒道。

苏锦没说话,她把桌子上其他菜都端起来闻了一遍。

没有问题。

等厨房管事刘妈妈带着四个五丫鬟婆子过来时,苏锦正吃的欢畅。

谢景宸几次侧目。

在菜里发现了巴豆,她是怎么吃的下去的。

刘妈妈上前,道,“大少爷、大少奶奶叫我们来是?”

“今儿烧菜的时候,除了你们几个,还有谁进过厨房?”苏锦问道。

刘妈妈和其他人互望一眼。

“烧菜的时候,除了我们,没人进厨房,”刘妈妈回道。

“确定没有?”苏锦再问。

“确定。”

苏锦手里多了根银针,针尖泛黑,她冷道,“没有外人,那这盘子红烧鸡里的毒就是你们中间一人下的了。”

刘妈妈脸色一变。

扑通一声跪下来。

她身后跟着的丫鬟婆子也齐齐跪下,脸色苍白的摇摇欲坠。

“这盘红烧鸡谁烧的?”谢景宸问道。

“是,是奴婢烧的,”一婆子叫道,“但奴婢没往菜里下毒,奴婢冤枉啊。”

谢景宸望向其他人。

一个个都叫冤枉,恨不得指天发誓。

“冤枉?”苏锦笑了,“红烧鸡若是没毒,这银针怎么会变黑?一个个都没下毒,难道这毒是自己长腿跑红烧鸡里去的,还是这鸡是自己想不开服毒自尽的?!”

谢景宸,“……。”

他扶额。

苏锦摆手,吩咐杏儿道,“把红烧鸡端给她们,让她们给我吃光。”

杏儿重重点头。

端起红烧肉,杏儿就朝刘妈妈走去。

刘妈妈脸色苍白,杏儿脸色不善,“自己拿还能挑块好肉,不拿,我可就硬塞了。”

刘妈妈想死。

红烧鸡有毒,它就是里面藏着黄金,她也伸不出去手啊。

“快拿!”杏儿催道。

刘妈妈颤抖着手拿了块鸡肉,脸上是豆大的汗珠。

飞虎寨杀人如麻,她们的人命在大少奶奶眼里连草芥都不如,她都不审问,直接要她们吃光红烧鸡,这是宁杀错,不放过啊。

她要知道是谁连累了她,做鬼也不会放过她。

刘妈妈都拿了,其他人就算再胆小,也一人拿了一块在手里。

苏锦很满意。

“吃吧。”

那些人一个个面如死灰。

苏锦拍桌子道,“快吃!不吃就给我拖出去杖毙!”

杏儿苦口婆心的劝她们道,“赶紧吃,毒药进嘴里就咽气了,不会感觉多痛苦的,杖毙会活生生疼死的,两权相害取其轻啊。”

苏锦,“……。”

谢景宸,“……。”

谢景宸瞥向苏锦。

你们飞虎寨两权相害取其轻都是这么用的?

苏锦回了一眼。

丫鬟虽然用错了。

但不能否认,这么有文采的丫鬟不多见。

想到东乡侯的自我评价,谢景宸败下阵来。

等苏锦再拍桌子的时候。

刘妈妈她们都吃了。

吃的泪眼婆娑。

苏锦撑着下颚看着她们。

把刘妈妈她们吃东西的样子收于眼底。

等她们吃完,苏锦指着最先吃完的丫鬟道,“你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被点名的丫鬟脸色惨白。

刘妈妈艰难的爬起来,双腿发软的她,根本站不直。

等她们走后,苏锦望着留下的丫鬟,笑道,“其他人还没啃两口,你就吃完了,吃的这么放心,看来是知道红烧鸡里的毒毒不死人。”

丫鬟连连摇头。

她只是吃东西比较快,早死晚死都是死,不如死的痛快点。

苏锦笑了。

这丫鬟不止胆大,还巧舌如簧的很。

苏锦笑道,“不用解释太多,留下你,只是告诉你,我知道红烧肉里只被人下了巴豆,但我青云山飞虎寨讲究礼尚往来,别人下巴豆,我们就要还砒霜。”

丫鬟脸色一白。

“这小脸白的,应该是猜到了,没错,我刚刚在红烧鸡里加了点砒霜,”苏锦淡笑道。

丫鬟的脸白如纸了。

这才有点真吃毒药该有的样子。

苏锦话锋一转,“一点点的分量,毒不死人,但如果你宁死不招认的话,这一盘子红烧鸡够你死一个来回了。”

杏儿端着盘子过去,眼神凶狠,“快说!是你想害我家姑娘,还是有人指使你的!”

丫鬟吓的连连磕头。

光洁的额头磕在青石地面上咚咚作响。

“大少奶奶,奴婢和你无冤无仇,不想害你,奴婢是被人给逼的,”丫鬟哭道。

“谁逼的?”谢景宸问道。

丫鬟摇头,“奴婢不知道,有人给奴婢送了封信,拿奴婢的弟弟威胁奴婢给大少爷和大少奶奶下毒,奴婢不敢不照做,但奴婢也知道,毒死了大少奶奶,沉香轩上下都难逃一死,奴婢胆小怕死,才把毒药换成了巴豆。”

“那毒药呢?”苏锦问道。

“奴婢去取来,”丫鬟飞快的起身。

“你说,我去拿,”杏儿道。

“在,在春兰的枕头里,”丫鬟弱声道。

“……。”

苏锦嘴角一抽,“你这丫鬟可以啊,连背黑锅的都找好了。”